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八十四章 越吵越僵
    ,精彩小说免费!

    宋涵佩和杨厚照互道了身份就走了,田美娘看着杨厚照有些不舍,可人家都进屋了,她也走了。

    杨厚照进屋之后就嗖嗖嗖往屋后跑,张永不解的问道:“爷这是怎么了?”

    古大用方才看见了,门口娘娘和万岁爷互相给了对方一记凌厉的眼神,然后娘娘回屋了,万岁爷也回来了,此时看来,娘娘定然眼神中跟万岁爷约定了什么,也在后院。

    他拉着张永:“看好戏去。”

    李昭提着裙子跑到后院。

    他们后院是四合院样式到院子,但是左右厢房都没有盖到头,和隔壁之间有一堵墙。

    墙有一人多高,杨厚照已经爬上右边的院墙,正要往下跳呢。

    李昭吼道:“你干什么?这是我家,你跳过来我还下夹子。”

    马永成那肿成猪蹄子一样的脚立即浮现在杨厚照眼前。

    他坐在墙头不动,然后问道:“你丈夫姓杨,你为什么不说?”

    李昭冷笑道:“哎呦,你还来问我,你是谁啊?我认得你吗?我可不认识你。”

    方才他是因为她不听话生气,顺嘴就说出来的,之后他也后悔了。

    可是他为她那么难过,见面都不知道安慰他,还气他,谁要认识她?

    杨厚照指着李昭道:“你就是个狼心狗肺的白眼狼,你跟不跟我回去?”

    都骂她还让她跟他回去?

    李昭四处找着棍子:“今后再来爬我墙我就打你。”

    两个人一个在上面躲,一个跳着高的骂,吵的好不热闹。

    这边秦姑姑和小鹦鹉躲在门面的后门处抄着手看着。

    怕出事,小鹦鹉低声道:“姑姑,不然咱们去劝劝吧,这怎么好不容易见面还吵架呢?”

    秦姑姑撇撇嘴道:“你要去你去吧,反正打完还要好的,你现在去你劝谁,我可不得罪那个人。”

    小鹦鹉:“……”

    那边张永和谷大用也在进行这样的对话。

    谷大用道:“真的不用劝架?”

    张永道:“谁信他们两个是真吵架,谁就是真傻子。”

    后来两边的仆人,四个人,各找了温暖的地方喝茶看戏了。

    李昭的棍子打到杨厚照的脚了,杨厚照哎呦一声,在墙上趔趄一下,李昭自认为没用力,可是被他这样还是吓到了。

    她怕杨厚照掉下来,本能的张开胳膊去接。

    雪越下越大,下面的红色在白雪中耀眼明亮,像是傲然屹立在雪中的寒梅,她要用她的臂膀拥抱他。

    杨厚照感觉到心头一暖,怎么忍心跳下去呢,万一摔在她身上怎么办?

    他忍不住笑道:“你怎么那么傻?爷是男人用你接?”

    墙头上的人坐在那里,一条腿踩在墙上,胳膊放在膝盖上,另一条腿耷拉下来,不断地晃着。

    笑容宛若春日朝阳,

    姿态悠闲不失顽皮,哪里像是受伤了?

    李昭放下胳膊蹙眉道:“竟然敢骗我?行了,你赶紧回家去吧,不要闹了。”

    她说完,沉下脸转身就走。

    却没有一点点邀请他的意思。

    杨厚照方才的喜悦心情一下子就没有,喊道:“李昭,你到底跟不跟爷回去?”

    李昭回头,想了想对着墙头一笑;“我记得杨大爷说要证明给我看,是我错怪了你,那为什么朝廷会下圣旨说我病了?你的证明呢?”

    通政司已经将悬赏的通告发布下去了,识字的人都可以知道上面写着什么。

    李昭对宫里的事情那么门清,她怎么可能猜不到杨厚照为什么会下这样的圣旨呢?

    太后娘娘对她,是想要赶尽杀绝的。

    只要一提这件事,杨厚照自己也不好意思让李昭回宫。

    这也是为什么他犹豫了好几天才说出来的原因。

    可是不回宫,难道就一直在外面晃荡?看看那个姓宋的,看她都什么眼神啊?

    杨厚照退而求其次道:“那你可以回娘家,爷又不是养不起你,要你抛头露面?万一被人知道,我这脸往哪里搁。”

    一口一个爷,他到底是谁的爷?

    杨厚照那种傲慢的态度,彻底激怒了李昭。

    她冷声道:“杨大爷认识我的时候我就在抛头露面,现在觉得丢人有些晚了。

    再者,我既然离开了,就是要过我自己的日子。

    回娘家,让你养,我算什么?

    难道真的要像田美娘说的,当外室?

    到时候杨大爷又娶了妻子,我成了什么人?

    我要过我自己想过的生活,从那里出来的时候我就跟杨大爷说好了,咱们以后各不相干。”

    “你说真的?“

    杨厚照语气不善,李昭道:“比珍珠还真,就按照杨大爷今天说的那样,不认识,以后别说认识我。”

    杨厚照只是不喜欢别的男人觊觎李昭。

    说让李昭回娘家也是想等太后消气了再把她接回来。

    没有看不起她也没有要控制她的意思。

    但是显然李昭误会了。

    看着她那倔强的身影毫不留恋的转身,杨厚照又急又气,气的是李昭从来都不明白他的心意,急的是她就不能多跟他说说话?

    这样一想,越发觉得自己可怜,至高无上的天子,却每每都要贴人家的冷屁股。

    心灰意冷,他负气的吼道:“不认识就不认识,今后见面也不要说话。”

    李昭可是吃软不吃硬的,回头冷笑:“谁先说话谁孙子。”

    嘿,这个死丫头。

    杨厚照呸了一声:“让你做生意,让你冒充下堂妇,爷要亲眼看你被人欺负,你怎么求救,爷都不会管你。”

    李昭先是竖起一个拇指,在满天飘雪的情况下向上指,然后倒过来晃三下,脸上同时露出鄙夷的神色:“孙子”

    她就这么鄙视他相公。

    杨厚照气得从墙头上站起:“你给老子站住,站住。”

    可是那傲然的女子,已经风一样的回屋了。

    杨厚照指着空荡荡的门口:“李昭,你不道歉我是不会原谅你的。”

    “不会原谅你的。”

    “原谅你的。”

    “你的……”

    可是过了许久,也只有这他自行补脑的回声来回复他。

    杨厚照又崛起了嘴。

    眼看着没谈拢,谷大用从放下茶杯道:“咱们还是去劝劝吧。”

    张永摇头:“没事,过不了晚上,这都几天没在一起了?咱们万岁爷什么人你还不知道。”

    嘴硬,但是不正经。

    谷大用恍然的点头,晚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