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一十九章 小皇帝又吃醋了
    ,精彩小说免费!

    小皇帝好不容易提起的精神又颓败下去,低声道:“确实不能怪你,朕只是难受,你明明给韩澈写过信,可是他宁可发毒誓,也不承认,你还记得他发誓时候的样子吗?毫不在意大义凛然,阿昭,他心里还是没忘了你。”

    而最让杨厚照心烦的是李昭的态度,对于韩澈对他的好,她全盘接受,因为当时,李昭可一点差异的情绪都没有。

    所以她相信韩澈。

    一点沟通都没有的两个人,在大殿上也不可能有一点暗示,可是男人就是肯跪,女人一直端庄没有波澜的神色说明她算准了他会跪。

    他们都是那么彼此的相信着对方,像是一个圆,他都加不进去。

    杨厚照越想越难过,说完话,低着头负气的踢着台阶。

    其实是想踢她吧?

    不会,他舍不得。

    是又吃醋了。

    看着小狼狗失落的如找不到家的羔羊,李昭心头一软,柔声道:“原来是这种小事,万岁爷可真是的,这有什么好忧伤的?他帮咱们还不好?”

    小事?

    杨厚照嘟囔道:“朕可不认为是小事。”

    他话没说全,所以他感觉李昭不懂他的感受,继续嘟囔:“你们青梅竹马,两小无猜,朕是什么啊?”

    李昭构勾住杨厚照的脖子,道:“万岁爷是我的依靠,我的知己,我一生的伴侣,你说是什么?当然是最重要的人。

    是心,是肝,是生命的四分之三。”

    突如其来的甜言蜜语让杨厚照心神激荡,女人香甜的气息就挂在鼻尖左右,他怒气消了一半,想了想问道:“怎么才四分之三,那四分之一呢?”

    李昭拍拍肚子:“那四分之一得留着给咱们孩子,你还是我孩子的父亲啊。”

    还是跟他有关啊。

    他们是夫妻,会共同孕育小生命。

    一想到李昭会生一个和自己有着骨血关系的孩子,杨厚照怒气全无。

    抱紧李昭道:“不行,一点也不给他,都给朕,朕再给他好了。”

    “跟自己的孩子争风吃醋,万岁爷也不嫌害臊。”

    “朕才不害臊,有本事他找自己媳妇重视他去,找我媳妇干嘛?”

    二人你来我往的欢笑声越来越大,秦姑姑在温泉门口都听见了,暗暗撇嘴,先把孩子生出来再讨论心肝的问题好不好?

    那边李昭把她的小狼狗哄笑了,刚刚松口气。

    杨厚照的话题又起了,他摸着李昭的头道:“阿昭,你真的不喜欢韩澈吗?”

    喂,追着不放,有点过分了。

    李昭咬着唇,眼皮垂下去:“万岁爷怎么老疑神疑鬼。”

    杨厚照忽然手指按住她的嘴,道:“只需告诉朕你不喜欢,朕就安心了,不许说别的没用的,生气也不许,朕都不想听。”

    李昭:“……”

    他还傲娇上了。

    不过看着少年患得患失的神色,心中到底不忍,她比他心理年纪大,就应该迁就少年人在恋爱中的没有安全感。

    她捏着杨厚照的脸道:“不喜欢,不喜欢,就喜欢万岁爷这样的。”

    杨厚照咧嘴一笑:“真的?那为什么韩澈为了你发毒誓,你动都不动一下?

    朕好嫉妒你们可以那么信任,你们可以配合的天衣无缝。”

    他终于说出来自己的猜忌了。

    李昭微愣,想明白过后嘲笑道:“我干什么动啊?发誓而已,若是发誓有用,万岁爷不是说了,要三司干什么?找菩萨断案啊?

    发誓又不灵,有什么了不起.”

    原来她是因为不担心吗?

    杨厚照蹙眉道:“可是觉得你还是很坦然的接受韩澈对你的好。”

    李昭瞪着眼睛道:“为什么不接受?

    为什么不坦然?

    他小时候读不懂课本,都是老娘教他的,读书老娘花了多少钱,没有我他能有今天?

    别说给我发毒誓,就是真的因为这件事替我死了,我也不欠他的啊,我干什么不坦然。”

    杨厚照微微张开嘴:“老娘?”

    李昭:“……”

    她掩住嘴道:“皇宫里不能说哈?”

    杨厚照:“……”

    不过不是因为相互喜欢就好了。

    之所以坦然,是因为理直气壮的不亏欠,人情早都在前面还过去了。

    杨厚照明白了李昭的想法,高兴的抱住李昭,随后笑容又凝结在脸上,看着李昭道:“你还教他读书,还供他读书,那你不喜欢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啊?”

    李昭:“……”

    这是没完了吧?

    她推开杨厚照:“万岁爷自己烦恼去吧。”

    哄不过来。

    她在前面走,杨厚照急的追上来:“呀,太过分了,还推开朕,是不是对朕不耐烦?

    要变心了?

    朕没韩澈好吗?

    ……

    干什么不说话,是不是做贼心虚?”

    被杨厚照抬手挡住路,李昭翻白眼,脑袋往旁边一撇:“不理万岁爷。”

    “为什么不理?”

    “不想理,疑神疑鬼。”

    “人家喜欢你才疑神疑鬼。”

    “过犹不及。”

    “那你说爱我。”

    “不说。”

    “为什么不说。”

    “说多了。”

    “还想听。”

    “不说。”

    “那就是不爱我。”

    李昭本来就不说什么有耐心的人,这小子能男人一点吗,她就要发火,陡然间转过头:“呀……”

    杨厚照突然道:“阿昭,你小时候朕缺席了,很遗憾。”

    李昭眨眨眼睛。

    杨厚照拉住她的手,在嘴边亲了亲,一脸伤感:“如果朕从小就认识你,就没韩澈什么事了,现在也不会觉得你们才是一对,迫不得已才嫁给朕。”

    所以他真的这么喜欢她?从小到大都想在一起?

    他又是那委屈的小奶狗眼神,李昭怒气全消,道:“杨厚照,我只爱你一个人,以前没有韩澈,以后除了你任何人都没有,全世界就咱们两个人。”

    “真的?”

    “当然。”李昭莞尔一笑,红烛映面,笑容灿若夏花。

    杨厚照蓦然也笑了,反问道:“光说不行,你得用实际行动来证明。”

    李昭眼皮一跳,有种不好道预感。

    杨厚照炙热的身子贴近她,腰间故意贴的十分紧密,看着温泉方向道:“水里朕还没有试过,听说汉成帝和赵合德经常一起洗澡,咱们也一起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