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四十二章 吵到老好到老
    李昭道:“废寝忘食。”

    秦姑姑点头:“就是这个,万岁爷太辛苦了。”

    提到辛苦,杨厚照接过话道:“可不是,秦朝的,唐朝的,宋朝的,商鞅的,王安石的,朝廷的,民间的,真是,朕就没见过像朕这么勤奋的皇帝。

    人人都说太祖皇帝勤勉,事必躬亲,朕觉得太祖皇帝是没见到朕这么刻苦,如果见到了,一定会觉得惭愧的。”

    呀,真是大言不惭,真的听不进去了。

    李昭本来还挺心疼杨厚照这样努力的,听了这话什么夸奖的语言都说不出来。

    招手叫着秦姑姑:“参汤也不要给万岁爷喝了,免得长肥肉,本宫不喜欢肥肉。”

    秦姑姑:“……”

    钱宁:“……”

    杨厚照:“……”

    后小皇帝反映过来,用不解的目光看着李昭:“你的意思是在嫌弃朕吗?”

    李昭道:“人家什么也没说啊?”

    昨晚还说他小腿是不是粗了,只听说过别人家的男人嫌弃女人身材不好,他这么英俊的小哥被女人嫌弃。

    杨厚照不依不饶道:“皇后,你一定是在嫌弃朕对不对?”

    “臣妾没有啊。”

    “怎么会没有?如果没有,朕这么刻苦的研究改革的策略,为什么你不夸奖朕,还不准朕和参汤?喂,朕到底哪里不好,你干什么嫌弃朕?”

    李昭一脸无奈,她就是真的不想他长胖而已,汤糖躺烫,听着都会长胖,怎么了?

    她一遍又一遍的解释,真的没有。

    可是小皇帝不信,最后都要翻脸了。

    李昭挽了挽袖子站起:“万岁爷,过来,臣妾要给你证明,真的没有。”

    可是这个架势,如何证明啊?

    小皇帝和内侍宫人们心头都升起了疑问。

    **

    闭着双眼,一只手抱着李昭,全身汗水淋漓,但是嘴角挂着**到极致后的疲惫微笑。

    这就是小皇帝此时的状态。

    一个字累。

    累到说话都不愿意张嘴:“阿昭,朕给你的钱还给朕把,朕也要买补药,你把朕给掏空了。”

    李昭也是累到想睡觉,嘟囔道:“这下子杨大爷还觉得我嫌弃你吗?”

    这个嘛。

    杨厚照倏然睁开眼,把脸朝向李昭那一边,给她缕着头发额头上的碎发道:“不嫌弃,从你如狼似虎的行动中,朕已经深刻的体会到,你十分爱朕,哪里还轮得到嫌弃,直接就要把朕掏空。”

    李昭噗嗤一笑,睁开眼睛大他的胸口:“谁如狼似虎,明明是你饥渴难耐。”

    杨厚照听了哈哈笑,然后二人又打闹起来。

    忙着让人忘屋子里抬水的秦姑姑:他们分明是半斤八两好吧,嫌弃与否都要去床上证明,哪有一个是省油的灯?

    ***

    洗漱完毕,李昭要睡觉了。

    熄了灯,杨厚照却在床上烙饼。

    李昭翻个身抱住他:“您睡不着啊?”

    杨厚照叹口气道:“朕以前从来没有这样的感觉,脑袋里想的都是看过的那些东西,然后左边脑袋筋一蹦一蹦的,阿昭,朕到底是怎么了?”

    用脑过度,睡觉前大脑太兴奋。

    就是用功用的。

    但是李昭可不敢告诉杨厚照因为什么,这小子好不容易勤勉一点,不能让他找借口偷懒。

    哪怕是天才,也要有丰富的量。

    书籍是什么?是别人一辈子的人生经验的总结,所以必须看。

    而人真的要干点什么事业,不经历过这种精神程度的劳累是很难有成就的。

    他们还要改造国家呢。

    李昭随口问道:“那万岁爷都想了什么?有什么新想法吗?”

    杨厚照眼珠转了转,看着棚顶道:“还真有,阿昭,朕提议给官员涨俸禄,感觉还真有几个人支持朕了。

    可是朕看王安石的变法,比如青苗法的借贷制度,想法很好,碰上灾年,百姓如果没种子下地,可以用青苗向朝廷接待。

    然后秋收换上本金和少许利息,在京郊附近实施的也很好。

    但是到地方就不行了。

    有的官吏贪赃枉法,为了政绩逼着农户借贷。

    还有农户真的想借贷,但是又不识字,借贷要签字画押,他们要找文书,请先生来签这个契约,这是一笔钱,然后官员卡着不放贷,要收受贿赂才给贷,这一系列下来,都快成了高利贷了,可是这还不算晚,秋收的时候因为农户不识字,所以在契约上还能做手脚。

    最后成了官吏剥削老百姓的手段,闹的怨声载道。

    所以啊,再好的制度,没有好人去执行都不是好事。

    朕最担心的,别朕这边给他们长了俸禄,那边他们还敷衍朕,那可真是偷鸡不成蚀把米,亏大发了。”

    改革一个不成就是祸害。

    李昭之所以提出要给官员涨俸禄,就是为了避免祸害。

    王朝的官员工资实在太低了。

    如果只是养家糊口,或许勉强可以度日,但是官和吏是不一样的。

    官是朝廷养的,吏是官员自己开支养的下属。

    官员办事总不能一个人吧?

    像大理寺卿手下的师爷,衙役……这些人都是吏。

    朝廷就那点俸禄,能养得起这些人?

    养不起人,官员就没办法办事。

    所以有人说长江水清黄河水浊,但是一样养人。

    清官浊臣之要好用就不用管他贪污与否。

    纯粹是上位者在放狗屁。

    清水浊水来养人,靠的是水,不是泥沙。

    如果人人清廉,想着工作是义务,是活着就要付出的义务,是劳动的义务,就不会有这样的话了。

    工资那么低,还想让人家好用,逼着人家去贪污,所以可不是长江水清黄河水浊都养人?

    高薪养廉,真想国家机构能有效的运转,给官员足够的生活保障是应该的。

    毕竟寒窗十年,就是为了封妻荫子的嘛。

    不过杨厚照的顾虑也不是多余的。

    如果监督不到位,非常有可能就是有些人钱也拿了,还不干人事。

    李昭笑道:“万岁爷能想到这么多,真厉害。”

    杨厚照斜睨了李昭一眼,嫌弃尽显:“你早就有这些顾虑吧?那些文件你是不是都翻阅过?然后故意让朕看,让朕说出来,你像个老师,朕像个学生?”

    说到最后,他耷拉下的嘴角都是委屈的弧度,是对她的先知不满意。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