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零九章 皇后要和首辅打官司
    ,精彩小说免费!

    杨厚照和李昭来的时候就研究好了,不让杨厚照发火,他们要逼着杨宁亲口说出李昭干政乱政这句话。

    眼下杨宁说了,杨厚照再问他还有别的话说吗,他犹豫了一下,后道:“请皇上纳谏,废除干政的皇后。”

    这句话也和心意。

    杨厚照看向李昭。

    李昭还说保持着她那温和的笑容,问道:“杨大人,你口口声声说本宫干政,有证据吗?”

    杨宁微愣。

    李昭抬起手道:“现在杨大人先不用说了,大人要请求废除本宫,还非说本宫干政,本宫不忍。

    但是本宫不忍杨大人肯定不服气,朝廷有掌管是非黑白的地方,咱们三日后三司会审吧,若是杨大人能拿出本宫干政涉政的证据,本宫甘愿受罚,若是大人拿不出,那就不好意思,大人污蔑本宫,那是什么罪名,到时候大人您自己领罚去。”

    三司会审?

    打官司?

    皇后要打官司?

    千百年闻所未闻。

    杨宁顿了下诧异道:“娘娘说要三司会审。”

    李昭点头:“审本宫,你是原告,本宫是被告。”

    杨宁惊的差点说不出话来,张张嘴道:“您是皇后。”

    皇后怎么可以上公堂呢?

    李昭哼道:“你还知道本宫是皇后啊?

    好,既然杨大人还知道本宫是皇后,那三日后公堂见。”

    这句话说完,那眸子微沉的女子就要送客。

    杨宁忙道:“娘娘,这万万不可啊。”

    后看下杨厚照:“圣上,万万不可,娘娘怎么可以上公堂。”

    杨厚照道:“皇后说能上就能上,因为有朕撑腰。”

    杨宁:“……”

    他又不认同的看向李昭:“娘娘母仪天下,公堂怎么可以审问娘娘?这万万不可?”

    李昭反问道:“为何不可,母仪天下不是照样被杨大人联合百官弹劾嘛?本宫觉得,在杨大人面前,没有什么事不妥的。”

    “那怎么能一样?公堂是审问犯人的地方,平常女子都不上公堂,娘娘您被审问?犹如国威。

    再说,娘娘干政,百官哭城有前例可依,可是哪个朝代有官员审问皇后的?”

    都是偷偷摸摸就在后宫处置了。

    李昭冷笑道:“凡事都有个开头,第一个哭城的也没有例子可依据。

    杨大人就不要说什么有辱国威之类的话了,一个皇后被百官弹劾,这是对本宫和皇上和国家最大的侮辱,本宫必须要讨个公道回来。

    普通百姓尚且有伸冤的公堂,难道本宫一国之母,却连个为自己平反的地方都没有?”

    杨宁张着嘴,李昭直接打断他,道:“我想杨大人还是赶紧回去找证据吧,您与其担心本宫辱没了皇室,先担心你自己诬陷本宫要得到怎么样的惩罚吧。”

    杨宁这下子真的怕了,说什么也不能跟皇后去三司会审啊,那他真的出名了,他求助似得看皇帝,这样对皇后皇上都不好不是?

    杨厚照却在这时抓起李昭手,那灿烂的眸子看着他对女人,目光都是肯定的宠溺:“皇后说什么就是什么,朕的女人,难道这点决定还做不了?

    有朕支持他。”

    得,这是个被女人迷惑了的昏君。

    跟他提意见已经没用了。

    *****

    傍晚的时候杨厚照被太后请过去。

    因为儿子任性,开始的时候太后没有直接说自己找儿子什么事。

    而且只儿子一个人来看她,她跟儿子说话是有耐心的。

    母子二人喝着茶,说了一些亲戚之间的事。

    王太后引导着,就把话题说到了纳税上了,小王氏和王夫人说的问题王太后都跟杨厚照提了。

    “所以这不是胡闹嘛?太祖定下来的制度,皇儿,你父皇都不敢轻举妄动,你也不要碰这个烫手山芋了,一个不好,这些人成了无家可归的人,岂不是要暴乱?”

    其实母亲担心的还是有道理的。

    李昭跟杨厚照隐约提过崇祯为什么会灭国。

    崇祯倒是个勤奋的皇帝,但是国家到他手里,已经千疮百孔了。

    最大的问题当然是国库空虚,入不敷出,而他看到的原因就是贪腐。

    所以这位老兄励精图治,开始精兵简政,然后就把驿站的多余人员都给裁了。

    王朝到后中后期,驿站制度十分**,养了许多闲杂,这些人被裁,没事情做,就成了无业游民。

    也是王朝气数已尽,赶上西北闹灾荒,因为正好是小冰河期,气候时常不稳定,所以粮食欠收,国库又没钱赈灾,老百姓只有造反了。

    李自成恰好就是三年前被崇祯裁掉的一员。

    所以改革都是要流血的,如果成了,少部分人流血,如果不成,大家都要流血,就是这么残忍。

    杨厚照心里早有准备。

    这些可能发生的事他和李昭也都研究过了。

    母后这次这么有理有据的担心,杨厚照柔声跟她解释:“如果税改制度一旦实施,后续还会很出很多政令,朕会想办法安置这些人的,他们也是朕的子民啊,但是前提是有钱,只有收了税才能有钱。”

    他说有心里准备,做母亲的都对儿女有点崇拜,所以王太后心放下去一半,剩下一半只有真正落实了她才可能放下去。

    这件事过了,她又问道:“哀家怎么听说皇后要和首辅对峙,还要三司会审,皇儿,这是真的吗?

    皇后是皇家的儿媳,母仪天下,怎么能做出这种事,你可不能纵容她啊。”

    杨厚照点头:“是真的。”

    王太后做起半个身子,道:“皇儿怎么可以答应的这么风轻云淡?

    哀家活了四五十年,从来没听说一国之后要和人去打官司,你们可真是让哀家开了眼。

    这么丢人显眼,绝对不行,哀家不同意。“

    杨厚照眨眨眼道:“所以只有阿昭能,阿昭与众不同,朕同意就行了。”

    这还不以为耻反以为荣怎么地?!

    王太后这回整个人都站起来,道:“皇儿,哀家就是不懂,皇后到底哪里好?

    好,你觉得她好,一个女人,皇儿喜欢可以宠可以幸,皇儿甚至只宠幸她一个女人哀家也忍了。

    你可以送她珍宝给她作为女人所有的虚荣和荣耀,但是怎么能拿皇家的颜面去宠她?

    这个哀家绝对不答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