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二十章 小皇帝见情敌
    ,精彩小说免费!

    李昭抬起头道:“唐太宗和杨玉环也经常一起洗,万岁爷,你就不跟跟好人学学?”

    杨厚照打横将李昭抱起,道:“朕就是好人,你的好人,你从屋里出来朕就想好了,不给吃的话,朕会教你怎么叫朕好人。”

    所谓好人,话本子上写的意思是床上叫的昵称——我的好人。

    李昭懂:“……”

    杨厚照在他耳边吹气,如玉的面颊故意从她嘴巴划过,每个小动作都撩拨至极,令人心神荡漾。

    他越来越精通夫妻房事之道,所以他忧伤失落都是“惺惺作态”,就是想跟她水战。

    李昭捶着杨厚照的肩膀:“你怎么越来越坏。”

    杨厚照哈哈大笑:“母后就是朕这么骗过去的,走吧,小阿昭,朕的好人。”

    李昭:“……”

    温泉池子里,不一会的功夫就满是噼里啪啦的戏水声。

    站在廊下候着的秦姑姑:体力真好,就是在水里,小皇子会不会被水给冲跑了啊。

    *****

    翰林院跟内阁离着不远。

    本来翰林院的诸位,就是六部九卿的预备役,是国家未来的掌控人,那么在进修这三年里,他们也充当皇上秘书角色。

    不过是有内阁五个“秘书长”在,庞大翰林院秘书团,皇上可能偶尔才会用一次。

    所以在翰林院进修,是十分清闲的差事。

    这日翰林的编修们都在给四书五经找错别字,啊,他们是编修,平时的工作也是给四书五经找错别字。

    找的都不怎么认真,离得近的会说一些家常闲话。

    平时韩澈就不怎么跟别人打交道,但是别人说的兴处,问他他会嗯一声。

    今天谁说话他都没嗯。

    因为韩澈帮着皇后娘娘说话,而皇后触动了大家的利益,现在众人在心里都有点排斥他。

    唯有一个叫做李大观的老编修人不怎么灵光,跟谁都能说话。

    他就坐在韩澈身边,问道:“韩大人,您眼睛一圈怎么黑了啊?睡不好觉啊。”

    有人说要你命,你能睡好觉啊?

    韩澈现最怕的事情就是杨婉滢突然间跑到他屋里,说要取他性命,所以晚上门窗都锁的死死的。

    可是长久下去好像也不行。

    这打打不过,骂骂不走,躲还没地方躲,他这辈子怎么办啊?

    心中好似种了一棵黄连树,不是普通的苦。

    但是也不能说。

    韩澈摇摇头道:“昨晚睡的晚了,一会就没事了。”

    “年轻人要注意身体,听闻你新婚不久,可不能太劳累啊。”

    韩澈:“……”

    确实跟成亲有关。

    李大观又道:“我还听闻你昨日在太和殿说妻子威胁你?真有其事?年轻人,不也要太老实了,媳妇这个东西,不听话就的揍,揍老实就好了,不要太文明。”

    打不过。

    韩澈笑的尴尬。

    李大观突然一脸得意道:“要数贤惠,还是我媳妇,我让他往东,她就不敢往西,我让她喂鸭,她就不敢叫鸡,有时间传授你几招。”

    他一辈子也不想拿杨婉滢当媳妇。

    韩澈继续尴尬的笑。

    那李大观又说些没用的,就在这时,敞开的门开忽然跑来一个小吏,小吏脸上说不好的是欣喜还是害怕,他激动的道:“圣上来了,就在前院大厅里呢。”

    皇上来了?皇上可是很懒政道,怎么突然间跑翰林院来了?

    众人相视一眼,后都齐齐站起,去接人。

    *****

    看着跪了一地的臣子,杨厚照仰头看了看,又看了看,又看了看,手指指向最后排一角:“韩编修,起来吧。”

    这么多新老翰林皇上不点,为什么点韩澈啊?

    韩澈也有些意外,后一想,昨日上堂作证,皇上可能生气了。

    他小心翼翼的站起来,用忐忑的目光看着杨厚照。

    其他众人也都在看他笑话,毕竟是皇后曾经的未婚夫,皇上还能重要他怎的?

    杨厚照在这时候叉着腰,突然冷笑:“你们这些人在干什么?”

    众人都面带不解。

    杨厚照道:“韩编修是朕钦点的探花郎,怎么样也不能被挤在最后吧?是不是你们欺负他排挤他?”

    这个话锋不对劲啊。

    众人都低下头。

    杨厚照撇撇嘴道:“告诉你们,论起来,韩编修可是朕的表哥,皇帝的大舅哥懂吗?敢欺负朕的表哥,等朕有机会找你们算账。”

    众人:“……”

    我去,无不倒吸一口凉气,皇上主动攀亲啊。

    韩澈张开两只手有些不知所措。

    杨厚照对他眨眨眼,然后咳嗽一声道:“韩爱卿,朕有事情要交代给你,跟朕过来。”

    还要密谈,大家都好好奇是什么事。

    ****

    翰林院杨厚照很熟悉的,正是盛夏,院子后面小荷塘的荷花打骨朵了。

    杨厚照把韩澈带到水池边,然后让张永守着,等都安排好了,他看着韩澈道:“有人欺负你吗?”

    韩澈不知其意,硬挤出笑容:“同僚待人都很好。”

    杨厚照冷笑:“朕明明都看见谁也不跟你说话,还都很好,你这性格,爱欺负也活该。”

    韩澈:“……”

    皇上方才在大厅里可不是这样的。

    他局促的站在一旁,手抓着衣角,不然不知道往哪里放好。

    杨厚照看下水塘,一改方才的关心之态,陡然间挑眉,傲慢至极。

    他道:“算了,别人欺负你,朕也帮你说话了,想来之后他们再也不敢了,那么剩下的,就要算算咱们之间的账了。”

    不准别人欺负,他来欺负?

    韩澈想了想,小心翼翼道:“微臣,微臣……”

    他不知道皇上找他算哪方面的账。

    杨厚照倏然间一回头,剑眉立起,神色桀骜非常,道:“你是不是对皇后念念不忘?”

    韩澈心中的秘密被人点破,还是皇帝,脸上血色顿失,急急跪下:“圣上明察,皇后娘娘母仪天下,乃一国之母,微臣是读圣贤书的人,怎么敢肖想皇后?

    不知道是谁说的,此事纯属无稽之谈,请圣上一定要相信皇后。”

    顿了下又道:“圣上天之骄子,冠绝京华,就好似那天上云朵,微臣比那尘土还不如,皇后娘娘也是明眼人,别说微臣没有非分之想,就是有,皇后娘娘也不可能看上微臣啊,那不是丢了西瓜捡芝麻?

    圣上,您是心胸宽广又俊朗非凡,谁能比得过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