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六十九章 太后安排宫女的晚上
    寒风无情的摇打树枝,西北风刮的凛冽,这个夜晚让人心神不宁倍感凄凉。

    李昭趴在窗口看着外面的宫灯发呆,杨厚照不在,他去乾清宫了。

    因为今晚太后给他安排了宫女要临幸。

    她目光深邃神色满是思考,孤独的背影显得些许倔强,但是未见难过之色。

    秦姑姑走过来道:“娘娘,您是何苦,既然都打算出宫,为什么还一定要等过了今晚再走?”

    李昭回头道:“你尝试过这种感觉吗?知道你的丈夫可能在和别的女人好,但是你还是心怀期待,希望他除了你谁都不要,然后突然出现在你的面前。

    可是我一想,万岁爷就算突然出现在我的面前我又能说什么,我真的希望他能有后。

    所以我现在的心情我自己都不知道是什么滋味,因为知道要分开了,心酸他跟别人好,但是却没有仇恨,还有一点点祝福,你说奇怪不奇怪?”

    帝后是经常拌嘴,但是他们到底有多合适是秦姑姑一路看过来的。

    她黑着脸道:“奴婢可没有您那么宽广的心胸,现在万岁爷临幸别的女人,比奴婢自己丈夫有小妾还难受伤心。”

    李昭微微一笑,后道:“过了今晚就好了,你要不要跟我出宫?

    还是打算留在宫里或者出宫自己去找你的家人?趁着我还有点权利,我可以帮你做点事。”

    秦姑姑反问道:“您和万岁爷是真的不能好了吧?”

    李昭想了想:“他都有别的女人了,我虽然祝福,但是也要尊严,就是这么矛盾,暂时不会好了,若是有缘,过几年或许心里没有那颗刺……也说不定。

    人生正是因为不知道未来什么样才有意思,我要恢复我随遇而安的性格,不做多想。”

    她随和的语气带着豁达和潇洒。

    秦姑姑好气又好笑道:“反正您是主子,您都做了决定了,奴婢还有什么说的,当然是跟您一起出宫,不然敌人还在暗处,凭您一己之力就能摆平敌人?”

    敌人什么的,也随缘。

    李昭淡淡一笑,然后道:“收拾东西吧,反正也睡不着,再收拾一遍,明天出发。”

    ****

    乾清宫的寝殿,杨厚照穿戴都很整齐,一身明黄色的龙袍威严的坐在床边,手里还端着一本花名册,不像是要行放房,到像是要审问犯人。

    他脚底下跪着一个宫女,那宫女被这样英俊却也严肃的皇帝迷住也吓住了,目光舍不得的闪烁,不敢看却又舍不得不看的样子。

    杨厚照蹙眉道:“朕是有家室的人,不要对朕心存幻想,看两眼就可以了,再多就过分了。”

    宫女:“……”

    她声音低的不能再低,道:“奴婢是来伺候万岁爷的。”

    杨厚照一副我等的就是你这句话的样子,然后道:“朕来告诉你怎么叫伺候朕,记住,到时候母后问起,你就说朕宠幸你了,对别人也这么说,听到了没有?”

    但是事实要造假吗?宫女不甘心的向上瞄了一眼。

    杨厚照嘿嘿冷笑,满是威胁意味,然后道:“知道朕拿的是什么么?你父亲和哥哥都在中军都尉府做官,你要是不听话敢出卖朕的话,朕就让他们去修河堤,听好了,不是做官的去监督别人修,是要他们自己跳坑修。

    但是如果你帮着朕遮掩,朕就给给他们升官,到时候还能放了你给你找好人家。”

    到底该怎么做一目了然。

    宫女也不傻,用畏惧和可惜的语气连连磕头求饶。

    杨厚照安排好了宫女,让一个年轻的小太监给宫女制造假象,然后她绕过寝殿后大的隔断,直接到了东边稍间。

    那里张永和谷大用都在等着他呢。

    杨厚照道:“咱们回清宁宫去,别让王云那个老家伙给听见了。”

    谷大用是旁观者,跟李昭关系较远,却着急惺帝的后人问题,他道:“既然全宫的人都会误会,万岁爷白担了罪名,不如宠幸一下得了,兴许真的生惺子。”

    杨厚照正换衣服呢,回头瞪他一眼;“你自己没媳妇别站着说风凉话,你知道阿昭什么性格?没有孩子朕只是觉得备受压力的难过,可是没有阿昭朕会生不如死。”

    张永这时对谷大用低声道:“万岁爷这样是为了保护皇后娘娘,不是要给自己行方便,你别在那出馊主意。”

    明显的有朝廷的危险人物在盯着李昭,而且非常神秘,说不定公里都有奸细呢。

    王太后说的所有话杨厚照都没听进去,但是那句起码李昭不是把子了,他听进去了。

    孔雀东南飞也唱了,母后还是不肯放过阿昭。

    那不如他将计就计,就做个被逼无奈的样子,好像李昭被冷落,这样看还有没有人欺负阿昭了。

    惺帝的心思张永懂,但是谷大用不了解。

    杨厚照已经穿好了衣服,拍着张永的肩膀:“好了,回宫去。”

    ****

    眼看着三更一刻,以往这时候帝后都在床上睡觉了。

    但是今日寝殿里灯火通明,没有男主人,皇后一个人在屋里转悠着,不知道转悠什么呢。

    秦姑姑和小鹦鹉等了一会,李昭停止四顾,后笑道:“我住了两年的地方,等我要走的时候,我发现没什么东西是我的,也没什么想拿走,真是,白忙活了。”

    秦姑姑目光看下床上的两个装银票的盒子和几个行子珠宝:“……”

    那是,剩下的值钱也拿不走了。

    小鹦鹉这时道:“娘娘,您带奴婢出宫吧。”

    小鹦鹉是个二十三岁的内侍。

    人生最美好的时候,他可以继续上升,不惜残害自己进宫要当公务员,就是为了出人头地,现在却要放弃可能有的大好前程跟她走吗?

    李昭微有些差异:“你真的要跟我走?就算我走了,我还是会让万岁爷照顾你的。”

    小鹦鹉跪下来道:“一奴不侍二主,奴婢就想跟着您。”

    李昭歪歪头:“真的?真心话?那我可当真了。”

    小鹦鹉:“……”

    他忙道:“假的,万岁爷肯定放不下娘娘,您出宫他也会把您追回来的,您永远都是皇后,还是跟着您能有出息。”

    这个滑头,秦姑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