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八十五章 街霸找上门
    小鹦鹉在锁门的时候秦姑姑去检查了一遍。

    小鹦鹉眼睛一转,指向墙头:“用不用给咱们爷留个梯子?“

    秦姑姑拍着小鹦鹉的脑袋;“别吃力不讨好了。”

    李昭今日小日子,他们万岁爷记得清清楚楚呢,肯定不会来,要想帝后和好,再等个三五天吧。

    小鹦鹉一缩脑袋,然后回屋去了。

    果然这一晚上过的十分平静。

    第二天李昭吃过饭和秦姑姑小鹦鹉清点前面的库存。

    杨厚照背着手来了。

    今天天气比昨天还冷,他披着黑色鹤氅,高大的身影英姿飒爽,笑嘻嘻的进来,神态有些羞涩但强装正经。

    李昭眯起眼睛,后来一想谁说话谁孙子,那句你来干什么她又咽回去了。

    杨厚照:“……”

    明明看着她要说话的,可是突然间又低下头,真是把他憋死了。

    哼,她不说,他说。

    反正他昨晚睡的好,虽然没睡在一起,但是他们是邻居呢。

    杨厚照敲着柜台道:“李老板,接着卖布料啊?用不用小爷给你调几匹来?”

    李昭抬头用讥讽的目光看着他:“我呢,起码还有东西经营,倒是杨老板,你肩不能扛手不能担,只买了我屋子一半的店铺就花了两千两,指望你养家糊口,是不是嘴都是吃浆糊给糊上的?”

    什么人家吃浆糊,赔光了?

    杨厚照本来是希望李昭跟他和好,可是这死丫头说话就是这么难听。

    他也不服软,薄唇一撇,脸上满是傲然:“爷跟您们能一样吗?爷是什么出身,爷要当街开个书塾,当先生。”

    正在喝水的小鹦鹉:噗!噗!

    最后没忍住,水还是呛了一地,然后他用求饶的目光看着杨厚照。

    杨厚照磨磨牙沉声道:“滚回去。”

    小鹦鹉和秦姑姑都躲到账房里去了。

    李昭等人走后嘴边都要撇上天:“还当先生,教人家看话本子啊?追求小寡妇,泡妞?您可得了吧,别误人子弟。”

    杨厚照脸都绿了:“李昭,爷什么时候干过那些事,什么小寡妇?”

    李昭眼睛一斜:“真的没有?”

    杨厚照:“……”

    “没,没……”

    “说实话。”

    杨厚照拍着她前面的柜台:“那都是陈年往事了,人家自从娶妻之后这些事都没干过。”

    “看衅书也没看过?”

    杨厚照:“……”

    后他眼睛一斜,看着李昭的目光非常凌厉,道:“看不起爷,等爷桃李满天下的时候打你的脸。”

    李昭撇撇嘴:“你不回家了?你家里能离开你吗?”

    家就是他们的暗语了。

    杨厚照已经决定了,李昭什么时候回去,他就什么时候回宫。

    挑着眉笑道:“怎么样?我家能人辈出,我想要干的那些事啊,老李头子都在帮我做了。”

    可怜的李阁老,帮他做事还成了老头子。

    不过李昭只是随口一问,历史上杨厚照住豹房的也不回宫。

    大臣们要找他,先找几个太监,不然谁也不知道这人在哪。

    这辈子没豹房了跟她混,所以命运的转轮转了几个圈还是要走那条路。

    算了!

    李昭也没劝着让杨厚照回去,不屑道:“就让我们拭目以待杨大爷的桃李满天下。”

    正说着,门口突然传来粗暴的拉门声,一阵冷风进来后,随之即来的是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

    男子穿着直裰,上身披着毛皮小袄,身材不高,胖墩墩的,那直裰肥大更显他长得矮。

    脸型是个由字脸,眼睛不大眉毛耷拉着,怎一个丑子了得。

    李昭脑海里立即想起秦姑姑骂人的五个字,土豆子成精。

    她并不认得这人,门口也没挂牌子,不知道是不是客人,她问道:“您有贵干还是要买布料?我们这还没开张。”

    杨厚照则用提防的目光看着这个男人,李昭不回家,今后只要有男人他就得提防。

    这男人用十分傲慢的神色走到李昭面前,问道:“你什么开业啊?”

    李昭道:“快了,在选日子。”

    那人又道:“布料有货源吗?”

    李昭还没去找彪叔,但是还是点头:“已经有上家了。”

    那人立即道:“推了。”

    李昭蹙眉:“推了?”

    男人背着手看了屋子一圈,然后回过头道:“今后你店里的所有货物都得从我那里进,我看你这三五天就能开张,明天准备三百两银子,我让人给你送货。”

    他说完话,转身就要走。

    杨厚照眼睛一亮,揶揄的看向李昭,好啊,不是色狼,是豺狼,看不起他,这回她要有麻烦了吧?

    看她这生意能做几天。

    李昭高声叫住来人,问道:“你货物什么色啊,可有样品?都是哪里的产地?给我看看。”

    那人回头一笑:“看看?我卖东西,还从来没让买家看过,不就是各色布匹,都一样的货色,有什么好看的?”

    苏绣和蜀绣能一样?不同的染料能一样?

    蚕桑质量,纺织技术……商品这种东西,哪怕叫同一个名字,可是失之毫厘谬以千里,怎么可能都一样呢。

    一听这话这人的货物就不能要,强买强卖的。

    李昭也笑了,道:“可是没有样品,货我是不会进的。”

    “不进?”那人陡然间变了脸,道:“你以为我来是跟你谈买卖的?出去打听打听,这街上谁不认识我何大,我这货物,你是要也得要,不要也得要,明天我来收银子,到时候准备不齐,你就等着瞧吧。”

    李昭道:“你真的让我等着瞧?”

    这何大正是街道市监的小舅子,平时就干些以次充好的买卖,但是只要给了市监好处,有些铺子他也不找麻烦。

    不过李昭这铺子不是已经被钱三郎盯上了吗?

    这何大和钱三郎是一丘之貉,李昭刚住进来,他们商量好了,要先给李昭一个下马威。

    想他何大是什么人物,别说一个小女子,就是三尺男儿见了他都得点头哈腰,所以才能叫下马威。

    可是他突然被这小女子用轻蔑的口气发问,心里一突,她不怕?

    眼睛一转,何大看向李昭身边的杨厚照。

    这男人器宇轩昂的以前可不认识。

    再看杨厚照的打扮,那鹤氅是普通人能穿得起的吗?

    然而他进来的时候这屋子里就这两个人,所以这男的跟着女人的有关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