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六十一章 传单
    ,精彩小说免费!

    说话的只有两个人。

    他们站在地中央谁都没有坐着。

    其中一个年岁五十多,穿着沉香色贴里,粉底皂靴,头上新缎帽,光看穿着看不出身份,但是脸上挂着恭维的笑,又笑的自然,一看就是时常恭维人的,他是王府自留院的一个管家。

    另外的男子三十岁左右,瓜子脸细长的眼,穿着宝石蓝的行义,头戴忠静冠,神色威严,说话的时候喜欢抬着下巴,一看就是惯于发号施令的。

    而且他带着浓重的南方口音。

    他伸出手问道:“皇后娘娘的画像拿到手了吗?”

    那管家回身在架子上取下来一个卷轴,交给男子手上时道:“为什么要娘娘画像啊?能拿到这个,真是不容易,皇后根本没让人画过相,是钱宁找了会绝活的内侍,偷偷记下样貌画的,费了好大劲。”

    那男子道:“这个钱宁还真办事,画的像吗?”

    管家道:“小的也没见过啊,但是钱宁拿了主子那么多银子,大事他不敢做,这么一点小事,应该无伤大雅吧?”

    其实他是在拐弯抹角的问,为什么要皇后的画像。

    那男子把卷轴收在身后并不看,回答道:“王爷要看,谁知道到底为什么看?

    可能是好奇吧,从税改,到提议建立海军,王爷说这些事就算满朝文武想破脑袋也想不出来,只有见过更大世面的人才能有这些主意,主意都说皇后出的,那皇后就是见过世面的人,这样见过世面的女人,王爷怎么能不好奇?”

    管家喃喃道:“那是,一个女人怎么会有这么多名堂,满朝文武也没有啊。”

    随后他突然问道:“你说这些事,咱们王爷那么有见识,会不会想到?”

    男子想了想,后点头:“也许吧。”

    显然二人是极其熟悉的,可以交心的说一些猜测上的事。

    等这些闲话说完,那男子话锋一转,突然道:“别看王爷要了画像你就觉得王爷有别的想法了,王爷交代下来的事情还说要做的.”

    皇后干政,还净提出一些让人匪夷所思的政策,王爷知道了,不知道为什么,就下令非要除掉皇后。

    管家有些为难道:“有皇上护着,文官弹劾那皇后的地位都还如泰山一样稳固,怎么除掉?”

    男人沉吟下道:“先废后吧,如果能让皇后失宠就最好了,总之除掉皇后不是目的,王爷的目的是让帝后失和,不让皇后再帮着皇上,万不得已,能除掉就除掉。”

    也就是不一定非要皇后性命。

    可是让帝后失和好想比要皇后的命还难。

    管家道:“钱宁肯定是不会帮忙的,有赵瑾的前车之鉴呢,所以现在谁还敢得罪皇后?小的还是想不出来办法。”

    男人威严的脸上这时候得意一笑,然后道:“到底是王爷,王爷已经有招数了,你就配和着就行,首要任务,先找个可以刻印的商家。”

    “可以刻印的商家?这个跟除掉皇后有什么关系啊?”管家脸上露出非常不解的神色。

    *****

    韩太太领着金花上街去了,此时还没到她以往会回来的时候,但是她已经匆匆忙忙回来了。

    她手里拿着一张薄薄的毛边纸,上面还印有些字,但是看不清,她拿着去东边屋子找韩澈。

    韩澈正好在家,在房里写着什么,听见门响抬起头来:“娘,你这么着急干什么?”

    韩太太将毛边纸递给韩澈:“街上人都说跟皇后有关,写的什么?”

    跟阿昭有关的?

    韩澈满脸好奇的结过来,看完后脸色一变,厉声道:“这到底是谁在造谣?”

    李家老宅里,李成才和何氏难得的没有吵架,一起来到吴氏炕席边,李成才还给吴氏念着什么,是他手上的毛边纸。

    听完那些话,吴氏激动的咬牙切齿:“真是老天开眼啊,是谁在替我打抱不平,说这些实话?这次那个小辣椒要倒下了吧?”

    李成才和何氏相视一眼然后点点头,这如果还不倒,真是天理不容了。

    街上不知道什么人在广发一种毛边纸,上面写着皇后和其父亲种种不孝的行为,干政,无子……不配做皇后。

    有理有据,毕竟吴氏现在还躺上躺着呢,所以打折腿的事都写了。

    而朝廷以孝治国,这样的传闻,对皇后影响还是很大的。

    而内阁这时候拿不出个章程来处理此事,对内阁的影响也会很大。

    杨廷和在属下那里看到了这种毛边纸,然后拿着来找李阳东。

    李阳东在低头写章程,杨廷和将毛边纸往他眼前一塞:“大人,这个您看过了吗?”

    李阳东面带好奇的拿起毛边纸一扫,然后眉心拢在一起:“这是谁干的?不是针对皇后娘娘呢嘛?”

    杨廷和点头:“就是针对皇后娘娘,这次您的那个账本,要记皇后娘娘自己了吧?”

    毕竟这次对手是谁还不知道呢。

    李阳东不赞同的摇着头:“这人到底要干什么?这样不是会激怒皇上?”

    杨廷和想了想,后道:“可是就算激怒皇上又怎么样?皇后的名声已经坏了,这次怕是皇上也保不住皇后了吧?”

    李阳东严谨但是不失和蔼的脸,神色越来越难看。

    ****

    白天下了入冬以来的第一场雪,晚上刮起了西北风,天寒地冻。

    但是宫殿里早早烧起了地龙,温暖如春。

    杨厚照在书房中翻看折子,突然一封是关于李昭的。

    他如今感觉自己成熟稳重很多,但是看到那上面的言语,还说忍不住要跳脚。

    记下书写人的名字,然后叫着张永:“过来。”

    张永一来,杨厚照把奏折丢给他:“把这个流放,朕再也不要见到他。”

    张永慢慢打开折子,蹙着眉头。

    杨厚照看他没动,怒目而视道:“干什么,朕的话你没听见?”

    张永想了想,还说决定把外面诋毁皇后不孝和不孕的毛边纸内容说给皇上听,因为事态已经愈演愈烈了,之前还只是宫外传,可是会有出宫的内侍,人还不少,渐渐的就把消息带进宫了,他感觉现在只有帝后和太后不知道了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