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三十九章 改革令人担心
    李家大门口,彪叔听到里面有女人的说话声,就在门的那边,他蹙眉停下来,片刻后,是吴氏和李成才出来了。

    二人看见他先是一愣,后吴氏立即叉腰道:“外姓人,我”

    彪叔捂着耳朵道:“不听不听,王八念经。”

    最后吴氏和李成才愤然离去了。

    等人走了,彪叔走进院子里:“成玉老弟,在呢呀?”

    李成玉听见声音忙从西厢中迎出来:“大哥,你怎么今儿过来了?”

    彪书来拿玉件是有规律的,还会带人帮忙,所以今天就很蹊跷。

    彪叔道:“我先问你个事,你娘和你大哥来又找你要钱啊?这都一年多了,难道还不死心。”

    李成玉笑道:“在我这里要不到钱,但是我娘想要封号,就总来问皇后什么时候省亲。”

    李昭平日里会派人跟家里人联系,朝廷逢年过节也会来送礼,但是再别的事,李昭就没关照过了。

    按照惯例,皇后的娘家人,是可以请封的,当然,准不准是另外一说,不过作为出嫁的女儿,多少要为家人出点力不是?

    彪叔知道李昭孝顺,他道:“阿昭即然没有提,肯定是有原因的,你也不要伤心。”

    李成玉拉着彪叔的手让他进屋,进了屋,李成玉才细谈。

    “大哥,是我不让阿昭给我请封,阿昭在宫里除了皇上疼爱,什么都没有,本来旁人就都排挤,我一个工匠人,要什么封号?

    身份不匹配,真要请封了阿昭难做人。

    皇上不同意你说闺女生气不?

    皇上如果同意大臣们会怎么诟病我女儿?

    别的事我能糊涂,这件事绝对不能糊涂,我没有封号娘就不可能有,所以她和大哥总来,但是我不会妥协的。”

    彪叔点点头。

    那边人什么样他们都清楚,所以宁可听王八念经也不要听吴氏说话。

    李成玉又问彪叔:“大哥你来是不是有事?”

    彪叔道:“大理寺审案子,生子去卖呆儿,说好像看到娘娘了,但是人多,他给挤散了,他回来我就来瞅瞅,原来没回来啊。”

    提起这个李成玉脸色微变,后低声道:“不回来就不回来吧,上两天被弹劾的事我听的心惊胆战,万一回来被人发现,又是事儿了。

    阿昭自小就有主意,比谁都有主意,别人弹劾她的那些事我闭着眼睛都觉得是真的,真是又担心,又不知道能做什么。”

    一入宫门深似海,他们这些小老百姓就使不上劲了。

    彪叔想了想,拍着李成玉的肩膀道:“别担心,不就税改的事吗?我相信只要是阿昭的鬼点子,就没有不成的事,咱们就等消息吧。”

    李成玉无奈的点头,也只能如此了。

    ***

    帝后二人出宫短暂的放放风,就赶紧回宫忙正事了。

    杨厚照要税改,之前先要处理杨宁,杨宁的名声已经被搞臭了,又让御史上折子,杨宁在做巡按御史的时候有贪过火耗。

    细查之下,这一年也收过进京人员的好处,贪污受贿的罪名就做实了。

    因为之前名声已坏,旁人都深怕被他连累,当然没有人求情。

    锦衣卫立即上门,将杨宁抓捕归案。

    归案后就是审讯,又因为有贪污受贿罪证在,可以没收全部家产并且监斩,没收家产在前,监斩说是秋后,那到底斩还是不斩就不一定了。

    不过杨宁的人生还是可以用到那两个字概括,完了。

    内阁里,杨廷和推开李阳东的门:“大人,您忙着呢。”

    李阳东正在书桌前书写着什么,没抬头,只是嗯了一声,杨廷和走过去一看,还是那个蓝皮小账本,刘瑾后面加上了杨宁一家人的名字。

    “”

    杨廷和在看李大人的气色,面色红润,写字的时候虽慢但是下笔遒劲有力。

    说明什么?坏笑都憋在心里了,掩饰的淡然处之,心情很好。

    杨廷和看一会笑道:“大人,您知道陆宏是怎么宣判杨宁的吗?”

    李阳东写完了,抬起头笑道:“没收财产收监啊。”

    杨廷和找了李阳东对面的椅子坐下,后道:“就说这没收财产,方才卑职去清点了下,小吏告诉我,别的都收了,只给留下十亩地,您说这是什么意思?”

    李阳东站直了身子想了想,然后看向杨廷和。

    杨廷和道:“可不是,税改说了,十亩以上收税,杨宁家良田百顷,全都给没收了分给佃户了,留下十亩地是为了告诉咱们,税改势在必行。”

    然后谁要是反对,觉得自己家里地多,那就把多余的先没收,然后剩下的再税改。

    想来经过这一敲山震虎的手段,就算有人反对,也不敢拿到明面上了吧?

    李阳东眉毛一挑,然后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咱们圣上,真是越来越圣明了。”

    杨廷和最关心的重点是税改,李阳东到底会不会帮皇上的忙。

    他问道:“大人,皇上圣明不假,但是这样贸贸然税改,大家都憋着坏不说,一旦落实,会出很多岔子的,咱们是辅臣,不能不防啊。”

    如果这是政治敌人提出来的建议,他们巴不得立即实行了,到时候天下大乱,看谁不好收场。

    可是是小皇帝自己的主意,当臣子的就得掂量着点,有了杨宁的前车之鉴,大家嘴上是不说了,但是在实行的时候懒政敷衍,再好的制度只能闹的鸡飞狗跳。

    他们也不是没颁布过好政策,但是执行的没好人啊。

    李阳东脸上还是那般悠闲的笑,手里掂着账本道:“你就没细听我的话,我说圣上越来越圣明了,为什么啊?”

    直指账本又道:“我相信皇上还有后招,等着吧,欲速则不达道理你我懂,皇上现在显然也懂了,这样一个敢于开拓进取勇于创新的皇帝,就算中间有困难,你我二人也会帮助他对不对?”

    所以李阳东是铁了心的要跟着皇上改革了。

    杨廷和没有特意表态,点头笑了笑:“那让我们拭目以待皇上怎么收服那些面上不说,但是心里都有自己小九九的人。”

    李阳东一挑眉:“好啊,我想你很快就能看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