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四十一章 太后后悔了
    翰林院里,桌子一角。

    李大观将椅子挪向韩澈:“你这么快就来了?不好好养伤?”

    韩澈道:“本来就没什么大碍。”

    李大观眼珠一转,后低声道:“听闻皇上要下政令给官员涨俸禄,真的吗?”

    他说着,脸上带着期待的笑,是希望得到肯定回答。

    是啊,俸禄太低,有时候养家糊口都难。

    不过这政令牵扯太大,韩澈觉得这么大胆的事,肯定是李昭干的。

    税改不也是李昭提议的?

    那如果是阿昭提议,肯定不是为了官员着想那么简单。

    韩澈问道:“交税和涨俸禄,您选哪一个?”

    李大观嘿嘿笑:“当然是涨俸禄,干活拿钱,理所应当,只需什么税改,我家土地贫瘠,本来也没多少地,我是宁可不要那些地的。”

    这就对了,阿昭就是要拉拢这种没有多少地,有敬业的人跟她一起税改。

    所以涨俸禄这种事。

    韩澈看着李大观一笑:“您拥护皇上做事,定然能心想事成。”

    李大观眼睛放光:“你是皇上表哥,我信你……”

    ***

    可能在衙门的个个角落,都在充斥这样的对话,涨俸禄,是不是真的?

    跟税改,是不是要一起实行?

    支持还是不支持?

    因为杨厚照只是下政令和内阁讨论,并没有立刻执行。

    但是因为涨俸禄的冲击,大家都知道要跟税改挂钩,有些人已经不想先前那么抵触税改了。

    不过策划这场“阴谋”的人听不见。

    李昭从大殿里出来,甩了甩被王太后砸中的胳膊,然后长吐一口气。

    秦姑姑在殿外候着呢,见她无精打采,走过去低声道:“太后又为难您了?找您什么事?”

    李昭道:“找我肯定是为了中秋宴请的事了,但是因为子嗣的事又跟我发脾气,正事都没说。”

    提起皇嗣,秦姑姑比帝后二人都着急啊。

    皇后娘娘没事是不会自己提孩子的,皇上感觉还没玩够,也没有逼着皇后说孩子的事。

    可是不提并不代表问题不存在。

    皇上还能不要孩子吗?

    秦姑姑道:“娘娘,奴婢有句话一直没敢问您,因为不中听,这都快两年了……如果您真的还不孕,皇上会不会……”

    会不会去找别的女人生孩子了?

    她知道杨厚照不育,可是别人不知道。

    再说这个朝代,也没有哪个男人愿意承认自己不能生孩子的。

    不能生也要想着法的找女人生,直到死了为止。

    李昭看着秦姑姑蓦然一笑,后道:“姑姑,你看这件事我提吗?”

    秦姑姑目光很是抱歉。

    李昭道:“没事,我不提不是我不敢面对,而是不去想,我们都喜欢说一句话,叫一切随缘。

    其实这句话翻译过来就是生活不要看以前,以前使人忧郁,也不要看未来,未来让人焦虑,活在当下。

    说起来很难做,但是我现在做到了,以后的事以后再说,我跟万岁爷现在很好,很开心,这就行了。”

    人可以这样活着的吗?

    秦姑姑不解道:“不是说未雨绸缪?”

    李昭食指指向天空:“不是还有人算不如天算呢吗?别的事可以未雨绸缪,我觉得过日子,活在当下最好。”

    *****

    看着皇后的身影远走,王太后目光从窗外回来,然后叫着王云:“听见皇后和那个宫女嘀咕什么了吗?”

    王云摇头道:“没听太清,好像是宫女劝皇后未雨绸缪。”

    王太后哼道:“什么未雨绸缪?怎么个未雨绸缪法?哀家看她就是不会生孩子,她要是真那么胸襟广阔心怀天下就应该给皇儿安排人侍寝,生了皇子国家才能稳定,这是最基本的要求。”

    这种事王云不好掺合,低下头。

    王太后又道:“真是后悔啊,早知道她还是这个德行,上次百官弹劾她哀家就不应该不出面。”

    毕竟当时过堂,她可以找几个内侍给李昭上点眼药的,就算最后还是扳不倒李昭,但是会让她有所收敛。

    但是被儿子那一抱,全都给抱没了。

    现在因为杨宁有前车之鉴,又没人敢说皇后干政的事,机不可失,她就这么错过了。

    后悔后悔。

    “王云,你说哀家还能不能再弥补一下?”

    王云想了想道:“娘娘,其实这件事也好解决,皇后的错处一抓一大把,只是,只是……”

    “只是什么?只是皇儿护着,所以不好抓?”

    王云其实不想太得罪皇后,但是他到底要看太后脸色吃饭。

    因为皇后的事,太后现在经常嫌弃他办事不力,他也很为难。

    沉吟一下轻声道:“娘娘,您是太后,皇后娘娘怎么样都得听您的,您还是长辈,实在是,实在是……您不是下不去那个狠心吗?”

    王太后微愣。

    看着她那审视的锐利眸子,王云一下子低下头。

    王太后看着前方的虚空却点了点头:“是啊,为了皇儿,哀家一忍再忍,其实哀家才是真正的后宫之主对吧?”

    所以要对付皇后,太后不是有很多办法?

    王太后手倏然放在小几上,然后就劲站起:“这次哀家绝对不要手软,一定要想办法让皇儿有后,皇后若是就是不识抬举,那就干脆废了她。”

    ****

    已经夜深人静了,杨厚照还在翻阅典籍。

    他难得这样认真,英气勃勃的少年气质都因为这份认真稳重了不少。

    星辰一样的眼睛时而担忧,时而欣喜,时而可惜,总之是感慨万千。

    为了税改和以后的路,小皇帝在研究前车之鉴,看历史资料呢。

    光是扔下涨俸禄三个字投石问路是远远不够的。

    李昭撑着手看他,一直看他,静静的看着,嘴角下意识的露出笑容。

    也不知道又过了多久,秦姑姑和钱宁一前一后走进来。

    秦姑姑道:“万岁爷,娘娘,用点参汤吧。”

    因为用脑袋太多,得补补身子。

    安静的气氛被打破,杨厚照下意识的拧眉,抬头一看李昭正用欣赏的目光看着他,他蓦然又笑了,道:“什么时辰了?”

    秦姑姑道:“都三更了,万岁爷这几日日日读书,都忘了时辰,那个成语是什么来着?”然后看下李昭。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