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三十八章 黑暗和光明
    李昭笑道:“你还没傻到家呀,是啊,我就是拿你当猴子耍,不过也只是如此了,要说我对你有多少恨意?抱歉,一点没有。”

    杨婉滢冷笑:“那你来干什么?没有恨意还来看我笑话?”

    李昭道:“不管你听不听,我还是希望你能好好改造,所以该告诉你的还是要告诉你。

    第一,你在我眼里屁都不是,我才不会处心积虑的害你。

    第二,我还想知道,你最看不起我,天天把我商户女挂在嘴边,现在你成了庶女,地位跟我也没什么不同,有没有后悔?

    后悔曾经待人太苛刻。

    曾经你以至高无上的地位轻视别人,应该说你们那伙人都那样,你也不以为这有什么不对。

    现在后悔了吗?

    你们把你们的出身看的那么重要,现在你沦落到下等人,上不去了,会希望曾经的你们对人和善一点,这样你还有可能爬回去,有没有后悔?”

    杨婉滢怔然的看着李昭,后捂住了脸。

    哪有那么容易,如果很容易就回到原来的地位,老韩婆子又怎么会嫌弃她?

    她又怎么会刺伤韩澈?

    最后落得入狱的下场。

    那个地位是至高无上的,在上面的人都是天生的尊贵,谁会愿意用平等的目光去看待下面的人?

    王侯将相就是天生有种。

    可是如今她掉下来了,多想被人卡一把,但是没想到,那些曾经跟她在一起的贱人却都用看待下贱人的目光看她了。

    不甘心,她也是父亲的亲生女儿,为什么妾室就要低人一等呢?

    看着杨婉滢拼命的摇着头,李昭淡淡一笑:“我想你也听不懂我在说什么。

    当你还放眼在我是你的情敌,我要跟你抢韩澈的时候,我的想法却是希望人人平等,你不要用居高临下的目光看我,等有一天你们跌落凡尘我也不会落井下石。

    人类不应该是这样的吗?

    你不怪别人,却什么事都怪我,是因为我是商户,觉得我不配有崇高的地位是吧?

    你能高高在上,不一定是因为你付出了多少,可能是压迫,可能是剥削别人来的,能上去要感恩,要想办法让更多的人上去,这样阶级有流动,社会才不会崩溃。

    怎么我就不可以?

    你们非要把进阶的道路封锁了,鄙视在下面的人,早晚人家要拿着刀枪对准你们,把你们一个个都射下来。

    真的以为你们成功了就是神了?就不准别人成功?你不下来谁下来啊?

    世道不公平,但是天道很公平。”

    王婉滢蹙眉。

    李昭道:“我这些话的所有宗旨就是富要长良心,真正的教养不是尊贵,是善良。

    好了,好好理解我的话,说不定你还能改造出来,反之,等着把牢底坐穿吧。”

    李昭转身要走,杨婉滢虽然不喜欢李昭,可是更不想就此就没人说话了。

    骂人也行啊。

    她喊道:“我要见韩澈,让韩澈来见我,他不能休了我。”

    李昭无奈叹口气,倏然回头:“看来我方才说的话你是一点也没听见去。

    其实你这样我很开心,本来我是很小气的人,可是还要装大度跟你讲道理,这下好,死不悔改。

    我就应该对你上房抽梯落井下石。

    想见韩澈?想出去?滚你大爷去吧,等着把牢底坐穿吧。”

    冷不丁怎么就挨骂了?

    杨婉滢:“”

    *****

    从牢狱里出来,外面灿烂的阳光烤的人身心暖洋洋,但是更像是久违的氧气,让从黑暗之处出来的人们贪婪的呼吸它。

    见惯了光明,就忘了黑暗的可怜可怕,觉得光明理所应当,鄙视黑暗。

    经历过黑暗,又是那么渴望光明。

    就像是富贵的人总以为穷人是活该懒惰不努力,穷还带着原罪。

    只有穷人才知道富贵真的是天生的,地才要经过几代人的赛跑,才能追上天生的富贵者。

    从杨婉滢这件事中,李昭联想到很多事。

    最让她揪心的是闯王进京。

    王朝到后期财政吃紧,国家很穷很穷。

    穷到崇祯皇帝因为裁员引发了农民起义。

    可是闯王打下北京城后,从一品二品三品一直往下,京城的官员为了保命给闯王军队的财富不知道有多少,绝对够给裁掉的驿站人员开工资了。

    也绝对够赈济西北的灾情了,他们富得流油啊。

    但是当时谁都没有拿出来。

    官员,都如杨婉滢一样,一旦坐上了那个位置,他们或者他们的后代,就忘了曾经身为底层人民的辛苦。

    吃苦挨饿是活该,穷人就是草芥,是蝼蚁,什么都可以是,但是就是不是人,因为不是人,就不值得同情和理会。

    甚至有人大言不惭穷**诈富长良心。

    更有许多的杨婉滢,要把阶级的门槛封的死死的,生来是穷人到下等人,就没资格变成他们那样的人。

    直到有一天,野蛮击败文明,贫穷极限就是瓜分富贵。

    这时候有些人傻眼了,才想起来,原来王侯将相宁有种乎?

    或许他们的祖先也不是什么努力就得来了富贵,原始的富贵充满血腥。

    所以大贤说,雪山的崩塌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

    李昭恨,现在真的十分痛恨杨婉滢,和朝堂上那些个杨婉滢,所以哪怕江山是杨厚照的,她也不留恋,不喜欢,想让它垮掉。

    不改革的王朝,本身就是人吃人的社会,大多数人的素质都很低。

    她闭着眼睛沐浴着阳光,可是内心的黑暗一点也没有减少。

    “阿昭。”

    正在这时,前面传来热情的呼唤,着呼唤像是襁褓,最能给她以安全感。

    不管是光明还是黑暗,日子是要一天一天的过的,她还得回归现实。

    李昭睁开眼,看着街道对面杨厚照在跟跟她挥手,她笑着走过去。

    等二人合汇到一起,杨厚照轻轻的拉住她的小手,那脸上的笑容,最后都到了耳朵后了。

    李昭被他感染,也忍不住高兴,问道:“万岁爷怎么这么开心啊?”

    杨厚照反问道:“你不开心?落井下石还不开心?

    朕好开心啊,赶走杨宁,还杀鸡儆猴,朕就可以开始税改了。”

    李昭蓦然笑了。

    杨厚照这时抓她的手紧大了,道:“阿昭,朕要让国家富强,国泰民安,你说好不好?”

    王朝有着这样那样的弊端,但是它还是经常被后世人留恋,可能它的每一任皇帝都有自己的特点吧,连亡国之君都是那样的勤勉,所以令人可惜。

    之所以可惜,是因为曾经看到过希望。

    李昭感觉自己的心一点点也光明起来,她要尽她的所能,来协助她的小狼狗,把国家建设好。

    “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