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三十三章 过堂
    ,精彩小说免费!

    李昭看向杨厚照:“万岁爷,其实如果是我遇到这件事,我还有一个办法。”

    “你还有办法?”杨厚照眼睛放光。

    李昭点头道:“确实还有个办法,但是就是太卑鄙,也不知道能不能行得通,不过有些人,总是要试一试的,不知道杨宁属不属于这号人。”

    那到底是什么办法呢?

    杨厚照期待又有点担忧的看着李昭。

    ****

    狱卒的班房里,杨宁站在门口,里面的头头都没让他进屋。

    那头头也挡在门口道:“大人,不是小的不通融,眼看夫人就要上堂了,这时候您就算给小的再多,小的也没办法帮您。

    避免家属窜供和犯人出什么意外,我们这一直都是不让见的。”

    可是杨宁有那么重要的事要跟何氏交代呢。

    出了班房,杨宁想了想,自己走向大理寺后堂,恰巧他看到陆宏和一众小吏的影子从正房过来,应该是时辰到了要开审了。

    杨宁躲在房屋的左墙旁边,陆宏带人从右边的角门进去了。

    等他们没影了,杨宁出来,如他所料的,看见两个狱卒押解何氏从牢房方向走过来。

    上堂要陆宏先组织下纪律才会带犯人的。

    杨宁知道这是个失去就不会再有的好机会。

    准备好银子在手中,直接迎过去,狱卒还没来及的问是什么人,他把银子已经塞到二人手中。

    拿人家手短,何况是首辅,两个狱卒把脸同时转向一边,肯定不会离开,但是已经是给二人空间了。

    何氏倒是比杨宁先开口:“你现在来,可是有什么变故。”

    杨宁佯装去拉何氏的手,触碰到冰冷的指尖,何氏心下一阵激动,已经好多年,好多年杨宁没有牵过她的手了。

    在牢狱这几天,她受尽委屈,所以她十分恨杨宁,就算杀了人,她也没觉得内疚。

    可是关键时刻,他还是怜惜她的。

    何氏感动的眼泪在眼圈中打转,这时候杨宁突然道:“这都是为了儿子。”

    他话说完,何氏觉得手中出现一个略微沉甸的东西。

    那略带体温的坚硬触感,让她一下子就明白这是什么了。

    匕首。

    何氏难以置信的看着杨宁,为什么要给她匕首?

    杨宁低声道:“如果我完了,最终的结果就是税改,咱们家的……你想想儿子们。”

    何氏眼中大骇。

    后破口骂道:“我跟了你将近四十年,你没办法救我就算了,还想我去死,你到底什么心肠?”

    为什么给她匕首啊,想她自裁。

    在过堂前只要她死了,大理寺会有监管不严的责任。

    帝后也不好追究。

    而没过堂,他杨宁的名声就还在。

    可是为什么要牺牲她的性命?

    看着妻子嗜血仇恨的目光,杨宁气急败坏道:“难道这个怪我吗?是你心胸狭窄容不下别人,我一辈子没有别的烂事,最后名声砸在你手里。

    还什么世家女子,大家闺秀,想不到的是嫉妒成性阴险歹毒,你有什么可觉得冤屈的,为的都是你儿子。”

    何氏大怒:“我一辈子都是你毁的,你看哪家后宅没有阴私,为什么偏偏你会翻船?

    因为你的好女儿。

    因为你的愚蠢。

    我这辈子嫁给你才是倒了八辈子血霉。

    最后你还想杀我灭口?没门,我的儿子个个都孝顺,他们绝对不会希望没见母亲最后一面母亲就死了,我还等着我们娘几个团聚呢。

    想我死?

    杨宁,你死了这份心吧。

    本来我打算死也不招,这回你等着,不给你闹个天翻地覆,我都不姓何。”

    杨宁还要再说什么,两个狱卒知道二人没谈拢,他们不用担心不说,还得了钱。

    心情很好,但是不能让二人再说了,带着何氏走。

    何氏却还不甘心,连连回头骂着杨宁。

    杨宁急的跺脚:“这个蠢妇,蠢妇,她要毁我啊。”

    *****

    大堂上,何氏对杀人之事供认不讳。

    还曝光了杨宁的诸多不是,当年为什么会杀了沈梅娘,因为杨宁说过,沈梅娘只要产下一儿半女,他会偷偷把家产分割,留个孩子一半。

    这就是宠妾灭妻的表现。

    男人宠妾灭妻,总是恨的人压根痒痒,一时间大堂外全都是骂杨宁的。

    杨厚照听了心放回到肚子里,看下李昭:“杨夫人比我们想象的还配合呢.”

    张永就在皇上身边护着皇上,低声道:“探子说了,杨宁见到何氏了,让何氏自裁保他名声,没谈拢,何氏急眼了。”

    那就难怪不仅承认杀人,还要痛斥杨宁的诸多不是。

    把兔子逼急了,开始咬人了。

    而杨宁要何氏自裁的办法,就是李昭说的她想到的办法。

    杨厚照得意的看向李昭:“这下子你没辙了吧?碰到杨夫人是有血性的人。”

    所以如果是她,早早就会弄死何氏,哪能等到关键时候才交谈呢。

    李昭抿嘴一笑:“是,我输了,所以我也说,成不成的,可不一定。”

    杨厚照点点头,继续看何氏过堂。

    这样时间已久的事件,何氏的很多证词都不知道真假,但是她占便宜就占在这上面。

    沈梅娘死了,杨宁不可能跟她对峙,所以她说的如泣如诉,就变成“有情可原”的女人。

    杨厚照听的都很气愤,如果他是陆宏,他都会判何氏无罪的。

    不过到底他不是陆宏,如何量刑,还是要老刑名说了算。

    判决完何氏,下一个就是杨婉滢。

    ****

    杨婉滢带着枷锁铁链,在大理寺的后堂候着,因为今日是审问何氏的日子,不知道为什么大理寺卿说要连带她一起也过堂。

    何氏去受审,不知道会怎么判,而接下来就是她。

    大约过了半个时辰,有衙役喊她名字:“过来吧。”

    杨婉滢看向押着自己的衙役,问道:“娘的案子完了吗?

    到我了吗?

    能不能不要给我带枷锁,外面会有很多人吧……我可是官家小姐,你们不能这么对我……”

    没人理她。

    直到走到通往大堂的隔断后,杨婉滢才停止吵闹,因为何氏与她擦肩而过。

    杨婉滢回头叫住何氏:“娘,他们放了你了吗?放了你了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