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一十章 皇后的战绩
    ,精彩小说免费!

    母后这次虽然也愤怒,但是说出来的话不像是以往那么胡搅蛮缠。

    她的脸色此时略显苍白,但是不是怒红,说明她真的在控制了。

    控制自己,让已经尽量理智的与人交谈。

    目前能如此,杨厚照感到十分感激。

    但是他也站起来,不亢不卑道:“阿昭在母后眼里,在别人眼里,除了长得好看,她哪里也不好。

    她脾气不好,自己的亲祖母也动手打过。

    她满心算计,还倔强不温柔。

    她还喜欢欺骗朕,开始甚至对朕都没有爱。

    她真的哪里都不好。

    跟那些温柔可人的大家闺秀比没有规矩,没有根基,没有背景……什么也没有。

    可是说来就是怪,朕就是喜欢她。

    朕不仅要喜欢她,还要一直喜欢她,要一直宠爱她,不光要用女人喜欢的珍宝荣誉来宠爱她,是她想要什么朕就能给她什么。”

    儿子坚决认真的语调根本不可劝慰。

    王太后听的脸色发青,险些摇摇欲坠。

    杨厚照还是继续道:“但是母后有没有想过,朕为什么这么纵容阿昭?

    是真的是朕是昏君吗?

    不是,因为阿昭做的每一件事都对得起天地良心。

    就说这次三司会审,阿昭也不会输的,不信咱们就走着看。

    我们大家都应该庆幸,皇后是阿昭这样的一个女人,聪明,善良,能做朕的帮手。

    所以朕明知道她什么都不好,也要保护她支持她。”

    反正就认准她了。

    王太后大口大口的吐着气。

    杨厚照走过去看着母亲,然后将母亲瘦小道身体抱在怀里,轻声道:“母后,朕尊敬您爱护您,不要再为难阿昭了,朕夹在中间很不舒服。

    朕爱阿昭是男人对女人的男女之情,并不会影响母后在儿臣心中的地位啊,您是母亲……”

    她是母亲,母亲应该保护孩子。

    王太后惊的瞪大了眼睛。

    儿子的胸怀结实安全,从那么小对孩子长到这么大,是她亲生的。

    亲生的儿子说他难做人。

    用有些哀求的语调。

    王太后惊诧的神色慢慢变得温柔,这是她的皇儿,亲生的,怎么好让儿子为难?

    如果皇后能生下一儿半女就算了吧。

    她没再说话,轻轻的拍着儿子的头:“你啊,真是,这么大了还撒娇。”

    一切尽在不言中。

    杨厚照在母亲看不见的角度露出一口小白牙,呀,就知道女人都是要哄的,不管多大年纪。

    *****

    皇后和首辅要对波公堂,太后这一关算是过了。

    可是百官并没有停止议论,真是活久了什么都能见到,皇后还用打官司了。

    内阁,李阳东和杨庭和坐在一起,杨庭和见这位明明十分操心实政的次辅神色十分悠闲,就像昨天他说不用管百官哭城门的时候一样,那是一种胸有成竹的怡然自得。

    所以次辅到底怎么了?

    脸颊发粉像是有了第二春,可是次辅生活作风挺好的啊。

    那就是最近政治上很得意了。

    杨庭和试探的问道:“次辅,皇后和元辅大人要三司会审,您怎么看?”

    李阳东笑道:“我就用眼睛静静的看。”

    杨庭和:“……”

    他吞咽一口,后道:“大人,我们不应该阻止这件事吗,怕是对皇后的名声有影响,还是小事化了的好吧?”

    李阳东眼睛一斜,眸子中的意思意味深长。

    后他道:“庭和,你比我年轻十来岁,怎么性子这么刻板死气沉沉?

    不觉得朝廷中一直漂着一种腐烂的气息吗?死气沉沉,这几天我却觉得气味好闻多了。

    年轻人就要有年轻人的样子,你看帝后二人,年轻,勇往直前,充满活力,敢于挑战陈腐的东西,着才是年轻人应该有的样子。

    我们的帝后,不怕事大,就怕事太小,还没看出来吗?”

    帝后就从来都没有按照规矩办过事,以前觉得皇上胡闹,皇后起码沉稳端庄。

    现在看啊,皇后急眼好想还不如皇上沉稳呢。

    所以次辅大人是在表扬皇后吗?

    李阳东不把话说明,杨庭和就不敢确认心中的猜测。

    于是他又问道:“那大人觉得真要三司会审,杨大人能心想事成吗?”

    杨宁已经和帝后摊牌,他就是要废后。

    李阳东站起来,从书架后找出一个半指厚的账本,然后翻开第一页给杨庭和看。

    他指着上面道:“马永成,赵瑾,两个当红内侍说倒了就倒了。

    我下面已经给咱们元辅留了位置。

    如果这次元辅大人也倒了,你就记住,这天下,有个女人是不能招惹的,就是皇后。”

    所以他已经确定皇后是在给杨宁挖坑了。

    杨庭和想了想,后指着马永成之上,道:“大人,您好想忘了记刘健刘大人,是不是也是因为皇后呢?”

    哦,对了,那位不是得罪皇后,是逼着皇上做事惹皇后心疼了。

    李阳东斯哈一声:“给漏了哈?等我从新抄一个,呀,还有个姓崔的也漏了,皇后的战绩……”

    次辅大人说着就真的去了。

    杨庭和:“……”

    希望永远都不要上李大人的这个本。

    ****

    花好运圆,杨宁最喜欢的季节时刻。

    可是今晚却真的没有兴致去观赏外面的风景。

    皇后非要和他对簿公堂,一天过去了,他却没有找到证据。

    其实皇后干政涉政百官心知肚明,是不用争论的事实。

    但是上公堂就不同了,必须拿出证据。

    皇后说的话,物证肯定没有,所以就要找人证。

    最起码要用三个人的证词,但是除了内侍,谁能听到皇后和皇上谈论朝政。

    话说回来了,又有哪个内侍敢去指证皇后。

    所以这官司没打他就输了。

    杨宁喃喃道:“难怪皇后一定要三司会审,是在这里等着老夫呢。

    她想要她自己是被冤枉的,还要老夫输的心服口服,毕竟如此罢免老夫的话,名不正言不顺。

    狠毒。

    小小年纪,一心算计,老夫难道要栽在她手上?”

    “爹,您说谁呢?栽在谁手上?李昭?”

    杨宁抬头一看,是女儿来了。

    他嘘声道:“你说话小心点,那暂时还是皇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