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一十四章 传证人
    ,精彩小说免费!

    韩澈沉吟下道:“小婿不求别的,只求帮了岳父这一次,婉滢不要再猜忌我了。”

    杨宁笑道:“放心,你都能大义灭亲,婉滢还怎么会怀疑你,过了今天,你们小两口好好过日子,来年爹要抱外孙子,好好对我女儿,爹不会亏待你。”

    韩澈有些勉强,但是还很乖巧的点头。

    而他的性子就是如此,好听了叫温文尔雅,不好听就是窝囊,给他点压力,他肯定不敢有猫腻。

    杨宁对韩澈的态度十分满意,交代道:“我先进去,稍后皇上会传唤你,你在这里等着吧。”

    他们此时在的地方是太和殿丹犀上,帝后应该快带了,杨宁不能再耽误了。

    韩澈对他的叮咛依然是点头,算是答应。

    杨宁再不啰嗦,撩开袍子登上台阶。

    他迎着太阳,看着太和殿的金匾嘴角微微上扬,那种志在必得,是对对手的鄙夷,只是他没看见,在他不断的攀登台阶的时候,他的姑爷,那个儒雅的韩澈,正在用一种毒蛇盯着猎物的目光看着他。

    *****

    说是三司会审,但是在太和殿,皇上的明黄色身影一出现,不管你是大理寺刑部还是都察院的,就算是那些辅臣,都齐齐跪下,口呼万岁万岁万万岁。

    杨厚照等坐稳了后道:“皇后就在珠帘之后,行礼吧。”

    过堂的地方都能换成太和殿,所以即便皇后是被告,也可不露面。

    诸位大臣对这个安排还是比较满意的,本来皇后打官司已经够丢朝廷的脸的了,皇后再自己蹦出来给他们看,真是不知所措。

    当众人都跪下去的时候,宝座上的小皇帝气宇轩昂,他身后那道珠帘里同样露出一个端庄威严的身影。

    脸面是看不清楚的,可是意境和气质都有啊。

    杨庭和和李阳东自然也在场,磕了头,杨庭和看下李阳东,眼神中带着询问,像不像二圣临朝?

    二圣临朝说的就是武则天和李治,武则天还是皇后的时候,就常常帮李治处理国事,后来李治身体越来越不好,武则天干脆就垂帘听政了。

    上朝一直都是帝后,那段日子,当时的大臣们叫二圣临朝。

    如今小皇帝也领着他的女人来了,这跟当年的李治好像没什么区别。

    李阳东对着杨庭和不着痕迹的摇着头。

    区别大了,太祖最讨厌后宫乱政,唐时又是什么样?李氏王朝有胡人血统,跟汉文化不同,不那么歧视女性政治。

    而且当时武官地位高,文官没有掌控朝廷。

    只有儒家那一套的读书人才看不起女人。

    他们的王朝恰恰相反,是永远都不可能出女皇帝的。

    还有最大的不同,小皇帝身体多健康?他又不是李治。

    次辅对皇后还是多有纵容的态度,杨庭和想着那个账本,没再说话,跟着其他官员一起,等着皇上发话后站起来,站在一旁旁听。

    形式都走过了,杨厚照看着殿下站成两排的臣子,问道:“以往三司会审如何审案的?开始吧,朕不会出声打断,也作为旁听,所以你们要秉公执法,不得徇私。”

    陆宏和另外两位同僚出列,站到最重要的地方。

    要说以往三司会审,都是他们三个坐高堂之上,现在能站着审案都不错了,所以怎么可能跟以往一样,但是徇私舞弊,那是万万不敢的,能审清楚就行了。

    皇上给了开始的示意眼神。

    陆宏跟左右一商量,那两位微微颔首,后边人开始翻阅账本做笔录。

    陆宏仰头叫道:“传原被告上殿。”

    不用喊那么大声,珠帘后有女子咳嗽一声,殿下的左边最前头,一位身着一品官府的大人出列。

    所以一个是皇后,一个是首辅,这是原被告,都到了。

    陆宏看下杨宁,问道:“原告杨大人先陈词,您为何要状告皇后娘娘?”

    是皇后逼他告的。

    还好,现在杨宁已经有底气了,也不在意这些小节。

    道:“太祖有遗训流传与世,为避免武后事件重演,后宫不得干政。

    可皇后李氏,不仅在大臣致仕方便指手画脚,令人忍无可忍的,还给皇后出主意,怂恿皇上税改,破坏立朝根基,视江山社稷与不顾,将管理国家视为儿戏,如此奸后,乃国之不幸,若不废除,恐国将不国。”

    文人的嘴向来都很厉害,骂人不吐脏字。

    杨厚照本来做好了准备不会与杨宁一般见识,但是那些污蔑他妻子的话从一个国之重臣嘴里吐出来,他还是有些接受不了。

    一拍扶手道:“岂有此理……”

    真想跟他拼了。

    杨宁这时道:“圣上,您不是说不会掺合其中吗?”

    而君无戏言。

    杨厚照年轻俊逸的脸上赤红一片,咬着牙想了一下,后道:“那你也不能危言耸听,什么国将不国?你是在诅咒朕。

    你说皇后干政,拿出证据来,再来危言耸听,诅咒朕的江山,朕一定严惩不贷。”

    好吧,皇上说了不掺合,但是以危言耸听的名义还是可以骂人的。

    大家都等着皇上继续发脾气。

    不过令人意外得很,皇上接下来对陆宏道:“你继续吧。”

    官员们开始低头窃窃私语。

    珠帘后的李昭嘴角慢慢上扬,她的小狼狗会越来越沉得住气的,这还只是开始,大家走着瞧。

    陆宏刻意的咳嗽一声,四周肃静。

    后陆宏不敢对皇后发难,替皇后问杨宁:“杨大人说皇后干政,可有证据。”

    这才是今天三司会审的关键。

    其实也就是这么点事,杨宁说皇后干政,但是皇后不服气,皇后提议的三司会审,就是为了给自己一个好名声。

    所以今天的所有重点都在证据上。

    之前大家猜测杨宁是不敢迎战的,毕竟是皇后的提议,她就算是干政了,也是口头上的话,不会傻到给人留把柄。

    可是最后杨宁迎战了,说明什么?

    他有证据。

    百来只眼睛都看下他。

    杨宁不紧不慢道:“证据自然有,去年刘健等人看不惯内侍所为,要求皇上严惩八个内侍,当时本官差点跟着刘健致仕,皇后娘娘感觉到了危机,就给本官的女婿写信,让他阻止本官致仕。

    这是有信件来往的事实,本官的姑爷诸位应该也都认识,就是去年的新科探花,韩澈,正是皇后娘娘的表哥,他们是亲戚。”

    亲戚的证词,那就可信多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