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五十六章 只皇上没有鸡腿吃
    ,精彩小说免费!

    父亲的表情着急又愤怒,好像她已经去母留子抱养了别人的孩子。

    李昭笑道:“爹啊,我是那种伤天害理的人吗?”

    李成玉微愣。

    女儿明亮的眸子就那么坦然的看着他,她是个利落但是心地善良的孩子,随根儿。

    继而李成玉心有点疼,因为心地善良,女儿会在关键时刻选择伤害自己,也不会去伤害别人的。

    所以女儿如果变坏了不正直他难过,女儿如果正直他还是难过,为什么会有这种进退维艰的选择?

    还不是因为嫁给了那个小皇帝,早就说进宫也没什么好事。

    ****

    早灶膛前,杨厚照打了两个喷嚏,然后道:“一想二骂三叨咕,是谁在骂朕呢?”

    张永不是在看锅吗?就在厨房。

    他抬起头道:“万岁爷,是不是娘娘在骂您?”

    杨厚照回头一脸讥笑:“开什么玩笑?阿昭那么爱朕怎么会骂朕?你想任何人都不能是阿昭。”

    张永道:“那就是国丈大人,不是跟娘娘说悄悄话呢吗?”

    杨厚照又是一脸讥讽道笑:“那是朕的岳父,疼朕还来不及,怎么会骂朕,朕看啊,说不定是老宫女呢。”

    张永:“……”

    怎么什么坏事都往人家身上赖呢?

    他道:“万岁爷,这种无中生有的事,奴婢觉得您不应该这么猜忌老宫女。”

    杨厚照蹙眉,后鄙夷一笑:“那朕就是猜忌她,你能怎么着?”

    张永:“……”

    “万岁爷,您要是这么问,奴婢一点着都没有。”

    杨厚照哈哈大笑:“那不纠结了,阿昭不会骂朕,岳父也不会,可不就是老宫女。”

    张永:“……”

    他打算再争取两句,这时候听见锅里响声不一样了。

    杨厚照忙问道:“是什么声音?”

    张永感觉起锅,然后笑道:“刚刚好,再晚一会,就糊了。”

    张永把火灭了,把两只鸡都起出来,杨厚照从来没亲眼看到过菜是这么出锅的,只觉得肉香扑鼻,比在宫里闻到的都好闻,舔着嘴唇道:“朕想吃鸡腿了。”

    张永馋的哈喇子都流出来,羡慕的道:“四只鸡腿呢,可见国丈大人是事先算过的,万岁爷,您有口福了。”

    那是,四个鸡腿还不得给他两个啊?他可是岳父的好姑爷。

    ****

    吃饭的时候李昭和杨厚照一张炕几。

    李昭自己吃饭,张永给杨厚照布菜,杨厚照想的鸡腿一直没出现,他给张永使眼色。

    可是张永也很为难,宫里吃饭有规矩,不能翻动,所以他找的比较辛苦,还没看见鸡腿。

    李昭这时候突然哇的一声,然后看向旁边的李成玉:“爹,我就知道你会这样。”

    李成玉呵呵笑:“吃吧。”

    原来上菜之前的分菜和盛饭是李成玉和秦姑姑干的活,所以李昭像没成亲之前一样,在碗里发现一只鸡腿,她夹出来吃的津津有味,杨厚照和张永互视一眼。

    随后杨厚照给张永一个眼神,不是还有三个?不要气馁。

    张永示意旁边那一桌。

    那一桌有三个人,李成玉父子加一个小客人,据说是李明瑞的好朋友,看那一点都不拘束的样子,就知道是在李家蹭饭蹭习惯的。

    李成玉将他们菜碗里的两个鸡腿分给小客人一个,又给了自己儿子一个,然后只说了两个字:“吃吧。”

    就再没话了。

    所以这么快鸡腿就剩一个了。

    杨厚照蹙眉看下张永,张永安慰似的给小皇帝一个鼓励的眼神,不是还有一个吗?

    ****

    用过午餐,旁人都当甩手掌柜去逍遥了,秦姑姑和唐姿在厨房洗碗。

    李成玉这时候进来,在餐柜里拿出一个油纸包给秦姑姑:“娘娘爱吃鸡腿,还剩一个,给娘娘拿回去。”

    秦姑姑道:“宫里不让带东西进去。”

    李成玉笑道:“没事,回去的路上就没了,不可能留到宫里。”

    知女莫若父啊,他们娘娘吃喝上确实从来不亏待自己。

    秦姑姑拎着纸包往院外停着的马车方向走,她脚步利落又不失欢快,非常有目标的看着前方,因此没有看着,在她身后,有一双十分幽怨的眼睛在盯着她。

    杨厚照为了找那个鸡腿,跟到了厨房,所以李成玉和秦姑姑说的话他都听见了,眼看着鸡腿被拿走了,他气鼓鼓坐到屋檐下。

    天上太阳耀眼无比,可是地上却没什么热度,就像是他现在在这个家的地位,看似尊贵无比,其实鸡腿都不给他吃,还不如一个外人。

    鸡腿的下落,张永也知道缘由了,一看皇上闷闷不乐,就知道是怎么回事。

    他走过去劝道:“万岁爷,咱们宫里要多少鸡腿没有啊?不要跟小门小户的人一般见识,不就是一只鸡腿吗?回去奴才让人给你做一百只。”

    杨厚照呸道:“朕是差一口吃的吗?你看看,你看看岳父出的事多让人眼热?

    什么叫剩了一个,有朕的餐桌鸡腿能剩下来吗?怎么可能是剩下的,分明是他们藏起来了。”

    那倒是,张永心想:那鸡腿真香啊,就是怕僭越,不然我早偷吃了。

    杨厚照还在唠叨不停的抱怨:“五个人吃饭的,两个人没有鸡腿,其中一个还是朕,朕难道就不是小辈分了?”

    小皇帝明亮的眼睛满是幽怨,嘴角耷拉着,怨气虽有但更多的是失落。

    可是如果是别人还能去闹一闹,皇后的爹,这怎么办?

    张永道:“万岁爷,想开点,娘娘和小国舅不是人家亲生的吗?”

    “那那个小不点的女孩子呢?”

    张永:“……”

    “看样子是看中的儿媳妇吧?”

    杨厚照攥紧了拳头:“看中的儿媳,那不是还没过门呢吗?朕可是亲姑爷。”

    姑爷是狗,吃完就走了,儿媳妇能一样吗?娶回来相夫教子,那是自己人。

    可是张永也劝不好了,最后道:“万岁爷,您说的对,国丈这事出的有点过分。”

    是吧,十个人有九个都会觉得过分。

    杨厚照看着张永道:“就是不如丈母娘,丈母娘要是活着,怎么会让她的姑爷子没鸡腿吃?”

    张永点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