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一十二章 惹不起惹不起
    ..,

    韩澈怕杨琬滢抓到了李昭的把柄就咬着不放,心中担心,但是阵势不能输,道:“私看男人信件,你又是哪里学的教养呢?”

    如果后宫不能干政,那女人当然也不能搀和男人的事。

    杨琬滢突然冷笑一声,然后用灼灼如火的目光看着韩澈:“你在拿我跟她比较吗?我父亲是首辅,他是商户女,没成亲之前就抛头露面了,你拿我跟她比。”

    她当然哪里都比不上阿昭,所以拿阿昭跟她比是对阿昭的侮辱。

    可惜她没有自知之明还觉得自己出身高贵了不起,真是好笑啊。

    这件事上韩澈不想再多做纠缠。

    话锋一转道:“你到底想说什么?”

    杨琬滢难得的,眼睛里闪过一丝少女应该有的,欣喜的笑意,随后她道:“李昭干政,明日要与我父亲对薄公堂,我要你给给我爹当证人,去揭发李昭。”

    韩澈觉得杨琬滢一定是疯了。

    他冷笑道:“你认为我会去指证皇后?你怎么想的。”

    他向来温文尔雅的俊脸上,涌起一抹十分厌恶的嘲讽。

    杨琬滢敢保证,韩澈肯定从来没有这么看人过,她是第一个。

    所以他是多么的讨厌她啊?

    可是他越讨厌她,她就越气李昭那个贱人,如果不是李昭,韩澈不会这么对她的,一定要把贱人废了。

    她努力压下去心中的怒火。

    道:“韩澈,你觉得我疯了?你觉得我让你去指证李昭不可思议?

    那你可以不去,我去一样的,我看过你的书信,我可以指证李昭,但是你如果让我去的话,我可能还会说别的,什么难听说什么,我会努力的把你和皇后牵扯在一起,即便清清白白,我也要搅浑,然后让你们跳进黄河也洗不清,让天下人嗤笑你们,让皇上受不住压力废除李昭,让皇上见了你就烦,然后罢免你。

    最后我就会这么毁了你。”

    每一句都是威胁十足的,甚至大逆不道的话,但是从她薄薄的唇中轻飘飘的溢出,她凌厉的凤眼中目光笃定。

    韩澈可不敢认为她说的是假话。

    他有诧异,担稍后就镇定下来。

    他十分不解的看着杨琬滢:“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我不懂,杨小姐,你真的跟我过不下去,我们可以和离。

    其实我们早就应该和离了不是吗?你何必一腔怨怼又来折磨我呢?我到现在都不明白,我到底哪里对不起你。”

    杨琬滢笑着摆手:“韩澈,你太不了解我杨琬滢了。

    对不对得起不是你说了算,你觉得不打我不骂我就是对我好了吗?

    可是你不去我的房间,你让我在婆家人面前难堪,你又哪里对得起我呢?”

    见韩澈要争辩,杨婉莹抬起手道:“我只告诉你一句话,不管你对不对得起我,我永远都不会跟你和离的,我得不到,就毁了,哪怕玉石俱焚,也不会让你想着别人,也不会放你自由,然后去跟别的狐狸精双宿双飞。”

    她语气轻松,但是可以看见的,她说话的时候牙齿咬在一起。

    韩澈脸色倏然一变,自己过不好,绝对不让别人过好,还必须勉强人,这个人就是个疯子。

    他沉思一会道:“杨小姐,我可以满足你别的条件,求你放了我不行吗?

    你别的东西想要什么?只要我韩澈能做到的,我都给你。

    我这辈子勤勉读书,孝敬父母,立誓振兴家业,我唯一做过的亏心事就是辜负了一个很好的姑娘。

    但是她已经原谅我了,我再没做过什么恶毒的事,我不应该有这样的报应吧?

    我们分开吧,不合适,读书人不求人,我都想求你了。”

    没做什么坏事摊上了她,所以他觉得事报应?

    那她是什么?洪水猛兽?

    杨琬滢自己都气笑了,道:“我却认为我们很合适,我就喜欢你这样的。”

    目光一扫,从上到下,后满意的点头:“脸,气质,学问,我自小就喜欢你这样的人,我绝对不会轻易放手的。”

    韩澈看着她的眼睛感觉像是看见了一条很大的水蛭,就盯死在他身上,死活都扯不下去。

    他觉得胸口有些窒息,长喘了一口气道:“杨小姐,可是我不喜欢,不管是你多大的时候,都是不我喜欢的类型,这样也可以吗?你还是要跟我在一起?一定要相互折磨吗?”

    杨琬滢愤恨道:“那是因为李昭。”

    韩澈摇头:“不,不因为阿昭我也不会喜欢你,咱们结婚那天我已经下定决心,我打算跟你好好的过日子,感情可以慢慢培养,可是我转眼间就认识到我错了,你的性格,我很难跟你相处。

    我们开诚布公的说吧,我不会喜欢你。”

    我不喜欢你。

    你的性格,我很难跟你相处。

    韩澈真的是非常诚实的人,他不给自己留一点余地,也不给别人留一点脸面,心里话就是要坦白的说出来。

    每一句都像是一记闷拳,重重的打在杨琬滢的心上,疼,她感觉到了心尖的血在一点点的往下淌。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她却一点也不恼怒。

    或许早有准备?

    杨婉莹冷笑:“我性格不好?

    不喜欢我是吗?

    我不管,我什么都不管,你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喜欢不喜欢我,我倒是不在意。

    我就知道你是我相公,我就是要跟你在一起,我只在意无法跟你在一起。

    我还在意你心里有别人,不喜欢我可以,有别人决不允许。

    我会发现一个我毁一个,有两个就毁一双。

    所以你可以永远都不要喜欢我,随便,但是我永远都会留在你身边盯着你,你去喜欢你喜欢的人吧。”

    她听不懂他的求和,然后她会永远的破坏。

    还好,有之前的话做铺垫,没那么吓人了。

    正常人在推心置腹的沟通后,起码都会自省。

    但是韩澈在杨琬滢身上一点都感觉不到,他尽力了,耐心在一点点消逝,眼前的人确是无法沟通的人。

    韩澈站起,道:“那你不走,我走吧。”

    惹不起。

    躲吧。

    杨琬滢伸开胳膊堵在门口,问道:“明天你去不去?”

    韩澈蹙眉。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