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七十七章 小皇帝想妻子
    ,精彩小说免费!

    晚上,杨厚照坐在床上抱着李昭的枕头,眼泪一串串的往下流。

    他对面是元宝,这两天晚上要是没有元宝陪着他,他都不知道怎么过了。

    元宝看他哭了,伸出毛茸茸的小爪子接着他的眼泪,同时喵喵叫。

    杨厚照用袖子擦了擦道:“你也想阿昭吗?可是她不要朕了,呜呜呜。”

    元宝立起来伸出两只爪子,不一会爪子上的毛就全湿了。

    “喵喵喵……”

    他叫的急躁起来,杨厚照道:“你不用劝朕,朕没有阿昭睡不着,朕的两只旺仔都没了,呜呜呜……”

    猫的叫声把张永和谷大用都招来了,本来皇上这几天难过,他们几个老家伙约好了,要轮流守着万岁爷,钱宁那种小年轻都信不过。

    张永二人走进殿里,还没等看清楚皇上,白猫就跳下床,用爪子抓张永的袍子,然后朝着杨厚照喵喵叫。

    这猫可灵了,是让他们劝万岁爷。

    张永对猫嗯了一声,然后走到杨厚照床边:“万岁爷,您还没睡啊?”

    杨厚照不想让奴才们看着自己哭,咬着胳膊把身子转过去。

    又来这一招。

    张永想了想道:“万岁爷,您是不是想娘娘了?”

    杨厚照回头用幽怨的目光看着张永:“可是她不想朕,母后也骗朕,阿昭再不会回来了。”

    张永道:“万岁爷,娘娘出宫其实主要不是为了太后,是因为诋毁娘娘名誉的人在暗,娘娘觉得出宫可能会把人引出来,娘娘心里怎么可能没您呢,但是她是干大事的人啊。”

    杨厚照像是听到了什么天籁之音,腿划桨一样的在褥子上划两下,然后身子就转向床外了:“你是说阿昭不是看透了母后走的,不是对朕失望?是帮朕做事去了?”

    失望当然还是失望的。

    张永暗暗咳嗽一声,这个就别说了。

    他笑道:“当然,娘娘不是说过,最喜欢万岁爷,除非您赶她走,不然她绝对不离开您吗?最爱您了,所以才愿意为您涉险。”

    杨厚照这两天被妻子和父母打击的生无可恋,心气和对人的信任都如腐朽的建筑一样,摧枯拉朽的倒下,他甚至以为再也起不来。

    可是张永那种肯定的评价让他像是溺水中的人找到了救命稻草。

    阿昭是爱他的啊,为了他的江山她才出宫的,一切都是为了他,不惜犯险,不惜犯险,犯险……

    他好看的眼睛陡然间瞪大,低吼道:“你让阿昭去犯险?你知道宫外的人都什么样啊,阿昭一个弱女子,你是不是早就知道阿昭出宫的原因?”

    张永:“……”

    是老宫女告诉他的呀,但是如果承认了是不是会死?

    他忙道:“不是万岁爷让奴婢们去保护娘娘吗?探子刚回来报的,刚知道原因。”

    杨厚照消了气,痴痴望着烛台上的灯火好一会,后用命令式的语气道:“朕要出宫。”

    然后去找皇后,有太后在皇后是不会回宫的,但是皇上必须在宫里,可是他现在要出宫……

    最怕的事情发生了,为什么张永不告诉杨厚照,怕他被皇后勾搭着不回宫。

    他为难的看向谷大用。

    谷大用道:“万岁爷,这都这么晚了。”

    杨厚照指着他二人道:“当初赵瑾和马永成在的时候,朕想什么时候出宫就出宫,你们是不是不帮朕安排?”

    所以那两个人都死了。

    张永还是犹豫。

    杨厚照一歪头:“不帮朕安排也行,朕不会找别人吗?不过到时候朕器重了别人,你们可不要说朕亲佞远贤。”

    说完剑眉微挑,那种傲慢的眼神是在告诉他们,你们照量办。

    妥妥的昏君。

    张永和谷大用能说啥?

    准备出宫吧。

    出了宫门,杨厚照才发现张永没往李昭家里的方向去,是他不熟悉的路程,他挑着帘子问道:“你这是去哪?阿昭现在在哪里?”

    位于皇城西面,跟社稷坛一个横轴线上,在太液池水往西,有条街道叫做太仆寺街。

    太仆寺街南边是李阁老胡同,北面有酒醋局光明殿等出名地标。

    附近居民不少,是一条有价值的商业街。

    李昭出宫不想养老,还是要干老本行,要在太仆寺街盘铺子,但是暂时房子还没找到,带着老宫女和小鹦鹉住客栈呢。

    客栈的方向也在那边。

    张永把具体情况给杨厚说了,杨厚照回到马车里。

    夜晚马车里燃着烛台,他俊朗的表情在恍惚的灯光下一会明一会暗,深沉的眸子显得晦暗吓人,这个该死的女人,有夫之妇还要抛头露面,这次她不道歉绝对不要原谅她。

    ****

    天刚蒙蒙亮,秦姑姑感觉被窝里陡然间冒了冷风,倏然惊醒。

    睁开眼感觉,原来是床里的人把胳膊伸向她的被窝了。

    那个人当然是皇后,他们住在客栈,不安全,所以她跟李昭一张床。

    只觉得这只手特别不安分,在她裤腰上摸摸搜搜,一直往下。

    秦姑姑:“……”

    她差点叫出声,也明白皇上和皇后晚上都干什么了,这得是多长时间养成的习惯啊,睡梦中还要摸,她赶紧把身子转过去,免得她被摸中,可是那只手却不放过她,从后面裤腰往下,去抓她屁股。

    呀……

    真是不想忍了,昨天她就是这样被皇后给骚扰醒的。

    秦姑姑无奈之下下了床,李昭没摸到她的小豹子,忽悠一下就醒了。

    睁开眼一看,旁边的床铺空了,再一看,一个女子的纤细声音在圆桌前倒水喝,所以根本不是杨厚照,她已经出宫了。

    哎,两个人在一起太久了,养成的习惯不好戒掉,出来第一晚她就想他睡不着,现在还是,估计要过了三天才成,三天养一个习惯嘛。

    看向窗外,天空放白已经天亮了,她慢慢从床上爬起。

    皇后平时醒的晚,秦姑姑问道:“您不再睡一会了?”

    李昭道:“醒都醒了,去谈铺子吧,早拿下来早开张,我已经摩拳擦掌了。”

    李昭看中一家经营布料生意的店铺,那铺子店面大,正好在街道中间,十分醒目,正好盘下商用。

    秦姑姑这时道:“娘娘,那铺子虽然好,但是为什么价格这么低,不是有什么猫腻吗?咱们初来乍到,别被人骗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