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三十二章 出宫看审案
    ,精彩小说免费!

    何氏杀人的案件到了过堂的日期了,早上大理寺卿请求见皇上一面。

    当然,小皇帝也正要见他呢。

    派张永宣在太和殿的偏室内觐见。

    陆宏行了礼,杨厚照抬起头道:“案子都查清了吗?按照律法该怎么判?”

    这也正是陆宏举棋不定的地方。

    本来他准备公事公办,将何氏收监三年,但是突然又出了杨婉滢的案子,显然的,帝后并不想这么放过杨宁。

    所以他不知道是不是要在何氏量刑上加重一点。

    但是如果这么做了,感觉会无法原谅自己,所以他想为何氏求个情。

    “虽杀人者偿命,但是何氏在狱中和杨婉滢说了很多话,狱卒都汇报上来,微臣仔细整理过,可以当作参考的证据,她也有些情有可原。”

    想了想又道:“微臣知道身为朝廷命官,应当秉公执法,尤其是何氏这种令家宅不宁的女人,应当严惩。

    可是律法无外乎人情,圣上,微臣将心比心,杨宁太宠爱妾侍,这才引得何氏反击,情有可原。”

    律法虽然保护男人利益,可也保护嫡子的利益。

    男人宠妾,明显就触动了嫡妻和嫡子的利益,何氏可生了三个儿子呢。

    杨厚照道:“你是老刑名,朕相信你们能做到公平公正,所以不用问朕的意见,朕如果不信任你,为什么你是大理寺卿?

    按照律法人情自己量刑吧。

    再有一点,把杨婉滢谋杀亲夫的事一并过堂吧,朕要说的就这些。”

    所以皇上对于他的求情没有反感?

    那皇上到底什么意思啊?

    陆宏出了太和殿,看着天边的升起的太阳,还是不敢下结论。

    这时候低头看下前方的路,忽然看到一个身着红色飞鱼服的胖男人。

    陆宏心中一动,忙追上去:“张公公,这么巧,您这是要去哪里办案啊?”

    张永心想我就是来勾引你的。

    他拱拱手:“陆大人。”

    陆宏回礼,然后道:“公公很忙吗?”

    张永道:“听闻陆大人今日有堂审,咱家也要去瞧瞧。”

    张永是锦衣卫南镇府司的人,并不管刑名之事,可是要去瞧他审案?还毫不避讳的样子。

    陆宏笑道:“公公从哪里来?”

    张永也笑了:“清宁宫。”

    随后二人对视那么几秒钟,在各自的眼中都看出了对方的来意。

    陆宏抬起手:“那正好咱们顺路,边走边说。”

    张永说好,二人一起走在太和殿下面的大理石地面上,陆宏低声问道:“不知娘娘对何氏杨婉滢一案有什么看法?”

    张永道:“你算是问对人了,娘娘近来对律法感兴趣,听说了吴氏的事,她还感慨说,妾侍也没错为何要被杀?何氏作为主妇也没错,为何落得杀人夺子的恶名?

    所以到底谁错了?命也?非命也?

    这个男人啊,还是不要太贪心的才好……”

    他喋喋不休说这皇后的感慨,没有说任何一声指示,可陆宏却连连点头,像是在听上级的训话,且神色是十分有体会的那种。

    ****

    秦姑姑惦记何氏和杨婉滢过堂的事,到书房里找李昭说话。

    “娘娘,您说陆大人能明白娘娘的心意吗?到底会怎么判?”

    陆宏是文官,而且名声一直都很好。

    李昭让秦姑姑去求张永给陆宏下套,第一张永是内侍,陆宏会看得起张永吗?

    张永背后的人是皇后,身为文官的陆宏会对一个女人重视吗?

    而李昭的意思是,有何氏和杨婉滢两个人的罪名,杨宁已经起不来了。

    她的目标本来就是杨宁,所以不想难为身为主母的何氏。

    可是这个时代妾侍合法,正妻如果不想男人纳妾,就应该说出来,为什么要残害一条生命呢?

    这是她和吴氏不一样的地方。

    她可以不要贤惠的名声,宁可玉碎也不会让杨厚照有别的女人。

    归根结底,世道有错,吴氏不尊重生命也有错。

    所以从三年改判一年,算是她对正妻对怜悯,也还生命本身一个公道。

    李昭看向秦姑姑道:“事在人为,咱们即然相信张公公,就应该相信他的能力和魅力,会从轻发落何氏的。”

    秦姑姑是比她还要维护正妻的人,忙不迭的点着头。

    不过看向窗外广阔的天空,她还是无精打采道:“要是能亲自去看过堂就好了。”

    这倒是个好主意。

    李昭心理认同着,外面响起杨厚照的喊声:“阿昭,阿昭……”

    李昭勾唇一笑,打瞌睡就有人递枕头,这不能带他们出宫的人来了?

    ****

    大理寺过堂在上午,他们还有一个时辰的准备时间。

    杨厚照听说出宫,也乐的不行,赶紧让他的狗腿子把他的装备找出来。

    看着屏风架子上摆着的红红绿绿的衣服,李昭:“……”

    她把杨厚照拉到镜子前,然后让他抱着自己,一起挤着照镜子:“万岁爷,您英俊不?”

    杨厚照用看傻瓜的目光看着李昭:“这不明摆着吗?”

    李昭勾唇一笑,道:“那是,这么英俊的人,本来往人群中一站,就是焦点,咱们如果再穿灯笼裤出门,都看咱们了,谁还听案子?

    这是其一,其二如果被官员抓住咱们出宫,肯定又是一轮弹劾,别穿那身了。”

    杨厚照若有所思:“你说的对。”

    可是小皇帝是“不安于室”的人啊,你让他规规矩矩穿的一本正经,他就有点不开心。

    有了,他喜欢角色扮演,李昭让他粘了胡子,摇身一变,成了威严的镖师,她换回男装,当他的小白脸。

    内侍给杨厚照装扮好,对着镜子一照,杨厚照自己都认不出来自己,高兴极了。

    回头一看李昭,淡绿色的直身,衬的笑脸高洁奶嫩,**小帽跟初见时一样。

    他忍不住将李昭抱在怀里,道:“不想走了。”

    感受到他脑袋在她身上不老实的蹭啊蹭,李昭在他肩膀上提了提嘴角,然后轻声道:“晚上回来里面什么都不穿,然后伺候万岁爷,怎样?”

    杨厚照立即抓住她的手往外走:“走一圈天就黑了。”

    *****

    大理寺门口已经聚满了人,不过衙门还没开。

    看着那交头接耳的人群,杨厚照回头看着李昭:“阿昭,这下子庭审一开,杨宁就永远无法翻身了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