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三十四章 杨婉滢过堂
    ,精彩小说免费!

    何氏也回过头,冷不防的露出冷笑:“我谋杀妾侍,夺人子女,朝廷已经褫夺了我的封号,还要收监一年,所以明白了吗?

    我真的不是你娘,你就是小妾生的贱种。

    以前我能忍着你,是因为我还要敷衍杨宁,别人都喜欢儿子,我给他生了三个儿子他却起了贱皮子,开始喜欢女儿了。

    我必须要稳住他,稳住他给我儿子做牛做马,给我儿子积攒家业,而死了一个人就够了,你以为杀人很有意思吗?

    没人想杀人,反正我不想,所以我才留下你,还养着你。

    现在我还怕你们什么?

    杨宁完了,不能给我儿子带来一点好处,还要连累我们受累。

    至于你,从第一眼看到你的时候,我就觉得无比恶心,你就像是让我吃了苍蝇那么恶心,我想,早晚有一天我会摆脱你吧?

    就是今天。

    以后不要再叫我娘,记住,你是小妾生的孩子,小妾和辜负了我一片心意的男人生的孩子,我恨你们都来不及,不要再叫我娘。”

    “不要,不要……娘。”

    不管杨婉滢怎么叫,何氏都不理她,警告完,拖着疲惫的身体,目不斜视的跟着狱卒走了。

    押解杨婉滢的狱卒推了杨婉滢一下:“走吧。”

    杨婉滢被何氏方才的样子吓到了,满脸泪痕的看向狱卒:“她都杀了人收监一年?我呢?我没有杀我相公啊,我是被逼的,我相公也没死,我呢?

    是不是过堂就放了我了?”

    审判和判案都是大理寺卿的事,狱卒怎么会知道。

    不过那狱卒这两天被杨婉滢吵的十分心烦,而杨婉滢总说自己是官家小姐让他觉得自己低人一等,而生而为人,谁愿意比别人低一等。

    他不耐烦道:“为什么抓你们回来不知道吗?就是为了对付你爹,你娘本来要判三年,减刑了,那么你,接下来就得替你爹多背几个黑锅,还想让人放了你,不给你斩立决都不错了。”

    感情何氏减的是她的量刑?

    杨婉滢顿时傻了眼。

    *****

    高堂上,陆宏拍着惊堂木叫道:“带杀人嫌犯杨婉滢上堂。”

    四周围观的人又纷纷议论起来了,都在想这位千金小姐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李昭见过杨婉滢,目光一只看着侧面的入堂口。

    杨厚照受不了这种被冷落的气氛,他都不是焦点了,主动找李昭说话:“阿昭,这个杨婉滢你打算怎么处置她?”

    当时拖杨婉滢下水,李昭纯粹是想让杨宁黑上加黑,来个教子无方的罪名。

    顺便教训一下杨婉滢总找她麻烦。

    可是他们之间还没到你死我活的地步,反正杨婉滢没那个能量能掌控她的生死,所以本不应该到你死我活的地步呢。

    但是杨婉滢很好呀,比她想象中还要牛逼,一言不合就动刀子,简直神人一般。

    这种暴力倾向的人,还是不要让她出社会吧。

    李昭道:“我最希望的,就是可以让表哥摆脱杨婉滢,然后找门好亲事。”

    杨厚照嘟起嘴,他嘴边贴了一圈胡子,扮这么幼稚的动作,有着不符合年龄的好笑感觉。

    李昭暧昧的撞了撞他的肩膀:“我想我们照哥哥也是这么想的,您总不想您的臣子天天跟疯婆子一起过日子吧?”

    所以她是为了他的臣子考虑吗?

    那就是为了他。

    杨厚照倏然又笑了,抬着胳膊勾住李昭的肩膀:“人家也没生气,你解释什么,好像杨大爷很小气一样,杨大爷我是是非不分的人吗?”

    他不是吗?

    李昭加张永秦姑姑等人都把目光放在大堂上,脸变得严肃,谁也不要看这个又爱吃醋又死不承认的小皇帝。

    ****

    堂上杨婉滢被推上地中央,她看着身后的人头攒动,从来没被人这么注视过,还是在落魄的时候,羞的脸颊泛紫,就要淌血了。

    陆宏一拍惊堂木:“堂下所站何人?见到本官为何不跪。”

    她是官家小姐,为什么要下跪?

    可是四周因为那啪的一声倏然静下来,震慑人心的异响让杨婉滢抖了一下,腿不由自主就弯了。

    她跪下后痛哭流涕道:“大人,臣女没有杀人,我没有杀人,我真的没有杀人。”

    她这个样子,陆宏不打算跟她多说。。

    看着左边记录的师爷道:“传原告韩门王氏,证人金花,如燕,如歌。”

    这些人都是目睹事情经过。

    两个自己的丫鬟,一个老实巴交的下人。

    杨婉滢又不自觉恢复了底气,对着三人叫道:“我没有杀人,相公没死,我也没有想杀相公,你们给我说实话,说实话,我没有杀人……”

    她这样有点影响朝堂纪律,陆宏警告她要打板子,她才安静下来。

    然后让证人说话。

    三个证人都没有添油加醋,把经过说了一遍。

    证人说完,大家对这个案子的认知就具体了。

    杨婉滢也激动起来,问道:“大人,我没有杀害相公吧?我真的没有。”

    “肃静肃静,再吵真的打你。”

    杨婉滢闭上嘴,可是韩太太可不是省油的灯,不然她来干什么?

    怕陆宏对杨婉滢轻判,韩太太爆豆一样数落杨婉滢的不是。

    “你没有想杀害你丈夫?你是先谋杀婆婆,再去杀丈夫,还没来得及,我家澈儿孝顺,所以才为我挡刀,让你满足了。

    你这个蛇蝎心肠的妾生女,我家澈儿都被你毁了……你们杨家骗婚……”

    韩太太从杨婉滢张扬跋扈,到欺负婆婆相公,反正杨婉滢怎么没有家教她怎么说。

    “骗婚”的事又把杨宁也骂了一遍。

    再说韩澈的优秀和容忍,而韩澈是探花啊,探花的来历大家都知道,要挑选学问好的人中最美的少年。

    这样的泼妇和那样的君子一对比,众人有了印象,纷纷为韩澈不值。

    杨婉滢再一回嘴,她在婆家的形象就坐实了。

    而且人们先入为主的就认为杨家是骗婚,杨宁的名声又坏了一个台阶。

    而抓捕杨婉滢,就是为了坏杨宁名声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这一篇过去,再回到案子本身。

    其实这个案子很简单,就是一起普通的意外事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