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三十七章 落井下石
    ,精彩小说免费!

    杨宁被迫下车,看着眼前的大胡子,眉心轻拢在一起,这人虽然胡子一大把,但是年岁肯定不大,尤其是那双点漆一样的眼睛,灿若星辰,十分熟悉。

    他问道:“你是什么人?为何阻拦老夫轿子?你有什么事?”

    本朝官员出行都有仪仗,不同官阶仪仗配备不同。

    像杨宁可以做四人抬的轿子,可以有家丁保护,百姓看到这样的仪仗,知道是官员,就必须回避不得阻拦。

    但是杨宁自己知道,他这次是低调出行,故而少了官家威严,只能严肃的追问。

    杨厚照哈哈大笑:“杨大人,你真的认不出来小爷了?”

    这声音优雅中带着调皮,姿态傲然,哪里是粗鲁大汉?

    杨宁惊的眼珠子瞪大:“您是皇……”

    “我是杨大爷。”

    杨厚照走到杨宁面前叉着腰,道:“特意出来看你家的案子的。

    怎么样,天天背后说小爷不学无术,感情你们家人不是不学无术,温柔贤惠和气这些好东西表面上拿给人看,背地里却杀人越货什么都干,真是无耻。

    小爷还能沾个磊落呢,那你天天教育爷这个教育爷那个,怎么自己家都没管好。”

    杨宁被骂的面红耳赤,可是事实当前,他也无言反驳。

    忍了一会,问道:“皇……杨大爷,您怎么在这?”

    他说完,杨厚照看见他眼睛里有精光闪过。

    杨厚照呵呵笑:“怎么了?以为小爷出宫了被你逮到了就是被你抓到把柄了?你来教训小爷啊,找你们那些人来给爷说教啊,去啊,爷都不跑,等你,关键问题你好意思吗?”

    所以他才不怕杨宁识破自己,甚至送上门让他识破。

    呀,小皇帝有时候真是很欠扁。

    杨宁被骂的连连告饶:“杨大爷,杨大爷,微……老夫不敢,不敢。”

    话锋一转,忙问道:“杨大爷,您是不是有什么事要吩咐老夫?老夫这就去做。”

    杨厚照哈哈笑:“屈服了?不致仕了?肯为朕办事了?

    可惜啊,晚了。

    如今你声名狼藉,小爷敢用你做什么啊?你又能做什么啊?

    所以你什么都做不了,但是小爷没有你,可以做很多事了,你回去告诉你们那伙人,税改爷是志在必行,你们谁再给爷出幺蛾子,你就是他们的榜样。”

    所以按照惯例,政治斗争这才是刚开始,皇上还有后手等他。

    杨宁惊骇异常,看看左右,没人,心想皇上即然半路拦截我,是不是要给我机会。

    他道:“皇上,能否让老臣将功补过?”

    “将功补过?你能怎么补?你现在连名声都没有了,对爷来说完全没有利用价值。”

    杨厚照说完,嫌弃的挥手:“死心吧,回去该交代就交代一下,朕不会放过你的。”

    “皇上,臣是先帝的试讲,您不看僧面看佛面啊。”

    “不看。”杨厚照翻着白眼:“这回谁的面子都不卖,爷要干大事呢,干大事的人,岂能天天卖人情。”

    就他还干大事了。

    算了,皇上这也不行,那也不行,就是不想放过他。

    杨宁想,那皇上拦着我干什么?难道只是为了落井下石。

    “皇上……”

    看着杨宁一脸懵懂和委屈的样子,杨厚照像是逮着耗子玩了半天的小猫,开心极了。

    叫着张永等人:“来来来过来,大家快来笑话杨大人,不然过几天就不是杨大人,是阶下囚了。”

    杨宁惊的眼珠子差点掉下来,还真是落井下石的啊?

    见怪不怪的张永等人:“……”

    因为比起皇上,这种落井下石还只是偶遇,他们皇后娘娘已经追到牢狱里去落井下石了,不然他们怎么会在这等人呢?

    ****

    杨婉滢不断的眨着眼睛看着眼前的人,后难以置信道:“你是……”

    李昭隔着栏杆转了个圈圈,然后蓦然一笑:“真的认不出来了吗?”

    大眼明亮,清澈中透着一股灵动,眉若翠羽,英气逼人,如今换了一身男装,更不改其利落飒爽的本质。

    第一样见到这个女子的时候她就知道她是一个让人过目不忘的人,那时候她就牢牢的把她记在心里,放在仇恨的那边。

    所以即使她穿着男装,她也能认出她。

    “你是李昭。”杨婉滢说完像是抓到了什么小尾巴,兴奋异常:“你是皇后啊,你出宫了,我要告诉所有人,皇后不安于室,私自出宫。”

    李昭做了个清的动作:“你去啊,去吧,只要你能出得去。”

    然后无情的栅栏隔间将她跟这个世界分开,她要三年才能出去?

    哪里用得上三年,她会死在牢里吧?

    杨婉滢像是疯了一样从栅栏种伸出手,拼命的抓李昭:“都是你,都是你害我的,你这个商户女,你以为自己当了皇后就了不起,你小人得志。”

    哈!

    李昭也不恼,不紧不慢道:“知道我为什么来见你吧?”

    杨婉滢蹙眉。

    李昭道:“你过堂的时候我就一直在外面,听你喊我名字,可是我这个人特别善良,你想见我,我定然要满足你,这就是皇后应该有的胸襟。”

    她如果有胸襟她会在牢狱里?

    杨婉滢向来沉不住气,气的骂道:“你也不怕撒谎遭雷劈,风大闪了你的舌头。”

    李昭挑着眉晃晃脑袋:“不怕呀。”

    杨婉滢十根成勾:“你给我过来,我打死你,我有今天,都是你害我的。”

    李昭向后站了站,伸手去拍杨婉滢的手,杨婉滢抬起来她就拍,抬起来她就拍……

    她是自由身,杨婉滢却怎么也抓不到她,那种单方面被欺负的感觉,让杨婉滢情绪失控,哭嚷着大喊:“我要打死你,我要打死你。”

    李昭玩够了才道:“杨婉滢,看懂了吗,我很不明白,你不恨自己不争气,不恨男人不喜欢你,不恨父母不用爱心养你,却恨我?

    你看,明明不是我害你,是你性格不好,太沉不住气,跟你闹着玩你就急眼了。”

    接二连三被人嫌弃性格不好,杨婉滢骂道:“来,你进来,你给我进来,我出去,然后我来跟你闹着玩,你看你急不急眼。

    你个害人精,分明是看我笑话拿我当猴子耍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