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二十四章 杨夫人出城
    ,精彩小说免费!

    李昭终于屈服在杨厚照的淫威之下,一连串说了好多好多夸奖的漂亮话。

    不过杨厚照也经历了好一番威逼利诱呢。

    这不,按到了床上皇后才肯夸奖他。

    玩闹的累了,杨厚照抱着李昭道:“说正经的了,朕派人去打听杨宁的生活作风,他以前有过三个妾侍,一个死了,两个现在被冷落。

    他妻子是世家女子,很有手段,他很听妻子话,没有乱搞男女关系,男男关系也没有,找不到破绽啊。”

    “找不到就只能放过他咯。”

    杨厚照低头看着李昭,见李昭笑嘻嘻的,问道:“你不会是说真的吧?怎么可以放过他呢,他对你不敬,朕记他一辈子。”

    李昭还是咧嘴傻笑。

    杨厚照哼道:“再说,朕都答应韩编修了,一定会收拾杨宁,给他摆脱亲事的。”

    李昭蹙眉道:“谁?”

    完了,说漏嘴了。

    他可不想让阿昭知道他去找韩澈麻烦,好像他小心眼一样。

    杨厚照打着哈哈:“韩澈在大殿上不是帮了你吗?他还自曝家丑,说杨婉滢威胁他,所以朕觉得他们不是良配,得让韩澈把杨婉滢休了。”

    他说完咧嘴一笑,露出一口小白牙,用讨好的声音叫道:“阿昭,还有别的方法能把杨宁搞臭吗?”

    做贼心虚才会讨好。

    李昭确定了,杨厚照白天见的是韩澈。

    心下一琢磨,杨厚照能说帮韩澈摆脱婚事,看来二人谈的挺好。

    昨晚他还在吃醋呢,今晚就开始同情起韩澈了,说明没有难为人家。

    不是她心疼韩澈,是她是个讲道理的人,尤其是男女感情,韩澈就是亲戚,不想有别的纠缠,可是如果杨厚照因为吃醋就去找韩澈麻烦,那就是故意纠缠,心里肯定有问题。

    还好还好,小狼狗虽然爱吃醋,但是分寸还是有的。

    看着那棱角分明的俊脸,李昭勾住杨厚照的脖子,道:“完全是我喜欢的类型,没想到闪婚也能找到合适的人,万岁爷您为什么这么可爱呢?”

    好端端的干嘛夸奖他?

    杨厚照嘴角都要裂到耳朵后了,但还是一本正经道:“人家说正事呢,别打岔,说杨宁。”

    李昭冷笑:“对付他还不简单,你找不到他的把柄,他妻子呢?儿女呢?臣妾怎么听说他家有桩公案呢?是万岁爷不认真吧。”

    “他家有案子?”

    杨厚照的眼睛眯起,好看的脸一派肃然,其实说到正经事他真的很正经。

    认真的聆听。

    可认真不代表细心。

    这个破绽李昭也是听张永汇报的时候听出来的,杨厚照当时在场,他忽略了。

    不细心也该罚。

    李昭坐起来,此时是华灯美好的时刻,看着窗外灯光,她道:“我要洗澡去了,万岁爷您自己臭美吧,臭美的想,想不出来我可不说。”

    她起身就走,忽然身后被人用力一拉,接着天地一旋,再回过神来她已经在杨厚照怀里了。

    杨厚照打横抱着他,眼神暧昧。

    李昭明知道这小子是在给自己暗示,但还是问道:“干什么?人家去洗澡。”

    杨厚照咬着她的耳朵:“一起,昨日共浴,朕甚是喜欢,阿昭比以往还滑,初始也没那么紧涩。

    那你喜不喜欢朕的小豹子戏水?”

    小豹子洗水就是在水里玩小豹子。

    李昭捂着嘴笑,脸红如秋天的苹果,摇着头:“不喜欢。”

    杨厚照使劲咬了她脖子一口:“违心。”

    李昭不满的一叫,这叫声……

    杨厚照顿时被撩拨的心猿意马,再也受不住,不跟她啰嗦,撒腿就往温泉室内跑。

    在门口等着的亲姑姑:“……”

    又要拖半宿地了,还不如在屋里地上打滚呢,真是。

    *****

    杨婉滢用过早饭去院子里走走,发现书房里有人影。

    她不和丈夫一起睡,也不和韩家人一起吃,她像是这院子里另外住的一家人,所以并不知道韩家人每天都干什么。

    但是她关注韩澈,这时候,韩澈早就应该去衙门了,怎么书房里还有人。

    杨婉滢走到窗前一看,真的是韩澈,在狭小的屋子里活动筋骨呢。

    杨婉滢用平常声音叫道:“韩澈,你怎么没去翰林院。”

    韩澈全身的汗毛都立起来。

    是皇上让他在家守着的,万一有个风吹草动他能顾上家里。

    也就是这几天皇上肯定会对杨家下手,所以不能说。

    韩澈抿紧了嘴,把脸转到一边。

    杨厚照凤眼立起,道:“不想理我啊?好,你就一直跟我作对吧。你看我爹娘就知道了,没有管不好的男人,早晚让你伏伏贴贴,你等着。”

    疯女人冷笑一声走了。

    韩澈擦了擦额头的冷汗,他可以被别人魅力征服,被善良的心意感化,被缜密优美的言语说服,就是不会屈服在别人的淫威之下。

    死也不能,何况是杨婉滢。

    可是话说回来,这种日子到底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韩澈心急如焚,忽然听见大门响动。

    现在各个门口都被杨婉滢的下人给守住了,除了他的房门。

    韩澈踮起脚来努力看,不知道是找谁的,如果是找他怕杨婉滢搞破坏不让他见。

    来人是个四十岁左右中年男人,穿着衣裤,带着瓜皮帽,是粗使的下人打扮。

    那下人不知道跟看门的婆子说了什么。

    婆子急匆匆就往上屋来:“小姐,夫人带着二爷三爷要回老家,您要不要回去看看啊。”

    “什么?”杨婉滢的声音十分尖厉的从屋子里传出来。

    韩澈整颗心都提到了嗓子眼,杨夫人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回老家?

    是不是杨家要有事情发生了?

    ****

    杨婉滢在距离家门口五条街的地方追上了杨夫人。

    是她追上的,却也不是因为她的车马快,而是杨夫人的前路被人挡住了。

    有一众男女,衣着都很破旧,一看就是穷命人,他们披麻戴孝,跪在杨家的马车前喊着青天还她女儿性命来,同时也挡住了杨夫人的去路。

    到底怎么回事?

    什么女儿,谁要还命。

    杨婉滢带上面纱下车,刚走到杨家马车前,那跪地的一个人影就站起来:“你是婉滢,你是不是婉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