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一十八章 敢休妻就杀了你
    老实人说话一般都很直接,所以也很伤人。

    杨婉滢疯了一般吼道:“所以你说来说去还是忘不了李昭,你就是喜欢她,你不喜欢他你能承受天打五雷轰的痛苦?

    你宁可撒谎也要发誓,不要再找别的借口了。”

    韩澈听了脸色一沉,顿了下后从书架上拿出一封信,然后推到前面的桌角,道:“我的事你不用再操心了,我决定跟你和离了,这里是合离书,你画押之后我们去官府备案,以后男婚女嫁个不相干。”

    “想和离?”杨婉滢拿起书信撕得粉碎,然后全部丢在韩澈脸上:“我昨天跟你说了什么了?除非我死,不然你休想离开我。

    你不想帮忙就算了,还欺骗我来害我爹,这个仇我记得呢,早晚要报,你等着。”

    洋洋洒洒的碎片在灯光下像是雪花飞舞。

    韩澈突然有种梦一样的不真实感觉。

    他才成亲多久,就要和离了。

    他才跟阿昭退婚多久,可是就娶了杨婉滢呢。

    纸片落地,杨婉滢怒气冲冲的背影已经走到房门口。

    韩澈叫住她:“杨小姐,和离吧,结亲是结两姓之好,不是结仇,你挑拨是非,辱骂公婆对丈夫不敬,我有太多理由可以休了你,但是我不想把事情闹的那么僵,我们并不是要结仇,和离吧,别逼着我写休书。”

    杨婉滢终于转过头,凤眼挑着,怒意尽显:“一定要离开我是吗?一定要离开我吗?”

    她只说了一句话,但是一声比一声尖厉,颇为激动。

    韩澈还没见过这样的女人,母亲跟阿昭吵架都不会这么让人畏惧,他攥紧了拳头,点头道:“我们不合适,不和离我就会休妻,到时候咱们两家脸上都不好看。”

    此时人都好脸面,夫妻不和,先想的是和离,休妻是对女人的否定,对女人家教的否定,有权有势的娘家人也不会同意,就真是结仇了,韩澈不想把事情闹大。

    杨婉滢陡然间冷笑,道:“韩澈,我有三个哥哥,我爹今天被你这么出卖一下,仕途尽毁,只能致仕了,所以你认为我还会怕你什么脸面不好看吗?

    我家还会怕你什么名声吗?

    我再告诉你一遍,和离你休想,敢休我,让我哥哥打断你的腿,再休我,连带你的胳膊都要砍断,还要休我,就要了你的命。

    我宁可毁掉你,我也不会放过你,还敢休我,你做梦吧,下辈子。”

    她说完这些话,放纵似的哈哈大笑:“如果我爹还在内阁,我可能还会顾及名声,现在我怕你?哈哈”

    笑过之后她转身就走。

    韩澈白着脸坐回到椅子上,比家人,他除了姐姐妹妹就一个爹还不中用,打仗肯定打不过杨家三兄弟。

    比下人呢?

    杨婉滢带来的陪嫁能把他们全家绑起来吊打。

    完了,完了。

    文不成武不成,他这辈子是甩不掉这个杨婉滢了。

    *****

    一天下来,一身的汗味。

    李昭收拾好衣服要去洗澡,在长廊下看到小皇帝搬了小杌子坐下,双手托腮,看着前方,一脸沉思。

    能想象那种画面吗?

    红烛映红之中,俊逸的少年皇帝,坐在那里一脸愁容。

    可是他是皇帝啊。

    就好像着世上最富有,最有权利的人唱着“谁又能摆脱人世间的悲哀”一样。

    那种感觉——这种人都有烦恼,还让别人怎么活。

    李昭笑着走过去,问道:“万岁爷,这是怎么了?您不洗澡啊?”

    “哼。”杨厚照身子一扭,给他留下个闷闷不乐的小背影。

    李昭:“”

    哎呦,还是因为他呢。

    从殿里回来的时候还挺好的,一起吃饭的时候还在说话,怎么好端端的就生气了。

    李昭走到另一边,道:“万岁爷到底怎么了?臣妾哪里惹您生气了?”

    “哼。”又转到另一边。

    啧啧啧。

    李昭心想你不是早晚都要说的吗?还做那个小姿态干什么?

    她道:“那万岁爷自己生闷气吧,臣妾去洗澡了。”

    说完迈开步子要走,杨厚照站起抓住她的胳膊,一脸气愤:“太过分了,你就不能再哄哄朕啊?才问了两句就走,你不会问第三句,你问了第三句,朕不就回答你了嘛?”

    李昭眼皮垂了垂,一脸傲慢;“不问,就问两句,不想问第三句。”

    “呀。”杨厚照攥起拳头,最后打在自己胸口:“你对朕一点都不好,生气了,生气了,你就不能多关心关心朕。”

    “那就生气呗,不关心。”

    李昭蹦跶一下就走,跳下台阶。

    她准备洗澡,头发都散开了,没有风丝,发梢还一跳一跳的,可见她是多么的雀跃。

    他这么难受,她还那么高兴。

    这个该死的女人。

    杨厚照咬着胳膊,不让自己喊出她的名字,这次她不道歉,一定不要原谅她。

    前面传来轻快的小曲:“可是谁又能摆脱人世界的悲哀,花花世界,鸳鸯蝴蝶”

    这个歌曲没听过,很好听,歌词好像还有些哲理。

    杨厚照高声道:“皇后。”

    李昭在最面抿嘴一笑,等转过头去的时候神色已经变得漫不经心:“干什么?万岁爷有什么事,不是不说吗?”

    杨厚照心想算了,反正在她面前我就是脸皮厚,还端什么架子。

    他招着手道:“你来,朕要跟你说话。”

    李昭摇头道:“万岁爷有事就过来吧。”

    她就是不主动。

    杨厚照气的磨牙,后咬咬下唇,一撩袍子走过去:“那朕过来。”

    这还差不多。

    李昭问道:“万岁爷到底怎么了?”

    杨厚照扁着嘴。

    那星星一样的眼睛眼睛耷拉着,失去了桀骜不驯的神采,不过却透着乖巧,让人心生怜爱。

    李昭拉起他的手道:“万岁爷别生气了,若是臣妾惹您不高兴,那臣妾跟您道歉,您就原谅臣妾少不更事吧。”

    她还少不更事,满肚子的鬼点子。

    不过她娇嗔的讨好声可人至极,杨厚照的气愤顷刻间烟消云散,道:“你真的知道错了?”

    李昭眼睛挑了下,是在思考,然后摇头:“不知道。”

    确实,她真的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

    杨厚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