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二十三章 历史在重演
    ,精彩小说免费!

    韩澈:“……”

    怎么听闻皇上自己对这样的女人感兴趣呢?

    他摇头:“杨大人都那么大年纪了。”

    所以不行了吗?

    杨厚照捏着下巴道:“这不行啊,你得找,以前的也行,不然你还想不想摆脱婚事了。”

    想,太想了,可是以前的他也不知道啊。

    韩澈一脸为难。

    于是接下来的半个时辰,皇上和他的臣子就在荷花池边密谋另一个老臣,到底生活作风有没有问题。

    *****

    杨家的客厅里,聚集了一屋子的文官。

    “不管怎么样,让我们见一见杨大人啊。”

    “就是啊,李大人闭门不出,是不想管这件事,我们只能指望杨大人。”

    “杨大人不能致仕啊,皇上要税改,杨大人坚持的都对,杨大人如果致仕了那不是群龙无首?”

    说什么的都有,都是希望管家给杨宁传话,大家只有一个要求,就是见杨宁。

    因为杨宁致仕的折子已经递上去了,大家怕皇上一下子就批准,要找杨宁商议对策。

    管家道:“各位大人稍安勿躁,我家大人病情还没好,小的先去通传一声,能不能见诸位大人,要看大夫让不让了。”

    脾气急的一挥手:“快去快去。”

    管家被催了三次,杨宁才拄着拐杖出来。

    他一进厅里,官员们便一下子围过来:“大人,您不能致仕啊。”

    “是啊大人,您致仕了咱们这些人怎么办?”

    今天能来的,肯定都是对皇后不满,或者对改革不满的,杨宁把这些人的脸都暗暗记下来,文官有头脑脑的,有一半都在这里了,还有一半,像是李阳东那样的重臣,是不好出现的,还有一些杨宁觉得是还没来及的来呢,他就不信,有人会同意税改,把自家的钱给掏出来。

    很多人支持他,这也是杨宁要装病的原因,他在朝廷才当了一年首辅,而这一年里,还是赵瑾当政,他根本没什么实权,就更别说威望了。

    改革的事他之所以要带头就是为了威望,他要威望,有威望才能统领百官,有威望他致仕,皇上也不敢不留他。

    有了这样的底气,杨宁高声道:“诸位稍安勿躁,请听老夫一言,老夫在这里跟诸位保证,即便老夫致仕,也不会同意税改之事,老夫势必为大家讨公道,与老制度共存亡。”

    “大人不行啊,您不能致仕……”

    “是,我们都不同意您致仕,皇上若是批准,咱们再去哭文华门去……”

    杨宁说话故意往慷慨了说,来的官员都被他鼓动的热血沸腾,都决定阻止他致仕。

    这时候正好是晚上,书房里的灯光耀眼,透过珠帘映照在地上的人影被灯光拉的老长。

    何氏领着杨三站在不远处的屋檐柱子下,看着那影影绰绰的暗色,何氏道:“告诉你二哥一家,咱们明天回老家,娘带你们回老家。”

    杨家老大年纪比较大,在举人止步,于是不留在京城,和妻子在老家管理庶务侍奉祖母呢,其余人都在。

    杨三神色一惊,看着母亲道:“咱们回老家,不等爹了?”

    杨夫人低沉的声音中透着沉重,指着对面道:“儿子,虽然咱们没有亲见,但是你感觉不到吗?

    李阳东闭门不出。

    你再看那满屋子的官员,再看你爹神采飞扬的样子。

    不像是去年吗?

    去年的刘健刘大人,他门徒众多,文官哪一个不恨八虎,他也觉得满朝官员都在支持他,他也觉得皇上会妥协,最后呢?

    你爹威名比不过刘大人,又用小动作得罪了皇后,你觉得帝后二人会放过你爹吗?

    咱们早走,兴许还能躲过灾祸,走晚了怕帝后穿小鞋,所以你爹愿意走就走,咱们是肯定不掺合了。”

    因为他们的小皇帝根本不在乎谁的威名,谁的势力,他从来都不是一个听话的人。

    可是事情太大了,杨三敬重父亲,还是无法像母亲那样果断,他问道:“真的父亲也不管,婉滢呢?婉滢嫁人了,留她一个人在京城吗?”

    杨三说完,不知道为什么,母亲眼睛里凶光一闪即逝,道:“嫁出去的女人泼出去的水,让你爹管吧,任由他们父女是死是活。”

    母亲说的干脆,之后摔着帕子就走了,而她眼里的凶光杨三看的真切,这已经不止是一次两次在没人的时候母亲对妹妹表现得十分厌恶,是自打母亲过了四十五岁,越来越严重了。

    杨三不解的抓着脑袋,母亲为什么这么讨厌妹妹呢?

    ****

    小皇帝站在梳妆镜前,身子前倾,一直摆弄着他的网巾和发髻,终于头看完了,再摸自己的脸,然后是脖子,整理领子……目光向下打量他自己。

    看了半天的李昭:“……”

    实在不解,她趴在他的胳膊上外头看着镜子中的他:“万岁爷,您哪里不对劲吗?”

    杨厚照先是一愣,然后对着镜子中的她羞赧一笑:“阿昭,朕是不是特别的出色?

    特别有魅力那种,不光是女人,就是男人见了都会崇拜至极五体投地的那种?”

    因为啥啊。

    李昭张张嘴,后手不着痕迹的捂上,然后笑道:“万岁爷,您今天到底见了什么人啊?中午也没回来,去前面了?”

    杨厚照眉毛上扬,一脸得意:“朕去见了朕的一个拥趸,跟他说了会话,不过你别多心,是男的,朕不会喜欢他的。”

    李昭;“……”

    拥趸!

    拥趸就是粉丝。

    谁是他的粉丝啊?还说男的,真是让人笑掉大牙了。

    李昭不敢笑,用眼睛斜睨着杨厚照,上下扫视,看看这人是不是哪里病了?

    杨厚照对着镜子整理鬓角,李昭那怀疑的目光正好被他捕捉到,他回过头,用不满的目光看着李昭:“怎么?朕不够优秀,不够英俊,不足以被人崇拜吗?”

    到底哪来的自信?

    谁给的啊。

    好想知道那个拥趸是谁,品味也太特别了吧?

    李昭也不敢说实话,笑道:“怎么了嘛?人家什么也没说啊。”

    可是她眼神不像是什么也没说的样子。

    杨厚照捧起李昭的脸,用命令的口吻道:“说你爱朕,朕是最优秀的,冠绝京华,你无比的崇拜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