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五十四章 杨厚照偷偷喝药
    ,精彩小说免费!

    天有些微凉,杨厚照打了个哆嗦,但是站在窗前叫着钱宁:“把窗子打开啊。”

    “是”

    其实这是皇上这几天来一直要命令的事,每天坚持小半个时辰,钱宁也不敢忤逆,把窗户打开。

    这边屋子里通了风,那边内侍就端着托盘过来,托盘上有个精致的白瓷碗,里面褐色汁液在冒着热气,药香四溢。

    杨厚照捏着鼻子将药物一饮而尽,放下碗后有些呃逆,可是他强忍着没吐出来,等腹内感觉稍好了些,站在窗口大口大口的呼气。

    呼吸完,又吃了一颗飘香的蜜饯,最后对着钱宁吹气:“还有药味吗?”

    钱宁:“……”

    他道:“万岁爷腹内馨香,所以只能有香味,怎么会有药味,没有。”

    杨厚照神色肃然道:“这时候少拍马屁,要是让皇后或者别人知道了,朕就摘了你的鼻子。”

    钱宁吓得一抖,忙道:“没有,奴婢没有闻到。”

    杨厚照这才少许放心,看着窗外喃喃道:“一会再回清宁宫。”

    ****

    清宁宫里,李昭坐在书案前等着秦姑姑回话。

    小皇帝什么习惯李昭肯定很清楚,虽然他近日开始务正业了,可是也不至于吃饭还要迟到,是连着五天一直迟到,还有房事上的一些细节,这个人有事情瞒着他。

    而听内侍们说话的时候猜测到,傍晚这段时间皇上不是见大臣,可是在乾清宫,那他一个人在干什么呢?

    秦姑姑已经打听清楚了,回来的时候脸上带着焦急之色:“万岁爷在喝药,不知道是什么药,这个奴婢就真的打听不到了。”

    秦姑姑那么多眼线都打听不到,说明这药来的很隐蔽,李昭蹙眉,没觉得杨厚照生病啊,喝什么药?

    ***

    杨厚照又翻来覆去的烙饼。

    这次李昭确定不是为了朝堂上的事,因为他们已经三天没同房了,不是她小日子,是杨厚照在忍耐,想到他还喝药……

    李昭拉开帷幕问道:“万岁爷是不是不喜欢臣妾了?”

    她那水灵灵的眼睛中带着幽怨,灯光下有种有种美玉荧光的朦胧婉约之感,这是李昭很少露出的娇态。

    杨厚照急的坐起:“你做噩梦了?怎么好端端的说朕不喜欢你?为什么不喜欢你?”

    李昭掀开他们共同的被子,指着他的“帐篷”:“那万岁爷是给谁守着呢?“

    杨厚照:“……”

    他宠溺一笑道:“你怎么这么坏?是不是要勾引朕?”

    李昭道:“那万岁爷现在都需要人家勾引才肯上钩吗?”

    杨厚照拉着李昭的手,变得十分有耐心,道:“朕知道你如狼似虎,可是太医说了,咱们不能仗着年轻就不管不顾,房事不可太频繁,这样才更容易生孩子。”

    擦,到底谁如狼似虎?

    李昭听出自己想要的讯息,问道:“太医说的?哪个太医,万岁爷什么时候召见过太医?”

    杨厚照话一出口就下意识的把手放在嘴边,他说漏嘴了。

    摇着头道:“没有啊,朕就是找了薛立斋要了本医书,自己看的。”

    所以药应该是薛立斋给他开的,就是补药,是为了生孩子吧?

    如果薛立斋的药有用,杨厚照上辈子还用无后吗?

    薛立斋后来也不至于跑到南京去不在北京。

    再说克制这件事,现代医学说,频繁的房事,可能会影响精子影响受孕。

    可是也是可能。

    这些事她不是不懂,但是身体机能这种事,真的是因人而异。

    有人保养一辈子,学习中医那一套,也没见厉害的逆天。

    有人天赋异禀,夜夜笙歌到几十岁还能生孩子。

    易经上老祖宗留下了的智慧是顺其自然,所以她从来没有让杨厚照克制过,也没觉得薛立斋能够给杨厚照改变命运。

    顺着身体想要的感觉走。

    李昭抓住杨厚照的手放在自己胸口:“软不软想不想?”

    杨厚照舔着嘴唇:“想吃。”

    李昭将头凑在他胸口上舔了一下,后抬头看着杨厚照妩媚的笑:“像这样,还是像这样?”

    说完又低下头去轻轻咬了一口。

    本来杨厚照就忍耐的难受,此时只觉得她的女人眼波流转,就像是一个吃了会上瘾的桃子,如果这时候还不满足女人还不吃,他简直就是禽兽不如。

    杨厚照把李昭推到在床上,然后道:“承不承认你如狼似虎?”

    李昭摇头:“不承认。”但是双手已经欺上他的下身,让他连犹豫的余地都没有。

    杨厚照再也没有什么禁忌,俯身身子道:“口是心非的小东西,朕要亲自动刑,你会受到非常严厉的惩罚。”

    那就来呀,于是龙床上又开始上演停了好几天的生命大和谐了。

    ***

    早上李昭又问杨厚照,杨厚照就把吃药的事情都告诉李昭了。

    遇到事情自身找原因,不逼着妻子吃药看病,这个小皇帝做的傻事让人心疼。

    可是在不明病情的情况下,是药三分毒。

    李昭让人去问薛立斋,为什么要吃这些药,是什么药。

    薛立斋也不确定杨厚照有没有病,而他温补著称,所以就给万岁爷补肾了。

    李昭就知道是这样,所谓术业有专攻,薛立斋在外伤和温补方面是比较擅长,但是为什么温补那么厉害呢?

    因为百姓都穷啊,营养不良,这个时候补可以强身健体,杨厚照又不缺吃喝,补什么补?

    薛立斋治不孕不育,李昭还是觉得算了吧。

    她找个借口让杨厚照乖乖把药停了。

    可是停了药,谁也不提孩子的事,但是孩子俨然已经成了大家的心结,每日做事讲话之中都会有所影响,闹的接下来的日子里,杨厚照看谁都是在强颜欢笑。

    别人还好,他也不重视,可是一想到他的女人也要强颜欢笑,就不开心。

    赵瑾死了,没关系,还有钱宁前赴后继,钱宁见皇上有心事,一问之下是皇上想让皇后娘娘开心,钱宁得到了赵瑾的真传,脑中灵机一动,道:“万岁爷,上次出宫,娘娘想回家就没来得及,不如安排娘娘省亲吧。”

    家是好地方啊,这个好。

    杨厚照眼睛一转,吴氏的腿还废着,虽然吴氏不敢告,官府也不敢究,但是对李昭的名声还是有影响的,这时候不好太高调。

    他捏着下巴道:“还是微服私访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