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六十五章 只有生离死别没有第三者
    ,精彩无弹窗免费!

    李昭直接坐在王太后旁边,然后隔着裙子翘起了二郎腿。

    王太后:“……”

    她都没眼看。

    后眼睛一斜,看着李昭道:“坐没有坐相站没有站相,你知不知道现在整个京城都在反对你?”

    李昭道:“知道啊,所以儿臣才要做自己,难道儿臣站有站相坐有坐相全京城的人就都不反对儿臣了吗?

    再说,儿臣始终以为,有些人就是天生有气质,披快抹布都有气质,怎么坐都有气质,我就是那种人。”

    王太后:“……”

    她停下来跟李昭争吵,捏着脖子让王云去拿太医给她配制的清凉油,点在太阳穴上揉了揉,然后才看向李昭。

    李昭这时却道:“母后,儿臣方才发现你左边点的多了点,右边少,不对称。”

    王太后全身的汗毛都立了起来。

    李昭不断的点头:“真的。”

    王云这时候拿着清凉油走在门口,王太后陡然间一吼:“回来,重点。”

    李昭:“……”

    明白是怎么回事的王云:“……”

    ***

    终于恢复精神的王太后看向李昭:“你就是故意的,故意要报复哀家。”

    李昭微微一笑,当然了,拼命要给她的丈夫塞女人,她为什么不报复。

    现在不报复,以后说不定都没机会了。

    接着王太后也不管李昭什么神色,道:“直说了吧,五天时间已到,你这几天不好受吧?”

    李昭想了想道:“母后要听真话?儿臣一直在劝慰自己不要在意,但是身体还是挺实在的,以前三更就困,这几天压力大,要过了三更才困,有点睡不好。”

    过了三更困还叫睡不好?她都四更

    王太后恨不得一巴掌拍死这个炫富的女人。

    后她冷笑道:“你也不要逞强了,哀家也跟你说实话,哀家不是不敢动你,是怕打老鼠伤了玉瓶,所以哀家一定会留着你的,除非皇儿自己不要你。

    哀家对你已经仁至义尽,但是你也有点良心,不能因为你自己,让皇室绝后吧?”

    这话是希望她感恩戴德的接受她塞过来的女人吧?

    李昭不亢不卑道:“所以母后自认为不让人打我骂我,不主动废后,就是您的仁慈了?就是对儿臣仁至义尽了。

    您要给万岁爷找女人,是不是因为先帝对您太好了,所以您从来不用防备别的女人,就不知道家里多个女人是什么状况?

    您让万岁爷找女人,有一个就有两个,都是身体相通过的人,您怎么就能确定万岁爷不会为别的女人而动心呢?

    怜悯,欣赏,日久生情……这些都可能让一个人喜欢上另外一个人。

    何况还有了肌肤之亲。

    所以想看着儿臣失宠,让万岁爷对儿臣不闻不问,才是您真正的目的吧,还把自己说的那么仁厚善良。”

    心思被揭穿,王太后羞臊的面红耳赤。

    可是她的认知里,她真的觉得自己已经仁至义尽了。

    “你还想怎么样?别说是皇帝,就算是普通百姓,也没听说哪个男人就守着一个女人过日子的。”

    李昭道:“父皇不是守着母后一人?

    就算不是,别人的事我不管,我的男人只能守着我一个人过日子,我的世界中要么生离死别,绝对没有第三者。”

    先帝是没有立过别的嫔妃,但是怎么可能一辈子只有一个女人?

    她四年才生下皇儿,先帝也想过许多办法的。

    只是他身体不好,又深知女人多了不是什么好事,所以皇后只有她一个,等他生了孩子,就再也没有碰过别等女人了。

    这跟爱情无关,是一个人的天性。

    大多数男人喜欢新鲜的女人,先帝就是不喜欢房事,这能一概而论吗?

    可是这些事王太后不能跟皇后说,被噎了一下。

    后道:“你的意思,你就算生不出来孩子,也要皇儿一辈子守着你?必须守着你?

    你到底是什么人?你真的貌美如天仙?

    你不过是仗着自己比别人长得好一点,你再看看你的出身和教养,你凭什么要皇儿独宠你,还要绝我皇家的后?”

    李昭道:“我凭什么不要独宠?

    这世界女人必须只能有一个男人,那我就必须要求我的男人独宠我一个女人。

    我这也不好那也不好,那都是母后您强加给我的,我一不害人二不贪赃枉法,自食其力不对别人亏欠,我上对得起天,下对得起地,中间对得起所有我爱的人和爱我的人,我顶天立地,干什么不能要求我的男人独宠我?

    别说一份独宠,丈夫宠爱自己的妻子天经地义,就是别的事,我有能力我也当得起。

    或许母后觉得女人当不起,但是你们喜欢跪着,我可要站着,管你们怎么说,我就是不会同意万岁爷找女人,你说万岁爷无后,那我不也跟着陪着?

    怎么万岁爷的后就一定比我的后人值钱高贵,反正我不认同。”

    王太后手上青筋尽显,一边说话一边抖,道:“你也不怕风大闪了你的舌头,你的后跟皇儿的后怎么相提并论?

    生了孩子也是我皇家的血脉,又不说你的孩子,你这个女人是哀家从未见过的嘴硬和冥顽不灵。”

    李昭点头道:“太后确是我常见的顽固守旧,最愿意为难女人的那一类女人,真是毫无个性。”

    “你……”王太后喘了几个喘,说不出来话,王云小跑着来送清凉油。

    王太后将药瓶仍在地上,站起来问道:“好说好商量是不行了?你一定要哀家废了你?”

    李昭也站起来,清明的眸子沉重几许,带着旁人说服不了的倔强:“我说了,我的婚姻生活只有生离死别,绝对没有第三者,母后您如果一定要让万岁爷宠幸别的女人,要么您杀了我,要么您废了我,我这里,没有旁的选择。”

    “你……”

    李昭道:“这就是我的决定,一百年也是这个决定,所以母后以后不用再做我工作了,儿臣告退。”

    她行了礼转身就走。

    王太后突然道:“那就废了你。”

    李昭脊背僵了一下,蓦然回头,脸上带着平静温和的笑意:“人不仅要活着,要有尊严的活着,我的答案还是一样,绝对不屈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