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四十九章 太后还有后手
    ,精彩小说免费!

    王太后还没到卷棚门口,身边探消息到宫娥就回来了,那微微摇着的头代表王云还没找到人。

    王太后暗暗烦躁,怎么还不来,李昭都来了,她要给李昭大吃一惊呢。

    李昭看到二人做小动作,问道:“母后,您有事啊?莫不是等什么人?”

    嗯?

    她怎么知道她等人?

    王太后停下脚步看向李昭:“你方才到底干什么去了?”

    李昭笑道:“没干什么,真的是小事,不知道我娘家祖母怎么就进宫了,您说这宫里是她一个没有身份的人能进来的吗?

    我让她走她还非不走,说是母后您请她进来了。

    儿臣就不信了,怎么劝都不行啊,给了好多次机会。

    最好没办法,儿臣不能让她这种货色给母后抹黑,所以把她腿打折了,送走了。”

    王太后长大了嘴,惊的眼珠子都要掉下来。

    一直说不出来话,反映了好久才摸着大腿问道:“腿打折了?打折了。”

    李昭乖巧的点头:“就一下,用擀面杖,我的手法很准。”

    哎呦老天啊,老天爷,这还是小事?!

    皇后把自己的祖母打断了腿,她这辈子想都想不到的事情。

    王太后呜着胸口险些晕倒:“你怎么敢,怎么敢?打断了她的腿,她还怎么走路?”

    “那还走啥了,她说要让儿臣吃不了兜着走,儿臣就是想告诉她,除了兜着走,还可以选择爬着走。”

    王太后气的直捏脖子,哎呦老天,要晕死了,要喘不过气来了。

    她后看下李昭道:“你确实要兜着走了,吴氏就是哀家请来的,你打了哀家的客人不说,那人可是你祖母。

    李昭,你身为一国之后,行不孝之事,你等着吧,等着明日早朝被人弹劾,也等着哀家废了你。”

    说完她怒气冲冲要先行。

    李昭叫住她:“母后,真的要那么做吗?”

    这句话她也问过吴氏,然后吴氏就是叫板,最后腿折了。

    秦姑姑就在一旁听着婆媳对话,吓的冷汗都出来了,娘娘不是还要揍太后吧?

    王太后听李昭声音冰冷带着警告,回头道:“是,哀家就是要那么做,到底谁给你的勇气让你跟哀家叫板?哀家这么做有什么不对。”

    李昭低头看着鞋面,蓦然一笑,然后用桀骜的姿态抬起头,道:“万岁爷给的勇气啊,反正不是梁静茹。

    万岁爷说,让儿臣放开手脚的干,什么都不用怕,天塌下来他顶着。“

    王太后可没心思知道好端端的为什么突然提了一个梁静茹的人。

    她哼道:“那你就等着吧,殴打祖母,看皇儿这次还怎么护着你?”

    李昭佯装很害怕的样子,见太后没有上当,她蓦然又笑了:“母后,这种事哪里轮到万岁爷操心呢,儿臣自己就能摆平。

    您说儿臣殴打祖母,有证据吗?”

    听着怎么这么耳熟。

    王太后微愣。

    李昭伸出手道:“物证,嗯?人证,母后有吗?凭什么就说是儿臣打的呢,她自己年岁大了摔倒了不行啊。”

    王太后咬着牙道:“是你自己说的。”

    李昭道:“儿臣还说儿臣把母后打了呢,可是有证据吗?啊,反正没有人证物证,我是不会承认的。”

    王太后想起来了,李昭打她祖母,都是在没人的地方,而她总会跟吴氏说这句。

    “有证据吗?人证物证呢?要是没有,我是不会承认的。”

    然后她还把这句话运用道朝堂上,让杨宁这种老资历都栽了大跟头。

    这样一想,眼前笑眯眯的少女着实可恨。

    王太后气上脸颊,怒到涨紫:“你就是个无赖。”

    李昭还是乖巧的点着头。

    而她靓丽的大眼睛,在这时候灵动不失天真,若是不了解的人,还以为她在答应别人的话。

    表里不一,真是无赖到家了。

    “啊!”王太后忍不住大喊一声。

    李昭立即道:“母后,还有客人呢?”

    王太后回头一看,身边跟着的宫人都低下头去,至于里面的客人,不知道听到了没有。

    她气的手上青筋尽显,后愤怒的话从牙齿缝隙中挤出来:“皇后,别高兴太早,哀家这次不会再仁慈了。”

    说完带着宫人转身就走。

    秦姑姑急忙来到李昭身边,焦急道;“娘娘怎么办?太后又生气了,您总逗怒了她干什么啊?”

    倏然安静下来的气氛中,从湖面漂了一股清香的荷叶香气,这个季节还有残荷啊。

    所以有些生命,是旁人不可以控制的。

    李昭指着卷棚给秦姑姑看:“所以太后还有后手。”

    秦姑姑微愣,后眼睛眨了眨,哦!

    ***

    王太后先进到卷棚里,中间的过道红毯铺地,位于面北朝南的地方有两个鎏金华丽的椅子,两个椅子并排,其他人在椅子左右依次排向门口。

    不用说,这是她和李昭的座位。

    走在红毯上,还没到座位,诸位夫人见太后来了,已经站起来准备行礼。

    王太后趁着混乱的时候给左上第二给位置的妹妹使了个颜色。

    小王氏立即心领神会。

    太后如今对皇后的态度是要废,下了决定了,所以这次要先在舆论上让众人都知道皇后不孝。

    不管这个人有多好,只要沾一个不孝字,就会被大众唾弃,因为朝廷以孝治国。

    就算有人同情,一个孝子重过天,也没人敢说话的。

    所以用不孝废李昭最好,再加上她无子,皇帝都会素手无策。

    他们的计划就是不断的提吴氏,皇后成亲两年,从来没召见过祖母,她可是没有母亲的人,祖母是唯一的女性长辈还不见,不孝没跑了。

    而从什么时候开始说呢?咳嗽为号。

    见妹妹点了头,王太后安心的坐到宝座上。

    接着皇后进来了,大家又等皇后坐下来开始行礼。

    礼仪过后,全部就坐。

    王太后放眼一看,她的左手边和李昭的右手边最尊贵的客人席位是空着的。

    右边是她给吴氏准备的位置,腿都折了,肯定不能来了。

    想起这事她就生气,微微扬起下巴端酒杯:“诸……”

    她话还没有说出去,李昭低声问道:“母后,又要给儿臣挖坑吧?儿臣奉劝您三思而后行。”

    王太后放下酒杯看着李昭:“你还有什么后手啊?威胁哀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