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七十一章 太后两面三刀
    ,精彩小说免费!

    李昭的意思,爱情可能会过时,信尊严是信自己。

    如果现在失去尊严,那没人会把她当回事,她不能失去这个底线。

    但是杨厚照只知道自己是被抛弃了,李昭从来都不相信他。

    他推开李昭站起来。

    李昭冷不防的差点摔倒,他大惊之下把人抱住。

    李昭蹙眉的看着她:“分手见人品,你还想打我?”

    杨厚照:“……”

    他又放开李昭道:“你是不是真的,一定要离开朕?”

    李昭道:“不然万岁爷要靠欺骗别人来过一辈子吗?

    或许你能让母后以后不再刁难我?

    这次就能让我挽回颜面?”

    杨厚照轮廓分明的唇,抿成气愤的弧度。

    李昭道:“我一会就走,你若是真的舍不得我,就给我几个人暗中保护我吧。”

    杨厚照:“……”

    他用不可思议的目光看着李昭:“你不是要跟朕分手,要离开朕,朕干什么还保护你?你是大脸猫吗?不给,让你自生自灭。”

    要不是他没跟别的女人好,她还不要呢。

    李昭道:“我还不是仗着你对我余情未了,虽然我是出宫了,是想让咱们两个都冷静的处理一下咱们的事情,也给母后一点喘息时间。

    但是我在宫里也习惯了,需要人保护。

    万岁爷若是觉得我死活都无所谓,那就不给吧,我自己想办法。”

    都这样还非要出宫。

    杨厚照气的叉腰,后来在屋子里走动两圈,然后道:“你等着,朕去自挂东南枝,朕驾崩都是你和母后逼死的。”

    说完一甩袖子,气冲冲就走了。

    李昭撇撇嘴:“上吊就上吊,还驾崩?”

    秦姑姑这时候从外面走进来,又幽怨的目光看着李昭:“这种女人,怎么还不失宠?看着就让人生气。

    您就不能跟万岁爷明说吗?非要让他伤心。”

    李昭:“……”

    这老女人又分不清里外拐了。

    她道:“明说他知道有危险,会让我走吗?

    再说,要找幕后的黑手是真,但是姑姑,难道太后会逼死我是假的吗?所以我要和万岁爷分手也是真的。

    女人不能因为这个男人对你好了,就什么底线都不要,我不能看他伤心,就不顾自己的命吧?

    不知道你们到底是怎么想的,让张永帮我准备马车,咱们走了。”

    自私的理直气壮让人挑不出毛病,秦姑姑哑口无言。

    ***

    杨厚照是去找王太后帮助李昭去了。

    无精打采的往王太后面前一站:“儿臣可是‘宠幸’过宫女了,母后,您说会帮着阿昭,诺言该兑现了吧?”

    王云昨日回来说事情已经成了,抱孙子有望。

    王太后怜爱的拉着杨厚照的手,道:“母后答应过的事,怎么会食言的,就是你那皇后不是说,死也不会同意皇儿宠幸别的女人吗?

    过了昨晚,她说什么了?

    没敢说什么吧?呵呵呵……

    皇儿啊,哀家早就说了,这女人你不能惯着,她就是吓唬你的。”

    母后笑的端庄大方,可是嘴角难掩讥讽之一。

    杨厚照暗暗心惊,难怪阿昭说要对自己说的话负责,就是要离宫,她不离宫,以后母后这样的嘲笑会很多吧?

    别说是阿昭,这种嘲笑他好像日久天长也受不了。

    杨厚照剑眉凛起,脸上一层寒霜:“母后,不要太过分,朕是被你逼的,你说过只要朕宠幸别的女人,不会难为阿昭的,若是以后有人敢拿这件事讽刺阿昭,朕就,朕就……反正到时候你们知道厉害。”

    王云肩膀抖了抖。

    王太后停止笑意,有些怒意的看着杨厚照。

    杨厚照咬着唇道:“母后别忘了,要替阿昭澄清。”

    这才是他来找母后的主要原因啊,事情过了,再劝阿昭不要走。

    王太后一改方才的怒意,这次答应的非常痛快:“当然,哀家说过的话岂能食言?”

    还答应杨厚照,明日早朝下赞誉皇后的懿旨,就说皇后是她选中的人,任何人不能诋毁。

    如果能得到婆婆的认可,起码宗室哪边可以消停了。

    杨厚照大喜过望:“真的?”

    王太后微笑:“皇儿,你还要哀家回答你几遍啊?”

    杨厚照双手在胸前狠狠一握,喃喃道:“告诉阿昭去。”

    他高高兴兴就走了。

    等看不见人影,王云松口气,心想这娘俩终于不闹了。

    大家各退一步,宫里的日子就好过多了。

    不然是神仙打架小鬼遭殃啊。

    这时王太后伸出手让王云扶着她,然后去了书房,到了案前王太后道:“起草废后的懿旨,再请太皇太后金宝,然后去通知内阁,明早哀家要废后。”

    王云大吃一惊,方才他还觉得这对母子终于和好了呢。

    他支支吾吾道:“娘娘,娘娘,这,这不妥吧。”

    王太后眼睛一眯,十分威严:“怎么不妥?”

    “您方才答应万岁爷的呀?不会闹事吗?”

    王太后道:“说是死活都不宠幸别的女人,现在事情这样了,皇儿怎么样了吗?李昭怎么样了吗?

    都消停吧。

    哀家要一鼓作气把皇后废了,废掉之后,皇儿就算作妖,闹啊,也是一时,怕什么,废后再想立起来,那就不可能了。”

    太后近来越发冷静的语言让王云心头一颤,所以这次太后是狠了心不给皇后留有一点点机会了。

    ****

    朱红色的宫墙在冬季灰色的背景中,突兀也显眼。

    但是比起它,那看不见尽头的道路上,慢慢停靠的马车更让人怀疑这是一场梦,因为车旁几个内侍正在光明正大的从宫殿里往外搬东西。

    杨厚照:“……”

    他从慈宁宫回来正好看见这一幕,李昭就站在一旁指挥着,这是真要走了?

    都不等他回来吗?

    杨厚照气冲冲走到李昭面前,拉着她的手腕给她拽到一边:“你真的要离开朕?不是使小性子?”

    李昭即不生气也不动怒,神色平静的道:“我从来就不是使性子,是你们以为我使性子,该说的我都跟万岁爷说过了,接下来就没什么好解释了,咱们聚的时候好聚,希望散的时候也好散。”

    “没那种好事,我就问你,你是不是真的要离开朕,是不是朕对你来说,一点留恋都没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