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四十五章 小皇帝也有预谋
    不给父亲请封,李昭根本不是怕什么麻烦,也不怕别人诟病,反正她也没什么好名声,不是妖后吗?

    她只是不喜欢特权。

    她和杨厚照现在做的事就是要消灭一些特权阶级,难道自己要给家人搞特权?

    她抬头道:“记下这个御史的名字,让张公公给他穿两次小鞋,明天就穿,让他长记性,拍马屁千万不要拍到马蹄子上。”

    秦姑姑诧异道:“您说的是要皇上封荫国丈的那位大人?”

    啊,人家给你父亲请封,你不谢谢就算了,还要给人家小鞋穿。

    李昭道:“是啊,就是他,只有给他小鞋穿,大家才知道本宫有什么忌讳,今后谁再敢在万岁爷面前说请封之事,就是本宫的敌人。”

    ****

    杨厚照是去司礼监看李阳东写的临时法案二十五条了。

    要税改,要涨俸禄。

    这些事条条件件都在跟老制度作对,也就是在改变。

    而改变,是最让人心慌的事。

    太祖刚得天下的改变容易被人民接受,任何制度都好接受,因为开国之初,使用暴力被人理解和习惯。

    可是如今制度已经稳定的运作百年,突然间要改变,官员不适应,还不能用暴力解决,不然会激起民变。

    中间的变革是最痛苦的了。

    李昭说的没错,一两个人根本完不成,而且只能是宦海浮沉的老油条才有执行经验。

    李阳东写的这些法案,包括先在华北地区试行,两年后推广全国;

    还有失地租户和东家如何协调收回土地——因为有些土地本来就是租户的,像是韩澈家那种,改名是为了漏税,现在都要改回来了,改回来之后那些人要交正常的税收,会比之前的多,他们肯定也会抵触,这个就要具体地区具体实施了,所以会涉及到很多事。

    但是李阳东都考虑到了。

    他还拟定了八人小组的巡按御史,会严抓税改中浑水摸鱼的人员。

    总之能得到内阁的支持,下面官员响应的就会多,朝廷再做个样子出来,改革就成功一半了。

    杨厚照逐条的看,然后逐条的思考,嘴角勾起安慰的笑容。

    这时候一个身材壮实的内侍走进来:“万岁爷,太后娘娘的那份名单奴婢弄到手了,跟皇后那份不一样的地方多了几个年轻刚生育过的妇人,最蹊跷的是有娘娘的祖母在。”

    这人不是别人,是掌管北镇抚司的谷大用。

    别看杨厚照一直在忙正事,他的阿昭在慈宁宫又被骂了他都知道。

    但是阿昭没告状,他也体恤母亲想抱孙子的心情没有去闹事,但是母后的粗暴已经说明她要找茬儿媳的心在蠢蠢欲动,所以他不得不派人盯着,这不古大用就订出事情来了嘛?

    杨厚照啧啧两声:“阿昭是最讨厌那个祖母的,母亲还非要请这个人进宫,估计是为了气阿昭吧?

    你说做婆婆的都要这么找茬难为儿媳妇吗?

    生不出来孩子,朕也有责任啊,可是母后却从来没责怪过朕,你说奇怪不奇怪?”

    谷大用笑道:“万岁爷,那能一样吗?生不出来孩子当然都是女人的责任,太后怎么会怪您?”

    “朕才不信。”杨厚照一哼:“反正母后就是针对阿昭的。”

    谷大用没张永直也没张永聪明,跟赵瑾比更是脑袋比不过。

    马永成那个家伙会哭,高凤就资历老,而他的优点就是勇猛听话了。

    他道:“万岁爷怎么说怎么是,那咱们接下来怎么做?”

    杨厚照心想如果母后只是为了气气阿昭,阿昭肯定不会吃亏。

    但是如果气阿昭,找那些新生育的妇人进宫,不就是要让阿昭惭愧吗?还叫吴氏干什么呢?

    如果不是气阿昭那么简单,还真不能轻举妄动,得看看母后的目的。

    ***

    今天杨厚照又额外卖力,李昭躺在他怀里道:“万岁爷您看书不累啊?”

    今天的卖力绝对不是因为爱,因为那种很急会让人感觉不舒服。

    杨厚照摸着李昭的头道:“你说朕这么卖力气,咱们怎么还没有孩子呢?是不是真的要搬家啊?”

    毕竟太医说过,皇后能生育,房子不好。

    这是杨厚照第一次为孩子的事情烦恼,之前顶多说生个小皇子,今天明显的已经当成正经事了。

    他说话的时候,原本桀骜不驯的目光也变得深沉思考,都是正经模样。

    再小的狼狗都会长大,他们迟早要面对没有孩子的事实。

    李昭沉吟下道:“万岁爷,你说要说我这辈子都不会生孩子……”

    她话还没说完,就被杨厚照捂住了嘴:“不许胡说,以后也不许说,阿昭心肠最好,就算是得罪过你的人,你都不会赶尽杀绝,上位者却从来不恃强凌弱,还有悲天悯人的胸怀,这么好的人,老天怎么会让你无子,朕就是想方设法,也会让你生出孩子的。”

    可是他上辈子一个孩子都没生出来啊。

    看着杨厚照那认真的关怀样子,李昭实在不忍心给他泼冷水。

    笑道:“不说这个,还有三天,还有三天就是母后的宴请了,到时候万岁爷会不会过去打招呼?”

    杨厚照眼中精光一闪而过,道:“我倒是想起来了,你们都是女人,朕才不去,朕不去你身为后宫之主,可不要畏手畏脚啊。

    只要涉及到你我尊严的事,记得放开手脚的干,你就是闹出多大的动静,爷都给你撑着。

    当然你什么都不用怕,你自己不想出手,也没有问题。”

    李昭蹙眉:“万岁爷,您说的是宴请吗?是打仗吧?您到底知道了什么?是不是还布局了什么?快点告诉人家。”

    杨厚照把食指放在嘴边:“说不得,总之有朕护着你,你就什么都不怕,记住你是皇后就行了。”

    让她放开膀子干。

    那也得有可以要对付的人才行。

    这小子针对的到底是谁呢?

    ****

    天高云淡金桂飘香。

    后花园花团锦簇的繁荣已经换成了各种由深到浅的红色。

    过了中秋就是九月,不堪秋雨摧残的花木,一部分先红了。

    易经上说,这是少阴的季节,天上太阳**,地面却不再蒸腾如笼,万物肃降,身体觉得凉爽舒适。

    所以这也是王太后最喜欢的季节。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