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七十章 要小皇帝还是要尊严?
    李昭想了想道:“那可真不一定,这样的环境,我还不想回来呢。”

    小鹦鹉笑着指着床上的珠宝:“那也够咱们花一辈子了,奴婢不怕。”

    秦姑姑:“……”

    她一巴掌拍在小鹦鹉的脑门上:“就你贼。”

    那当然了,就算有皇后搭话,留在宫里也要排资论辈,跟着皇后有肉吃呢。

    李昭就喜欢小鹦鹉这死不要脸的性格,也被他给逗笑了。

    看着黑暗的夜晚有深了一层,而杨厚照并没有来找她。

    有一点点心痛,可是更多的是心安和死心,杨厚照真的碰了别的女人,他不管以后再怎么骚扰她,她都不会回头。

    紫禁城里游玩一遭,就当是人生路过的一个风景吧。

    ****

    虽然屋里的灯还亮着,但是床帐子放下,可见里面的人睡着了。

    杨厚照带着张永和谷大用回来。

    他撇嘴指着里面道:“看见没?不管多大的事,从来都能睡着觉,她一点都不关心朕。”

    这两口子打完仗还要好的,谁会说坏话,张永怕谷大用不懂规矩,给谷大用使眼色,然后自己把头撇到一边。

    谷大用有样学样。

    杨厚照:“……”

    “行,朕自己脸皮厚行了吧?

    就喜欢她。”

    说完挥挥手:“下去吧。”

    杨厚照自己进了寝殿里,看着那床帐其实他是欣慰的。

    嘴上说李昭不关心他,但是心里更希望李昭不要被这些乌烟瘴气的事情烦恼,有他在,他的阿昭就活的高高兴兴就行。

    这样想着,连日以来的郁结和烦恼觉得一下子就空了。

    他搓着手嘿嘿笑,这死丫头肯定以为他会顶不住压力,就要给她一个意外惊喜。

    他悄悄摸上床,就要往被窝钻,这时候脑袋砰的一声,没有抱到柔软的小人儿,还疼的七荤八素。

    杨厚照气的掀开床帐一看,那是摆的整整齐齐的小箱子,像一个人一样,就放在他每日躺着的地方,而他的好皇后在床里睡着了。

    ****

    不知道是几更天,李昭被尿憋醒了,这是她每天天快亮的时候必须要做的事,撒尿。

    知道旁边有箱子,她迷迷糊糊爬过箱子,突然脚下一空,然后跌倒一个结实的怀里。

    杨厚照感觉自己刚睡着,疼的龇牙咧嘴,睁开眼怒视着李昭:“你要踩死我了,啊,就是大腿的地方,你万一踩到我的小豹子怎么办?”

    李昭:“……”

    这小子怎么又回来了?

    杨厚照嘶嘶哈哈的喊着疼,李昭低头去看他的腿,穿着衣服看不见,无意间一抬头,看见他眼眶周围发青,哎呦一声:“万岁爷让人给揍了?”

    杨厚照气冲冲道:“都是你干的好事,睡觉你搂着箱子干什么?你没有男人啊?”

    李昭点点头:“我就要没有男人了。”

    杨厚照:“……”

    ****

    杨厚照没让李昭传太医,好在厨房的人已经起了,李昭让值夜的内侍去拿豆腐来,然后切成片,给杨厚照贴在脸上。

    豆腐中有石膏,是清热凉血的。

    小豆腐对皮外伤的消肿长皮很有效果。

    但是脸上贴不住,李昭又要了熟鸡蛋,然后慢慢给杨厚照滚。

    盘膝坐在床边,这样被心爱的女人换着样的伺候着,杨厚照所有怒气都没有了。

    趁着屋里没人,他道:“阿昭,朕昨晚没有跟别的女人在一起。”

    李昭愣了一下,随后一晚上的郁结之气一扫而空,心底莫名的长出一朵鲜花来,但是面上不显的问道:“怎么没在一起?不想生孩子了?怎么跟母后交代?”

    杨厚照又看看左右,然后把自己的计划跟李昭说了。

    最后拉着李昭的手道:“这下子你不用难做了,来一个,朕就买通一个,最后她们都怀不了孕,然后就跟母后说是朕的问题,这样母后还会跟你道歉,也不会再逼迫我们了。”

    李昭:“……”

    她真的有那么好吗?

    他竟然为了她,想出这么多歪门邪道。

    李昭的心情是难以言喻的,高兴之余但是理智还存。

    她道:“我还是要出宫。”

    她是皇后,怎么可以随便出宫?

    他是帝王,也不能随便出宫。

    她出宫就成了普通的民间女子,他还有这么多人管制,就没办法总和她在一起了。

    那不是就是要分手。

    杨厚照急的要站起,正好李昭抬起手来滚鸡蛋,他疼的龇牙咧嘴。

    李昭道:“你动什么动?老实坐着。”

    杨厚照怒道:“还不动?朕为你……”

    放低了声音道:“朕都这样做了,你难道还不满意,还要离开朕?”

    李昭想了一下,垂下手道:“万岁爷是做了假的,但是在旁人眼里是真的,尤其是母后。

    我都已经说了,我是绝对不会接受这种事情的,现在既然别人都信以为真,我如果说话不算话,我算什么了?

    尤其是母后那里,我还哪有颜面?

    人要对自己说出话的负责,既然说到就要做到,我是不会让母后看我笑话的。”

    就是为了和母后要志气,还是要离开他。

    杨厚照急的额头上青筋直挑,沉声道:“李昭,你到底把朕当什么啊?

    如果是在朕这里,只要能跟你在一起,这些东西朕都不在乎。

    可是你口口声声说你怎么爱着朕,一到了侵犯你什么东西都时候,你最后要舍弃的都说朕。

    这是爱朕?

    你这是对朕好?

    没有遇到挫折的时候说说笑笑,这些都不能体现一个人对一个人的感情。

    朕经过这几次却看透了你,在你心中,朕根本比不上你那什么尊严,一丝一毫都比不上。”

    随后提高了声音:“朕和尊严,到底孰轻孰重,你到底要哪个?”

    他冷冷一哼,蛮横尽显,然后仰着头目光炯炯的看着她,是在逼迫她要一个答案。

    他和尊严,倒不如说爱情和尊严。

    爱情和尊严到底要哪个?

    这是个千年以来许多人都要面对的问题,没有正确答案,只跟人的性格有关。

    李昭笑着摇头道:“万岁爷,你我地位悬殊,想我这样出身的女子,在这个时代,我是不能选择你的,只能选择尊严,有尊严,我还能活,选择万岁爷,我可能会死无葬身之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