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七十三章 小皇帝发现被太后欺骗
    ,精彩小说免费!

    马车停在不显眼的地方,李昭将元宝放出去,在元宝落地的时候她马车车帘欠开一条缝隙。

    见元宝站在车旁不动,猫儿溜圆的眼睛灼灼的看着她,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当然,打她一巴掌她也不知道啥意思,为杨厚照出气?

    反正这猫是不会跟她好的。

    她道:“回去好好陪着万岁爷,别吃死耗子,行了走吧,去找万岁爷吧。”

    猫儿喵的一声,然后迈开优雅的步子走了。

    李昭回过身子坐回到马车里,秦姑姑问道:“娘娘,咱们可真的要出去了?出去了万岁爷说再也不准回来了。”

    李昭意味深长一笑,道:“不出去,咱们能不能活过明天都不知道,你和万岁爷一样的天真啊,咱们走吧。”

    因为是皇上用过的马车,走的是相熟的路径,赶车的是清宁宫的大珰,这出宫的马车谁敢拦,查看都没有,直接迎着西北的冷风和冷冽的太阳向北去了。

    ***

    太后要宣布废后的懿旨,所以早上早早就起来了,要和杨厚照一起去太和殿。

    听闻儿子昨晚睡在乾清宫而不是清宁宫,王太后心情好的不得了,出门之前对王云道:“是吧?男人哪能就守着一个女人过日子呢?食骨知髓,尝到了别人的滋味,皇儿还会记得她了李昭?”

    王云低声道:“那懿旨……”

    王太后瞪他一眼。

    王云明白了,还是要雷打不动的废的。

    王太后到了乾清宫的寝殿,一问之下杨厚照醒着呢,于是她让人通报一声就径自进了卧室。

    往床上一看,可吓坏了,她的宝贝儿子坐在床边,看着远处目光呆滞,向来爱干净的脸上胡子长了一圈。

    颓废还是其次,像是没有灵魂的一具空壳,简直换了一个人。

    还有他身边那只猫,跟他表情一样。

    王太后一下子就破了声:“皇儿,你怎么了,你们怎么了?”

    杨厚照眼珠终于动了动,猫腾的一下下床跑了。

    王太后心想这猫还通人性?知道她不喜欢它?

    不过这时候哪里还管得了猫?

    她走到儿子面前,前后左右的检查着:“到底怎么了?”

    杨厚照一宿没睡,就想着去找李昭,但是还不能去找,自己说过的话总要坚守,除非李昭道歉。

    不能找就会失去,那种心被抽干的感觉,真是觉得人间毫无留恋。

    可是李昭说了,让他保重,他才能保护她,虽不想听她的话,但是舍不得丢下她不管。

    所以不能去挂东南枝。

    死不行,活不起,他到底要怎么办?

    咬着胳膊,杨厚照又呜呜呜起来。

    王太后:“……”

    她急的不行:“皇儿,你到底怎么了?不要吓唬母后,难道你昨晚睡在乾清宫不是……跟皇后吵架了?”

    李昭离宫的事还是先别告诉母后吧?母后今天会帮阿昭说话,如果他说了阿昭自己出宫,母后一生气肯定就不管了。

    阿昭以后也别想回来了。

    所以不能说。

    杨厚照艰难道:“没事。”

    “没事?没事你咬着胳膊干什么?你拿出来好好说话。”

    “不拿。”

    王太后道:“不拿还说没事?”

    杨厚照:“等我想好借口我就拿了。”

    王太后:“……”

    最后杨厚照给王太后的解释是,夹在妻子和母亲之间,他很难做人,希望母亲能给他一点空间。

    这很像是心里话,也符合实情,王太后没觉得是借口。

    她心想年轻人经历的事情少,只能看见眼前的情情爱爱,其实过日子过久了,跟谁不一样。

    还是孩子最重要。

    可惜大婚的时候她心软,最后没有阻止这桩婚事,接下来她可再也不会妥协了。

    废后儿子难过一时,过了就好,不废后儿子要有一辈子的麻烦。

    她表面上答应了,然后摸着杨厚照的头道:“梳洗更衣,今日还要上早朝呢,哀家以后不会再为难皇儿了。”

    杨厚照抬头看着母亲,母亲向来有着严肃的神情,现在那双眼睛正柔和怜爱的看着他。

    他只记得母后揪掉他的虎头了,一直忽略了母后为他操的心。

    妻子到底不是生你养你之人,只能宠爱不能得罪,她不顺心一点,就要离他而去,可是母后却不会。

    杨厚照一下子扑到王太后怀里,默默哭泣:“母后,还是您最疼儿臣。”

    儿子瓮声瓮气的声音带着撒娇,王太后的笑容是从心底里发出来的,嗔怪到:“我儿都弱冠之年,还像是个长不大的孩子。”

    杨厚照心想人不管多大年纪,还是得有个母亲,有母亲真好。

    等收拾妥当,杨厚照和王太后一起到了太和殿,太后只能垂帘听政。

    到了偏殿,司礼监的人忙活太后的事的时候,杨厚照突然想起他和李昭一起坐在大殿上的时候。

    那时候他妻子在旁,真是意气风发啊。

    不能再想那个狼心狗肺的女人了,她不接受母亲,不孝顺,以前就不听话,现在被他惯坏了,更加猖狂。

    杨厚照心想等母后旨意一下,就算她不在宫里朕也要去给她送消息,让她知道他到底是不是没能力,他的母亲到底是不是恶婆婆,让她忏悔。

    他这样想着,突然很想看王太后的懿旨。

    回头一看母亲正在问司礼监太监的话,他走到侯在门旁的王云之前,二话不说拿过黄绢懿旨。

    王云吓了一跳,刚要说话却对上皇上嫌弃的白眼,所有话语都咽回去了。

    杨厚照没再理他,心里揣着对李昭的怒气,发泄似的将懿旨打开。

    他心里还在念叨,让你后悔,让你惭愧,让你没脸见朕。

    可是当看到第一句,皇后不贤无德的时候,他所有的怨气都没了。

    温暖的宫殿却让他置身在无边的冰河了。

    那河中蔓延的水草让他难过的透不过气。

    这哪里是帮着阿昭洗清罪名的懿旨?这是废后的懿旨。

    母后还是要废了阿昭,却骗他。

    杨厚照猛然间回头,看向那个正训斥内侍的威严母后,她哪里是慈爱温柔,她还会骗自己的亲生儿子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