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一十六章 杨宁败诉
    ,精彩小说免费!

    杨婉滢在自己的闺房中等消息,她喝着茶水,手指有节奏的敲着小桌子,虽然不算很悠闲,但是微微上扬的嘴角显然的,也没那么紧张。

    杨夫人一进门口的刹那,就被她悠闲的姿态气到了。

    她走到杨婉滢面前,抢过她的茶碗重重的放在桌子上:“是你怂恿老爷去跟皇后打官司的?”

    何氏对杨宁伤透了心,再有杨婉滢被太后申饬,她已经不管这两个人了,但是与皇后为敌这么大的事,她才听说,可是显然知道的有些晚了。

    杨婉滢提了口气,后扫过母亲凌厉的眉眼,笑道:“那有什么?过了今天,她就不是皇后了,有什么好怕的?”

    何氏用一种不可思议的语气问道:“你凭什么认为你能成?你凭什么觉得你可以操纵朝堂,你还能算计到皇后?简直不知天高地厚。”

    杨婉滢十分讨厌母亲,什么都要管着她,什么都要和她作对。

    不管她做什么,母亲都不会满意。

    还记得小时候,她在院子里捉蜻蜓,别人家的女孩子都可以捉,为什么就她不行?

    母亲用看下三滥的目光看着她,那其中的鄙视和看不起,丢下她捉蜻蜓的网说:“烂泥扶不上墙的东西,给你龙袍也当不了太子,滚回去学琴。”

    她到现在都记得清清楚楚,母亲厌恶她的可恶嘴脸。

    现在又是,她那微眯都圆眼睛,鄙夷到好像她就是一块瓦砾,一颗老鼠屎,一个脏东西。

    她不敢对母亲大喊大叫,因为母亲会让下人打她。

    于是她提着嘴角,露出不凉不热的笑容道:“因为我相信韩澈的软弱无能,我相信韩家人的钻营,就像我相信娘一直能控制住爹一样。

    韩澈会帮爹的,因为他要帮他自己,就这样,我一定能扳倒皇后。”

    何氏看着杨婉滢那坚信的目光,肃然道:“希望老天保佑你,不然你爹得不到好处,你丈夫得不到好处,你自己更得不到好处,那时候我杨家人再也不会帮你,你好自为之。”

    何氏转了身出去,杨婉滢将茶碗扫到地上,忿忿然道:“杨家人,我难道不是杨家人?都是她害我的,从来没有看得起过我,我一定要赢一次给她看。”

    *****

    大殿里,韩澈倏然一跪,右手指向天空道:“翰林编修韩澈在此发誓,望过往神明细听,我从来没有接过皇后娘娘的信件,更没有和皇后娘娘有过任何来往。

    杨宁构陷我知道皇后娘娘干涉内政,纯属一派胡言。

    以上每一句话均为弟子所言,如有假话,愿遭天打雷劈之苦,哪怕万劫不复。”

    他声音还是那样的文雅平静,带着不容人置喙的笃定。

    他清瘦的身影跪在那里,却像是一座大山般坚韧可靠。

    可他确实是收过信的啊,是为了李昭才能发出这样的誓言。

    甘愿自己天打雷劈,哪怕对神灵撒谎,也不愿意让别人对皇后有一点点怀疑。

    杨厚照脸上的惊喜一闪而过,随之而来的是深深的感动和震惊。

    他回头看向李昭,可是他的阿昭还是之前的表情,没有一点被感动的迹象。

    杨厚照:“……”

    这个铁石心肠的女人。

    有了韩澈这个誓言,百官们再也不敢怀疑皇后跟韩澈有所牵扯了。

    杨宁用同样震惊的目光看着韩澈,别人或许信他,他的女儿亲眼所见,绝对不会有假,可是这个少年……

    他低吼一声:“韩澈,我们才是一家人。”

    韩澈看着前方,肃然道:“先有国,才有家,皇后乃国母,我们身为臣子的,绝对不容许别人诋毁我们的国母,不能给国家抹黑。”

    “你……”

    这边说不通,杨宁懒得再看韩澈,对杨厚照拱手道:“就算韩澈没有接到信件,不代表皇后就没有干政。”

    这个问题,杨厚照太手向陆宏:“你来断案。”

    陆宏:“……”

    他语气十分肃然道:“杨大人,咱们今日的会审是为了什么?你说皇后干政,还有其他证据吗?

    韩编修证词是没有,您如果没有别的认证误证,可不能信口雌黄。”

    “这上哪找证据去?”

    “没有证据就是诬陷了。”

    “可是皇后到底有没有干政?”

    “这谁说得清。”

    旁听的众人又开始小声嘀咕起来。

    大家都心知肚明皇后有干政嫌疑,就是没有证据。

    杨宁没了韩澈这个棋子,当然就什么都没有了,站在原地看着陆宏,老脸憋的通红。

    陆宏提高了声音:“杨大人,到底有还是没有?”

    他这一声下去,殿上的声音像是被剪刀齐齐剪断,瞬间安静,大家都在等杨宁回答。

    杨宁攥紧了拳头还是不吭声。

    陆宏又问一遍:“杨大人,您是不是没有证据?没有就是诬陷。”

    清风从敞开的三层殿门中吹进来,宝座后的珠帘微微有些响动,大家的视线都被这声音转移,其他再没有声音了。

    陆宏看向殿上的君王,君王没有给他任何的神色提示,他又看向左右二位,二人提起袖子,轻轻擦拭着额头上的虚汗。

    他又何尝不紧张呢?因为杨宁这样一直抗拒着,按照过堂的流程,他可以宣判了。

    陆宏轻轻咳嗽一声,随即道:“杨大人拿不出证据,这案子……”

    他话还没说完,扑通一声,是**摔打在地面上的声音。

    众人往殿中间一看,杨宁躺地上不动了。

    陆宏:“……”

    其实这个结果对于他来说非常好。

    杨宁拿不出证据就是诬告之罪,按照律法,诬告上位者,那是要收监的。

    但是自古以来都有个不成文的规定,就是文官可以直言上谏,不管最后弹劾的人成没成,都不可以追究,尤其不能打杀,不然谁还敢说实话了。

    杨宁弹劾皇后干政,这分明属于谏言,并不是诬陷,按照规矩,可以不了了之。

    但是他们这位皇后奇了,非要三司会审,更厉害的,一句话没说,一位辅臣自己拿不出证据就晕死过去了,皇后赢了。

    可是这到底是算诬告还是算进言?

    该怎么判,从来没有例子可以依循,怎么办?

    陆宏又看向皇帝,您老来拿主意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