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零六章 上书废后
    拍马屁的话谁都会说,但是能把不学无术的人拍成博学多识的,逻辑还毫无破绽,这就难了。

    杨厚照在李昭眸子中看到了自己,那水盈盈的目光中有种迁就的爱慕。

    就好像他什么在她眼里都是好的,哪怕事实并不好。

    杨厚照抑制不住的想把李昭镶嵌在自己身体里,哈哈大笑道:“阿昭,你肯定很喜欢朕。”

    那是,爱极了。

    接下来就到了皇后用大块时间吹捧皇帝的时间了。

    *****

    慈宁宫的稍间里,茶香缭绕,酥糖传香。

    小王氏和太后的嫂子王夫人递帖子进宫了,太后在招待娘家人。

    虽然一入宫门深似海,但是到了太后这种级别,想见娘家的妇人还是能见到的。

    不过这次是小王氏和王夫人代表家族来见太后的。

    小王氏和姐姐比较亲密,无话不谈的那种,所以下人退去,小王氏便开门见山道:“娘娘,皇上要税改您得劝一劝啊,这不是胡闹吗?”

    王太后道:“这种事哀家怎么劝?皇儿操心国事,这是好事。”

    自己儿子突然间有出息了,站在太后的立场可不是好事。

    小王氏道:“可是娘娘,皇上是要让大家拿钱出来啊,这跟抢有什么区别?

    咱们家光下人就有一百五十多人,好几百张嘴,全靠那点地租吃饭呢,一旦纳税,哪有钱养活这些闲人?”

    王太后道:“那就卖了,一些偷懒耍滑的,用不上的,该卖就卖了,人少了,用的钱不就少了?

    皇儿下定决心要做的事,难道王家人还反对?”

    她又要惯儿子了。

    王夫人听不下去了,柔声道:“娘娘,收租的也不是咱们一家,你卖我也卖,最后卖给谁?

    卖不出去,也养不起,最后这些人都放到街上还不闹事?

    皇上年轻,做事头脑一热,这纳税之事祸国殃民,可万万不可啊。

    再者说,咱们是公侯之家,只有买人的份,哪有卖人的份?

    过日子都盼着家族兴旺添人进口,全卖了世人如何猜测?

    也不符合咱们家的身份啊。”

    贵族本来就是要鲜衣怒马,出入满是随从,把奴婢都卖了还能是贵族?

    可是不卖人的话,如果收税,下人真的养不起,肯定要天下大乱。

    王太后被嫂子和妹妹左一句右一句的说的害怕了。

    怕她的皇儿惹祸。

    可是她很为难道:“后宫不得干政,哀家如何劝说皇儿?”

    小王氏嘴角一动道:“娘娘,您还不知道?外面都有传言了,收税的主意不是皇上提的,是皇后,一个年轻小妇人都能干政,您劝说不了皇帝?”

    李昭给杨厚照出主意的事根本瞒不住,毕竟皇上什么水平大家清楚,所以是皇后所为。

    聪明人,了解皇上的大臣一下子就能猜到,再加上一些内侍放风,起初还没到人尽皆知的地步。

    但是杨宁告诉了杨婉莹,杨婉莹被韩澈骂了之后去找父亲告状,父女二人一合计,还是跟皇后有关。

    正好杨宁不想改革,杨婉莹痛恨李昭,于是一拍即合,打算用计策废后,先使了小动作,就是散布皇后干政的言论。

    所以现在外头都在说皇后用屁股决定事情,只有王太后不知道。

    王太后眼睛倏然瞪大:“皇后的主意?”

    小王氏蹙眉:“娘娘,您还不知道啊?您还是管管吧。”

    儿子能理朝政,不管是管出什么样,她看着都高兴啊,只要儿子上进就行,但是如果是李昭怂恿的,那是儿子的本意吗?

    王太后一拍桌子:“说她是妖后一点不为过,就是想天下大乱吧?

    孩子也生不出一个,哀家这次不会饶了她。”

    ****

    有杨厚照护着,太后连李昭的影子都抓不到。

    但是不代表皇后干政的事情就这么过去了。

    杨厚照和太后周旋两天后,五封要求废后的奏折落到了杨厚照的御案上。

    杨厚照现在什么都可以没有,就是不能没有妻子。

    谁敢说她妻子不好,就是想找他拼架。

    他把司礼监的太监叫来,然后准备个小本子,把弹劾皇后的那几个人的名字都记在小本子上。

    后拿给司礼监的太监看:“这次,什么都不要说,找个借口,把这五个人发配出京城。”

    皇上变奸了,不跟人争执,开始给人穿小鞋了。

    司礼监的太监把小本子拿到手,然后下去了。

    李昭刚好从外面遛弯回来,等人走的没影了,从门口走进来:“万岁爷给他们拿的是什么?”

    杨厚照怕李昭伤心,忙道:“就是普通的奏折。”

    小狼狗眉梢怒气微笑,嘴角却要敷衍的笑,显然是在安慰她。

    李昭走到书案前将散落的奏折拿起来看。

    她看到一半,杨厚照抢到手道:“阿昭别看了,朕自己的皇后朕还保护不好?他们太小看朕这个男人了,朕绝对不会让你受委屈的。”

    旁人如何给她委屈,只要他的男人不放弃她,旁人再打击她,她都只有甜蜜。

    李昭也不恼,问道:“万岁爷是打算怎么办?”

    杨厚照道:“来一个就赶出京一个,这次朕也不跟他们吵,让他们自己脑去。”

    就怕有时候是有心人怂恿,逼着你把事情闹大。

    李昭眼珠转了转,最后这句话没有说,把奏折放下,跟杨厚照讨论改革的一些措施,她说起正事总是认真投入,清晰的思路侃侃而谈,文官想要废后的事,好想一点都没对她产生影响。

    *****

    五本奏折石沉大海,这还不算,那五个人在接下来的日子中接连犯错,很快被贬到不毛之地去了。

    杨婉莹最近没回家,一直在娘家,听父亲说到这件事,她急道:“这是不是皇后在报复啊?”

    肯定是了,不然也是皇上在给文官穿小鞋。

    这次还学奸诈了呢。

    杨宁在屋子里踱步,后喃喃道:“这样下去不行啊,皇上自己是想不出那些鬼点子的,都是皇后怂恿,所以皇后不废不行。”

    不废总是个麻烦。

    杨婉莹当然比父亲还希望皇后被废掉,这样她不光是解气,皇后没了封号,她要办事就方便多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