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一十五章 韩澈翻供
    杨厚照听到韩澈的名字的时候,脸上明显闪过震惊,回头看下珠帘后,他离得近,能看见李昭的表情,李昭对他做了一个少安毋躁的表情。

    少女淡然的目光像是一抹清风,吹拂他躁动不安的灵魂。

    对,阿昭觉得没事就肯定没事,杨厚照平复了下心情,又转回头。

    下面百官又在窃窃私语。

    陆宏申请道:“圣上,微臣之见,应该宣证人上殿。”

    杨厚照道:“审案你是行家,就按照你说的意思做。”

    路宏是二十年的老邢名了,他有各种手段可以让人说真话,也可以让人说假话。

    唯有今天,他感觉浑身的本事一点都用不上,走走过场就好了,接下来的小人物都是探花郎,能有他什么事?

    他与左右商议:“宣证人。”

    左右点点头,然后回头用目光告诉手下,做好记录。

    程序走完,内侍要去找韩澈,听闻就在殿外候着,便直接宣召。

    韩澈听见漫长尖亢的喊叫声,知道是到他了。

    他看着地面沉沉的吸口气,然后抬起头看着太和殿的匾额。

    里面今日坐着表妹,从表妹成亲到现在,已经一年有余未见,马上就能看到了,他轮廓分明的嘴角,蓦然之间涌起一丝酸涩的微笑,眼神也颇为凄凉。

    ****

    等韩澈进道殿里,好看的眼睛从酸涩又变成些许失望,宝座太远太高,触手不及,中间隔着那么多旁观的大臣,像是隔着千里万里,更别说珠帘后端庄优雅的身影,根本看不清。

    他走过去磕头,可是就在磕下去的刹那,心里有升起一丝幸运之感。

    还看什么表妹啊,忘了当年胡同里,也是这样给皇上磕头,皇上那神采飞扬的气质,那豁达的胸襟,他一辈子拍马追赶也追不上啊。

    阿昭能嫁给这样的男人,现在还是专宠,他应该高兴还来不及,对这个男人,更应该是佩服,哪里还要这么悲伤的情绪。

    他再抬起头来的时候,心神都已经十分镇定,用灼灼的目光看着杨厚照,道:“微臣韩澈,前来为首辅作证。”

    杨厚照居高临下,能将下面人的表情看在眼里。

    俊美的少年目光如炬,也不知道是看着他哪里,这种眼神竟然不是看阿昭的。

    他暗暗打了个哆嗦,忙道:“陆爱卿,继续吧。”

    众人的视线都落在陆宏身上。

    陆宏问向右手边的韩澈:“韩编修,杨大人说你曾经收到过皇后娘娘给你写的信,涉及到了政务,有这样的事吗?”

    女人给男人写信已经是暧昧了。

    何况还是表兄妹,加上一个参与政务,李昭休想再翻身。

    杨宁在左,凤眼向右一扫,给韩澈一个鼓励的眼神。

    韩澈冲着他一笑,微微颔首。

    虽然幅度不大,但是众人都看见了,翁婿的互动笑容,有种父慈子孝的亲切之感,让人看的眼热,那这样的韩澈,是不是就承认皇后曾经给他写过信了?

    百官看热闹的心,都提到嗓子眼了。

    大家都在等着韩澈一句话,是,或者不是。

    感受到四面八方投来的期待或焦急的目光。韩澈把目光投向杨厚照,不紧不慢道:“圣上,杨宁所说,纯属一派胡言。

    我一个外臣,皇后娘娘是后宫之母,给我写的什么信?

    一派胡言!”

    少年温文尔雅的气质,陡然间将最后四个字说的掷地有声。

    那字正腔圆的美好强调中,还带着些许鄙夷,让周围的人惊的瞪大了眼睛。

    杨宁可是韩澈的岳父,他在大殿上说杨宁一派胡言。

    杨厚照惊喜的张张嘴,原来是一伙的。

    他再看韩澈,目光也变得灼灼起来。

    杨宁则用震惊的目光看着叛徒:“你在胡说什么?”他的证人啊!

    韩澈看向他:“杨大人诬陷皇后,一派胡言,一派胡言才是胡说,我又胡说什么?”

    杨宁的话语从牙缝里挤出来:“韩澈,来的时候你可不是这么说的。”

    韩澈道:“来的时候我什么都没说过,都是你们说的。

    你和你女儿威胁我。

    反正我没有接到过皇后娘娘写的信,我也不知道皇后娘娘干政之事,杨大人请不要诬陷我。”

    临阵倒戈,说的这样冷漠客套,还自曝家丑,已经没有挽回的余地了。

    四周议论纷纷。

    杨宁看到自己面前就是深渊。

    他目光再扫向韩澈,红了眼睛。

    声音不由自主就提高了:“韩澈,信件婉滢都看见了,你还想抵赖?”

    韩澈伸出手:“证据。”

    那干脆漠然的态度,冰冷的眼神,让杨宁不由得想起那天找他挑衅的李昭。

    证据,证据,到处都在跟他要证据,如果有证据,他还会用得着他韩澈。

    “你这个吃里扒外的东西。”杨宁被逼的退无可退,指向大殿之上的穹庐:“你敢对天发誓吗?你敢说你们接到过信件?

    举头三尺有神明,你敢吗?你如果敢发誓,说你如果撒谎就天打雷劈,我就信你没有接到过皇后娘娘的信件。”

    杨宁是气急败坏的样子,有种一不做二不休的冲动在其中。

    这时候的他很难被阻止。

    而李昭到底给没给韩澈写过信?

    写了,杨厚照知道,因为他看了,还撕成了碎片。

    所以韩澈就是撒谎,举头三尺有神明,他不能让韩澈发誓。

    少年皇帝这次没有和皇后商议,高坐其上,倏然发出鄙夷的冷笑。

    皇上笑,再愤怒的杨宁也不能说话,众人都等着皇上示下。

    杨厚照看向陆宏道:“你说,如果发誓有用,还用得着三司吗?还需要锦衣卫东厂吗?

    不然咱们把这些衙门都撤了吧,就留几个菩萨坐在上面,来了犯人就发誓,等着雷公电母审判,这样省人省力省钱,朕就不用为你们的俸禄操心了,多好。”

    这是讥讽之语,不过十分有道理,歹徒都是奸诈之人,怎么能靠发誓来辨别真伪。

    众人阵阵发笑。

    杨宁忿忿然道:“好,圣上说不发誓就不发誓,那就认定老臣诬陷好了。”

    他赌气的话,谁都能听出来他不服气。

    可事实也确实让人不服,审案当然不能用发誓来辨别供词真伪。

    但是韩澈是读圣贤书的,别人发誓不管用,读书人撒谎被人耻笑。

    可是他不发誓,皇上护着他不用他发誓,明眼人眼里,这不就是猫腻吗?

    本来说皇后没干政,大家就不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