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三十章 逮捕杨婉滢
    帝后的目的就是要把杨宁的名声搞坏。

    之前是妻子杀小妾,还没过堂,现在千金小姐谋杀亲夫

    当大理寺的衙役去杨家抓人的时候,故意从前门进出,引来街上许多闲人的围观。

    “怎么这么狠毒啊?竟然谋杀亲夫。”

    “听说是和婆婆不对付。”

    “那就是不孝,更可恶”

    “不是千金小姐吗?怎么还能不孝呢,这么没教养?”

    “小妾生的,养大的夫人也心狠手辣,什么名门闺秀啊,就是蛇鼠一窝”

    “首辅家的教养也不过如此,一屋不扫又何以扫天下”

    “是呀是呀,真是国之不幸”

    杨婉滢听着这样的胡言乱语气的骂人,她这一吼,街上的人更加沸腾了,杨小姐教养不好的名声瞬间传开。

    杨宁在门口站着看着这一切,哪怕有人往院子里扔石头,他也无能为力。

    望着苍天,他知道自己完了,刘建虽然也是被挤走的,但是还能留个好名声,而自己呢?

    好像是才开始,皇帝自打有皇后帮忙,越来越有手段了。

    逼他致仕,然后坏名声,接下来该是清算了吧?

    杨宁的心口像是针扎一样的疼,因为他想到了刘健,就想到了去年刘建灰溜溜离开朝堂,都是他落井下石的,

    现在这样好像是报应。

    报应啊。

    *****

    门窗大开,院子里的花香随着晚风一阵阵的飘到屋子里,混合着屋里似麝非麝似兰非兰的味道,就着灯光,有种很奢靡的气息。

    杨厚照单手支撑在床上,另一只手去捏李昭的鼻子:“阿昭,阿昭。”

    李昭迷迷糊糊道:“万岁爷,好累,想睡觉。”

    说完手放在他的腰上,头窝在他的胸口找舒适的位置。

    那毛绒绒的脑袋,骚的人心痒。

    杨厚照抚着李昭的头发,嘴角在李昭看不见的角度翘起:“朕有那么厉害吗?这就累了?”

    李昭道:“万岁爷越来越厉害了,要把臣妾掏空了,您要给臣妾请太医,臣妾要补补身子。”

    这世上应该没有哪个男人会因为自己床上功夫好而不开心吧。

    还得到了爱人抱怨似的肯动,杨厚照哈哈大笑,随后抱紧李昭在床上打了三个滚,然后才开心的放开她。

    李昭被她折腾的发型都乱了,透过垂下来的发丝缝来看他:“万岁爷您不睡觉啊?”

    杨厚照亮着胳膊上的肌肉:“朕可结实的很,不需要补身子。”

    是啊,被掏空的是她嘛。

    看他神采奕奕的俊逸脸庞,李昭的心都被融化了。

    食色性也,她也不能免俗,勾住杨厚照的脖子道:“万岁爷,我是不是没有主动说过我爱你?”

    杨厚照沉下脸来道:“可不是,从来没主动过,都是朕逼的。”

    李昭吻上他的唇,然后轻声道:“补偿给你,我爱你,很爱很爱的那种,没有你快要活不下去的那么爱。”

    杨厚照眼睛一亮:“真的?”

    “可不是。”

    随后二人相视而笑,一个目光灿烂,一个双目灵动,四目相对了很久,都在彼此的眼睛中看到了甜蜜的珍惜。

    后杨厚照又把李昭搂在怀里,道:“阿昭,为什么朕感觉自己配不上你呢?

    朕又贪玩,不喜欢和老头子们打交道,可是你喜欢读书,算账,学历史,学律法,比朕还像个男人,积极向上,把朕都比下去了。”

    “谁说我们万岁爷配不上我啊?

    万岁爷开朗,幽默,善良又爱心。

    年轻人嘛,谁不愿意玩呢,可是当万岁爷真的被感动的时候,就会积极的处理国事,多优秀啊,倒是我配不上万岁爷。

    脾气不好,又小气,还喜欢算计人,还对婆婆不温柔,有时候又不能体谅万岁爷的难处,总让万岁爷受委屈,更没有耐心。

    我不好,万岁爷很好。”

    李昭说完,等着杨厚照也来安慰她,这样就扯平了。

    杨厚照沉吟一下道:“嗯,不过阿昭善良聪明啊,甚合朕意,这就行了。”

    李昭:“”

    她抬起头道:“杨厚照,你的意思就是我真的脾气不好,小气,还喜欢算计人,对婆婆不温柔,不体谅你让你难做人了?

    是吧,你说这个意思吧?所以才说我别的优点。

    你心里承认我这些缺点了是吗,你一直在迁就我?”

    杨厚照:“”

    李昭继续道:“怎么样,没话说了吧?人家都没承认你的缺点,还夸奖你,你怎么就认同我的缺点呢?我哪里小气,哪里脾气不好?”

    顿了下道:“我脾气不好,可我性格好,怎么了?”

    杨厚照:“”

    当李昭又要咄咄逼人的时候,他道:“优缺点我们要承认,你对自己的评价很客观啊,朕觉得非常正确,怎么就不能承认了?”

    李昭傻了眼,后咬着牙道:“杨厚照,那我怎么不承认你的缺点呢?我还在夸奖你呢。”

    杨厚照脸不红气不喘的道:“因为你夸奖的对啊,经过你一夸奖,朕觉得朕确实都是优点,没有缺点了呀。”

    “喂,呀,啊”

    怀中的小人儿即便是怒目而视,也不改其美丽的本质,反而多了俏丽动人。

    杨厚照蓦然一笑,轻声道:“阿昭,你那么夸奖朕,一定很爱朕吧?”

    李昭翻了个白眼:“现在不爱了。”

    “不信。”

    杨厚照撇嘴,后道:“朕就是喜欢你很爱朕,甚至比朕爱你多的样子。”

    说完用手勾着李昭道下巴,好看的嘴对上去,然后又问道:“是吧,是不是很爱朕?一定是这样的。”

    当皇帝就是好,自信的时候旁若无人。

    李昭被杨厚照大言不惭的样子逗笑了,用不配合的语气道:“是,很爱,你信吗?”

    “信。”杨厚照说的斩钉截铁。

    随后神色异常严肃:“阿昭,朕信的,因为朕很爱你,你一定也感受到了,会很爱朕的。”

    说说话就认真,李昭也不好意思插科打诨,对上灼灼的视线,她举起手道;‘是,真的很爱杨厚照,李昭以钱的名义发誓。“

    钱是李昭的命根子。

    他现在比钱都重要了。

    杨厚照趴在李昭身上朗声笑,后道:”阿昭,朕方才说你的缺点都是假的,你是最厉害的贤内助,朕要跟你学很多呢。“

    比如,如何处理杨家接下来的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