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七十二章 离宫
    李昭反问道:“万岁爷对我真心实意,皇宫富贵旁人无法比拟,那我为什么还要走?

    我还是那句话,你能让母后喜欢我吗?”

    “朕能,你就是不相信朕,朕明天就会证明给你看,你所遇到的危机,朕都能帮你平息,但是你并不想看到是吧?你连机会都不给朕,你是个铁石心肠的女人。”

    杨厚照说完,还是不舍得的抓着李昭的手不放。

    李昭沉吟一下,推开他的手道:“我不是不相信万岁爷,是不相信万岁爷的能力,我还说相信我自己,相信我的直觉,与其被别人赶走,我为什么不自己昂首挺胸的走?

    杨厚照,希望我走之后你能成熟一点,不要什么人什么事情都相信。

    如果你真的爱我,你更要好好保重自己,因为你好了,才能护我周全。”

    说完再也没有看杨厚照,叫着秦姑姑:“忙好了吗?忙好了我们就上车走了。”

    杨厚照此时听不进去李昭别的话,只那句我不相信你的能力,任是一个男人,都接受不了。

    他看向李昭离开的方向,那背影轻松却决绝,根本对他没什么依恋。

    假的,都是假的。

    什么爱他的话?

    他不断的努力,为了她不玩,不耍,学着处理国事,学着做皇帝该做的事……

    还要顶着不孝的罪名天天忤逆自己的母亲。

    最后他却根本就没有住进她的心里。

    李昭在登车,杨厚照看过去,提高了声音:“你今天走,朕是不会接你回来的,朕也不会去找你,咱们两个人就一刀了断,朕说的是真的,朕已经下定决心了,不会再要你了。”

    对方没有反应,他继续道:“李昭,你现在回头还来得及,过了这个时刻,朕真的真的不会再理你,你自己不要后悔。”

    这么确定还说这么多,就不是真的。

    旁边的几个人:“……”

    杨厚照说完最后一句,他肩膀和眸子都垂下去,那点漆如墨的眼睛透着深沉,是在下着决心。

    李昭站在车帘口蓦然一笑,轻声道:“我知道我以后一定会后悔,可是现在我还是会选择尊严,还是那句话,我们弱势家族的女子,没有资格选择爱情。

    那么以后的后悔,以后再说吧。”

    说完对秦姑姑挥挥手钻进了马车里。

    车轮滚滚,踩在平整的石板路上,发出轻微的响声,然后这响声由近及远,最后随着那马车一起,消失在夹道的尽头。

    皇后走了。

    皇后都能走了。

    作为女人的皇后,真的要抛弃她的男人走了。

    闻所未闻没有天理。

    杨厚照感觉自己身体里有什么东西在流失,身子轻了,心也空了,他气的咬住胳膊睁大眼,努力不让眼泪掉下来。

    可是木然一片的脑海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想哭,想哭,酸的不得了。

    呜呜呜呜……

    张永和钱宁跟在他身后,钱宁走过去忙道:“万岁爷,娘娘是闹着玩的吧?宫门她也出不去。”

    这话提醒了杨厚照,他有些懊恼的看着张永。

    张永:“……”

    谁说皇后出不去,皇后让人准备的是皇上偷偷溜出宫的马车,守城的官兵都不查看。

    他也没辙的看向杨厚照:“不然奴婢去把娘娘劫回来吧?”

    杨厚照咬着嘴唇想了想,后摆着手:“他们都能说到做到,为什么朕不能?朕也要说到做到,朕已经给过她机会了,是她自己不知道珍惜。”

    皇上说最后一句的时候,眼泪又流出来了,然后还怕别人看见,害羞的转过身。

    钱宁和张永互换了个神色,之后谁都没有说话。

    杨厚照怕自己站在这里最后还要求李昭回来,还要去宫门口截人,擦干眼泪道:“朕要有志气,这次不能没脸皮。”

    他咬着胳膊往宫殿方向走,那努力不让自己哭出来的样子像是要一口吞掉一个碗的猫,可怜,但是又惹人发笑。

    张永和钱宁当然都不敢笑,默默的跟在后面。

    杨厚照陡然间又回头:“皇后出宫的事不要跟任何人提起,母后也不许提,听到了没有。”

    毕竟是皇后啊,可以打入冷宫,可以死,可以失宠,唯一不能有的,就是不跟皇帝过了,还出宫。

    钱宁眼睛里有心虚的光一闪而过。

    张永郑重的答应着。

    杨厚照随即又道:“现在就去封锁消息。”

    心腹的下人们都走了,杨厚照回到清宁宫,到了宫门,才发现这里根本不是他的寝宫。

    本来他可是帝王,他有乾清宫,可还不是为了那个该死不听话的女人,他竟然像是倒插门的女婿,天天资后的寝宫,还把这里当自己宫殿了。

    这世上还有他这么好,这么痴情的男子了吗?可是有人不珍惜啊。

    真是越想越委屈,杨厚照又换了一块胳膊咬。

    脑海中全是李昭走了,不要他了,不回来了,他们完了的想法,杨厚照感觉自己如同行尸走肉,不让自己想,却还是要想,头疼欲裂。

    他忽然想到一个解闷的宠物,这世界上所有人都抛弃他,唯有元宝还会蹭他大腿。

    “元宝?元宝?元公公……元内侍……呜呜,你也不要朕了吗?”

    ****

    快到宫门口了,在秦姑姑怀里挣扎的元宝开始喵喵叫。

    它的叫声紧紧的连在一起,是那样的急促和急躁。

    李昭:“……”

    她不解的问秦姑姑:“你带它干什么?它也不跟咱们好?”

    秦姑姑道:“不是我带的,是它比咱们还早上的车,奴婢以为它要跟咱们出宫呢,难道不是?”

    李昭接过来元宝,元宝伸出小爪子拍了她的脸一下。

    李昭吓了一跳,赶紧把它放下去,然后道:“你要造反啊?”

    秦姑姑也吓死了:“娘娘脸伤了吗?”

    李昭摸了摸脸,不疼,说明元宝虽然打她,但是没露出爪子,真是,这只死猫,总是分不清谁是主人,她哪里惹到它了?

    既然跟她不友好,李昭道:“你回去吧,你自己要上车还怪谁?”

    秦姑姑这时目光恍然道:“是不是以为万岁爷跟咱们在一起,所以才上车的?”

    李昭想了想,后道:“我也不是猫,我怎么知道,就当它是来送行的,把它放了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