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七十八章 街霸
    ,!

    李昭笑道:“提防还是要的,只要铺子地契能更名,户部认同就行,至于别的事,你想我作为万岁爷的前妻,我会怕吗?”

    秦姑姑:都前妻了还占人家便宜不放,真是她欣赏的无赖女人。

    ****

    老沈家绸缎庄在太仆寺街已经存在三十五年了,如今的东家叫做沈天奇,今年三十二岁,从父亲手里刚接手铺子五年。

    一大早沈天奇就要起床去开门。

    这绸缎庄外面是门面,后院有一个四合院院子,这条街的建筑几乎都是这样的,前面做生意,后面来居住。

    如今才天亮,卖布料的又不是卖早餐,用不着这么早。

    沈妻一边穿衣一边道:“老爷不用这么早吧?等用了早饭再去开门不迟。”

    沈天奇道:“昨日来看铺子的那位小哥今天要来扔定钱,咱们一定要把铺子兑出去。”

    三十五年的铺子,还是从老太爷手上接过来的,这沈家绸缎庄算是老字号,也算半个祖业,就这么卖了,沈天奇十分舍不得。

    所以说完话就连连叹息,愁眉苦脸的样子。

    但是不卖他们守不住了,到时候只会赔的血本无归。

    沈妻当然知道丈夫的难处,她想了想,回头看着坐在床边的人道:“老爷,要不要跟那位小哥说清楚,妾看她不像是男子,倒像是个女人,一个什么样的女人能女扮男装做生意,也是不容易的,不跟她说清楚了,她买了去,不是比咱们家还让人欺负?”

    这话提起来有些心酸,所以沈天奇就不愿意提,但是不得不提。

    他们这条街还有一家卖绸缎布料的,才开了两年,但是经常以次充好,所以生意不怎么好,这家人就断定是因为同样在街上卖绸缎的沈家和宋家抢了他家的生意,然后经常造谣说他们两家以次充好,店大欺客。

    像是这样的谣言,对知根知底的顾客影响不大,所以他们两家生意还是过得去。

    那户人家就勾结街道市监,经常找他们两家的麻烦。

    市监是官府的人啊,官府说你以次充好,还隔三差五抽检罚款,强征税收,他们一介入,这生意还能坐下去吗?

    他和宋家人都不服气,想着去告官,但是那户人家本身就是宫里太监的亲戚,街坊邻居都劝他们,民不与官挣,而且京城之地,达官贵人做生意勾结太监的事情太多了,全都欺行霸市,不然他们每年要给上面送那么多孝敬?

    天下乌鸦一般黑,官官相护,如果告官有用,京城的商户就不至于都是那些有钱人家开的了。

    挣扎到最后,沈天奇还是觉得把铺子卖了,拿了钱或者买地,或者找别处安身合适。

    但是卖铺子又遇到了问题,原来那户人家不仅要欺行霸市,他们的真正目的是想要沈家和宋家的铺子。

    已经放出话了,除非卖给他家,不然谁买就吃不了兜着走。

    街坊四邻都知道那姓钱的厉害,所以这铺子往外盘了三个月都没卖出去,知根知底的人没人买,哪怕他的价格已经降到很低了。

    听了妻子的话,沈天奇想了许久,最后无奈的摇摇头:“想我沈家几十年来都是兢兢业业的经营店铺,信誉第一,诚信为本,可是这次咱们却不能说。

    珍娘,这铺子是咱们唯一生的希望了,好不容易来的外地人,如果你跟她说了实情,她不买了难道咱们真的卖给钱三郎?”

    珍娘是沈妻的名字,至于那个钱三郎,就是那户强权的人家。

    钱三郎能把五百两的铺子压到五十两,这样还不算,觉得给钱了他们都要感恩戴德,所以真的卖给钱三郎怕老祖宗都要气活了。

    那就只能让不明真相的人买了。

    沈妻心中不忍,但是想想家中还有三个年幼的孩子,老大还要读书,这个钱以后都不知道怎么来,于是她抿紧了嘴,最后道:“妾去给老爷做饭。”

    所以面对生存,他们也只能当一次坏人了。

    ****

    陆续的已经有几家店铺开门了,尤其是在沈家绸缎庄左对面的,是一家食肆铺。

    早上起来他家有包子豆浆油饼大碗茶,吸引了很多出门吃早餐的人。

    因为是冬天,大家都在屋子里吃的,一共十二长方桌,差不多坐满了人,三教九流什么样的人都有,说着新闻政治奇闻异事。

    闹哄哄的环境,突然因为一个中年男人的到来而戛然而止。

    这人五短身材,微黑的大胖脸上满是逗疤,下巴最下面有个小指甲大小的黑痣。

    人长得比较凶恶。

    穿着浅蓝色的直身,但料子是苏杭的贡品,长相不好,但衣着富贵看着有地位。

    这位正是刚来他们街上两年的钱三郎。

    不过钱三郎好像是他的大名,人家上头有人,现在谁人见面不称呼一声钱三爷。

    有机灵的人见钱三郎在地中站,忙让出好位置道:“三爷早,三爷这边坐。”

    钱三郎呵呵一笑,眼睛周围全剩下肉了,没说什么,微微点头,算是给让位置的人的肯定。

    等他坐下来,四周有人默默结账,屋里面没吃完的人接下来也没话了。

    这还用说,表面上对他尊敬,但是心里都十分畏惧和反感,兔子都不吃窝边草,他吃,这样的人谁都不想沾惹。

    钱三郎见此情景,坐在那里脸色越来越黑。

    这家食肆铺子是一对老夫妻开的,老夫妻有一双儿女,平时老头子和老婆子在后厨忙,女儿收账,那儿子是个甩手掌柜,不知道去哪里混了。

    这家女儿叫做田美娘,二九年华,长得面嫩秀气,个子高挑,是远近闻名的美人,因为自小就长得好看,所以大家都叫她美娘,也因为长大了还好看,所以人送外号赛咸菜西施。

    因为他们家咸菜卖得好嘛。

    美娘见惯了人来人往,也有些小聪明,知道这位钱三郎上面有贵人亲戚,见众人都不搭理人,她心想,这种贵客奉承还来不及,竟然有人想得罪。

    她亲自送了一小碟咸菜方在钱三郎桌面上,然后道:“三爷,您要吃点什么?美娘这就给您点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