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八十二章 田美娘挑衅阿昭
    ,精彩小说免费!

    田娃这个人啊,不务正业还好色。

    他三年前娶了妻子,但是妻子跟田母关系不好,生下一个女孩就喝耗子药死了,从那以后街坊邻居都说他们家婆婆恶,男人靠不住。

    也就没人给他说亲。

    成过年的男人,却常年尝不到女人滋味,都憋坏了,田娃说的时候搓着手,心想,要是个小寡妇开店就好了。

    田美娘手指下意识的摸着自己光滑的下巴一下,一下子就明白了哥哥期待的是什么,她冷笑道:“男的,哥哥死心吧,是个俊俏的小郎君,只可惜还是个商户。”

    所以她也没心思了。

    她摸下巴的时候手指纤长显得动作十分妩媚,刘大海看得痴了,忍不住红了脸。

    前面那对兄妹还在说话,田娃听闻是个男的,直叫可惜。

    忽然绵绵的银白世界中,一个红色的身影从沈家铺子中走出,随着她的出现,她身后的劳工都一一散去,最后剩下一男一女跟在她的身后。

    他们三个人一起回头看着铺子的匾额,指指点点因为距离远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

    但是田娃可看清楚了,是个女子,女子身材窈窕,虽五官没看清楚,但也能感觉出眉目清亮。

    不然不能她一出现,好像天地之间其他人都是虚无,唯一人独立。

    他嘴角笑的颤抖,不服气的道:“死丫头,是她买的铺子吧,你不是说是男人嘛?明明是个女人啊,就是不知道有没有丈夫。”

    田美娘确定自己之前见过买铺子的少年,长得就是这样,怎么还变成女的了?

    ****

    任谁都能看出自己是女的,这样就会更引人注目,李昭最后还是决定换回女装。

    沈天奇一家昨天就收拾东西走了,原来说是三天,其实是放个烟雾弹,是不想走的当天被钱三郎纠缠。

    李昭的东西已经搬进来,给力工发了工钱,她就彻彻底底做回店铺的老板娘了。

    这时候主仆三人围着匾额看。

    秦姑姑问道:“太太,咱们还要做布匹生意吗?”

    做布匹生意李昭还没找到货源,就是沈天奇剩下的那些,她本来打算开个报社的,但是现在有钱三郎这种恶霸在,她转行好像是她怕了。

    那怎么行呢?

    她点头道:“嗯,咱们也卖布料,等我找到了货源就开张。”

    “开张不是要挑好日子,你怎么是找货源?”

    身后突然传来优雅关注的声音,李昭回头一看,果然是刚认识的宋涵佩。

    她点头行礼:“原来是宋公子。”

    宋涵佩见果真是她,眼睛里带着惊喜道:“你以前不是做布匹生意的?那你需要我帮忙吗?这些东西我门不清楚,但是家中慈母和掌柜的都很有门路,可以带你一程。”

    刚认识哪好让人帮忙,李昭还没来得及拒绝,迎面又走来一个女孩子:“宋大哥,你在这啊?哎呀,在给谁说话,这个人是谁?”

    女子莫约和自己同龄,穿着大红缎子碎花小袄,下身蓝缎百褶裙,带着围发云髻,是个丫头打扮。

    五官谈不上十分精致,但是眉眼好看,可以称得上是美人。

    她初来乍到,还没开张,因此还没让小鹦鹉打听附近都是什么人,这个人她不认得。

    但是这人分明在问宋涵佩她是谁,于是李昭微微笑了笑,算是表示友好。

    宋涵佩用很热情的语气道:“这位李娘子是沈家绸缎庄新来的老板,以后都是街坊了。”

    然后他又对李昭道:“以后这匾额会换姓名吧?暂时我先这么叫。”

    指着那女子道:“这位是对面食肆铺子的闺女,叫做田美娘,李娘子叫她美娘就行了。”

    李昭微微颔首:“原来是田姑娘,初来乍到,以后都是街坊了,还请您多多关照。”

    田美娘没有立即回答,她一双水杏研眼开始肆无忌惮的打量李昭。

    李昭今天穿着大红色遍地金妆花缎面狐狸皮披风,高贵修长把里面的衣服都盖住了,但是那没有一点其余颜色参杂的红色,在小雪飘飘中,如一抹傲雪盛开的玫瑰,再加上她五官靓丽绝非一般美人可比,好看的让人移不开眼睛。

    妒忌之情不由得涌上田美娘的心头。

    她一直就想嫁给读书人,宋涵佩虽然才是个秀才,但是已经脱离了商户籍贯,最重要人长得英俊家境殷实,十九岁还没订婚,正是她的如意郎君。

    她突然赶到这里也是因为看见宋涵佩在跟女人说话。

    宋涵佩儒雅矜持,可从来不会主动招惹女子,如今如此主动,近来一看,才知道这女人长得如此狐媚。

    但看李昭头上发髻高高盘起,这明明是妇人打扮,她心里感到危机,眼珠一转有了计策。

    终于笑道:“李娘子,您是一个人经营店铺吗?您的丈夫呢?怎么成了亲的女人还抛头露面啊?这样影响好吗?我要是成了亲,绝对不会出来做生意的。”

    她是想告诉宋涵佩,这女的已经是妇人了。

    宋涵佩对李昭的身份也很奇怪,为什么已经已婚妇人还要冒充男人买铺子,他有着良好的教育,本来这种事不该听,可是李昭给他的感觉太美好了,忍不住就想留下来细听。

    打量自己的眼神不友好,等了许久才回话,李昭看田美娘眼里闪着的挑衅的光,再联想她叫宋涵佩的热情劲,就差不多明白两个人怎么回事了。

    他们两个人好不好的跟她什么关系?

    不过李昭只想好好做生意,而且她还爱着杨厚照,暂时不想找下家,也不愿意扯一些没用的东西,敷衍道:“我丈夫是军官,在西北戍边呢,要上级允许才能回来。

    至于我为什么成了亲还抛头露面,你个未婚的小娘子都能站在大街上随便问人问题,我都有人要了怕什么?”

    这人是有丈夫的田美娘松了口气,但是那句我都有人要了怕什么分明话里有话。

    是说她问人闲话没人要,她本来就嫁不出去。

    田美娘可不是什么沉的住气的人,一下子就岔起了腰,道:“我是看你是新来的,想要照顾你,你这人说话怎么那么难听呢?是骂我嫁不出去吧?”

    李昭眼睛一挑:“我说什么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