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二十二章 圣上的个人魅力
    ,精彩小说免费!

    杨厚照微愣,接着嘴角笑意有些上涌,韩澈乘胜追击道:“皇上,您有多出色您自己不知道吗?您一直是微臣偶像。”

    杨厚照站成一个很帅的姿势,脸颊微红润的问道:“真,真的你有说的那么出色吗?”

    韩澈摸着胸口:“臣句句实话,发自肺腑,皇上,您是微臣见过的同龄人中,最优秀的。”

    杨厚照嘴角笑意绽开,但语气傲然不可一世,道:“好了,朕不过是试探你,也没有真的要你去死,油嘴滑舌,子曰巧言令色者,鲜矣仁。”

    不管他说什么,姿态如何,这意思是放过他了吧?

    皇上说他不过是试探。

    试探他对皇后娘娘的忠心,那就是。

    韩澈明白过后大喜过望,原来皇上喜欢听好话。

    他磕头道:“微臣一定竭尽全力护皇后娘娘周全,就是要了微臣的命微臣也在所不惜。”

    “喂。”杨厚照看着韩澈提高了声音:“朕的女人,用你维护什么?再说弄死你。”

    韩澈:“……”

    皇上又发怒了,说错话了。

    那么……

    他傻傻的看着皇帝,脑中突然金光一闪,道:“微臣不济,愿为朝廷誓死效忠,微臣说维护皇后娘娘其实是想说维护圣上您。

    但圣上英明神武,哪里用得着微臣呢,微臣只能默默的做个直臣忠臣。

    请皇上体谅微臣口拙不会说话,微臣是您的臣子,最想跟随的是圣上您啊。”

    这还像句人话。

    杨厚照嘴角又提起,心里也劝着自己不要发火。

    有韩澈对阿昭好,他应该高兴,不然难道要韩澈出卖阿昭?

    可是韩澈真的对阿昭好,他很生气啊。

    见皇上在自己身边转圈圈,左转三圈,右转三圈,像是第一次捉到老鼠的小猫,有些敌意又充满好奇,皇上到底要干什么?

    韩澈心想难道我说的还不够好听?可是心里话都说完了,再说就是假话,假话肉麻。

    就在这时,杨厚照把韩澈看完了,如果不提李昭,这个家伙感觉人挺好的,也难怪他当时点他为探花。

    看在他守护阿昭的面子上,给点教训得了,别难为他。

    杨厚照敷衍的抬起手:“行了行了,你起来吧,朕知道你的忠心了。

    朕昨日就知道了你的忠心,所以跟皇后一商量,今天来看看你,你有什么想要的,立了那么大的功,朕给你赏赐。”

    这才是杨厚照找韩澈的真正原因,韩澈帮李昭说话,他记得呢。

    当然,说跟皇后商量好的是假话,是他自己要来了。

    他的女人他会保护,欠了别人人情立马还上,尤其是男人的。

    “所以,你到底要什么?”

    皇上语气不善,但是问了两遍,君无戏言,可见真诚。

    韩澈袖子底下拳头攥得紧紧的,他现在只想摆脱杨婉滢,别的金山银山都没有兴趣。

    但是所谓家丑不可外扬,一个女人他都搞不定,还要皇上出面嘛?

    清官难断家务事,皇上管臣子内院只事也会让文官诟病,他也不能害皇上。

    他轻声道:“微臣感觉什么也不缺,没什么想要的?”

    杨厚照说得干脆:“那不行,朕还能欠别人人情咋地?必须要。”

    那要什么?

    韩澈正想着。

    杨厚照道:“金银朕看着赏赐吧,但是朕感觉韩编修也有些气节,可能金银你并不喜欢,这样,你是不是对你的婚事不满意?朕给你想办法。”

    韩澈脑中瞬间响起了华美的乐章,感觉身子都要飘起来了,皇上真的能帮他解决婚事?

    皇上把他看透了?

    他激动的跪下去,道:“皇上只说这句话,感觉对微臣就有再造之恩了。”

    随后声音激动的哽咽:“可是皇上,微臣不想连累您被人诟病,这事不好管啊。”

    “怎么不好管?所谓擒贼先擒王。

    杨宁今日递了折子致仕了,这就是开始。”

    杨厚照跟韩澈解释着,说到最后还郑重的点点头。

    皇上如此热心,他应该感激不尽才对,可是韩澈笑不出来。

    杨宁致仕,只是说仕途上止步了。

    但是本朝致仕该有的品阶还是有,不过是没有实权了,可以回家养老。

    杨家富裕,杨宁也有弟子,他们韩家是小门小户怎么惹得起。

    也就是他和杨婉滢的婚姻如今已经不在于杨宁是不是辅臣了。

    在于杨家会不会落魄,杨家是不是还有钱,杨家兄弟还是比韩家男子多。

    杨婉滢说要打断他的腿,如果那疯女人真的实行了,不仅轻而易举,好像他还会有苦难言。

    所以想摆脱杨婉滢,得让杨家家破,但是昨日皇上都已经放过杨宁了,杨宁再也蹦跶不起来,无功无过,就可以这样了。

    他失落的低下头,还是不行。

    少年好看的桃花眼中神色黯淡,再也不用灼灼的目光看他了。

    杨厚照鄙夷道:“真是,抬起头来,朕话还没说完呢,能骗你啊?”

    “啊?”韩澈又呆呆的看着杨厚照。

    杨厚照勾勾手:“起来。”

    等韩澈站好了,杨厚照低声道:“阿昭……不是,是朕自己想的,朕很聪明,了很多经书典籍,这些权谋只事就是小菜一碟。

    要毁掉一个德高望重的人,你光打杀他有用吗?世人都体谅弱者,反而会给自己招惹麻烦。

    但是如果让他身败名裂呢?然后再收网,你想结果会是如何?”

    “让杨宁身败名裂?”韩澈语气不解。

    嗯,差不多吧,李昭就是这么说的,让官员身败名裂很容易,也是朝堂上常见的政治手段,先革职,然后查生活作风泼脏水,泼到身败名裂没人敢替他说话,这时候再把他贪墨或者失职的事情摆出来。

    而只要是官员,十人九贪,不贪的想找失职也非常容易,因为人无完人,最后一步是定罪的。

    毁人这一套下来,基本是身败名裂家破人亡,十个十个都没跑。

    杨宁致仕属于革职,那么接下来就是调查生活作风问题了。

    杨厚照突然勾上韩澈的肩膀,道:“朕今天找爱卿,也是为了这件事,杨宁是你岳父,你有没有发现你岳父偷个人之类的,比如弟妹,儿媳妇,邻居家的寡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