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八十六章 照照看昭昭笑话(一万起点币打赏加更)
    何大忍不住问道:“等着瞧你还……”

    到底有些心虚,看向杨厚:“这位老弟是什么人?哪里高就?”

    杨厚照指着自己的鼻子:“爷吗?你难道也要卖给爷布料?爷可不做你们这种生意,爷要当先生。”

    读书人?!

    读书人不好惹。

    那个宋涵佩不过是个秀才,可是一有委屈就写状纸去找大理寺。

    大理寺的人是不好对他们怎么样,但是也告诉他们,不要总惹这种滚刀肉。

    如果这人跟这女人有关系,那又是个棘手货了。

    何大脱口问道:“那你和这位李娘子什么关系?”

    杨厚照正好要看李昭热闹,昨天也说好了当做不认识,他摇头道:“没关系啊,怎么了?你是户部的啊?”

    说完对着何大翻了个白眼。

    李昭:“……”

    这个死老爷们这时候不管她了。

    没关系何大就放心了,没敢跟杨厚照顶嘴,那傲慢的神色又看向李昭:“不要猖狂,等明天的。”

    这次说完,冷冷一哼,摔着门帘子走了。

    李昭没有再喊他,等他走后,李昭一张笑脸瞬间变得冰冷,口中念叨:“何大?到底什么人物?”

    杨厚照胳膊支撑在柜台上,笑嘻嘻的看向李昭,语气温柔道:“叫一声照哥哥我就帮你,不然爷就天天看你笑话。”

    李昭一巴掌拍在他的脑门上:“臭流氓,姑奶奶才不用你。”

    ****

    田美娘正在送客,见宋涵佩从他们家店铺而来,看那方向,是要去对面绸缎庄。

    田美娘立即跑过去,拉住他的胳膊道:“宋大哥,你干什么去?”

    宋涵佩无奈的摘掉田美娘的手,道:“美娘,你都老大不小了,我也老大不小了,我跟你说过很多次,不要拉拉扯扯的,被人看见对你不好,对我也不好。”

    田美娘脸上都是委屈,后道:“宋大哥,你是不是看上那个下堂妇了?”

    宋涵佩确实对李昭很想念,方才看到有人从李昭店铺出来,正好是那个何大,他不放心,过来看看。

    他做事一向光明磊落,被人问,就不知道怎么撒谎,脸一红,不过接下来语气很肯定:“我是对李娘子有些好感,但是你不要跟别人乱说出去,八字还没一撇,不要损害人家女子的清誉。”

    田美娘气坏了。

    “她有什么清誉?她一个下堂妇,你还没取过妻子呢,宋大哥,你不嫌她脏?她是别人用过的女人。”

    宋涵佩自小就跟别人不一样。

    他的人生中只有他喜欢和他厌恶两种人,两种事。

    绝对没有什么人是脏的,什么人是干净的之分。

    有人诋毁他喜欢的女子,他怎么能忍,陡然间一吼:“你的嘴巴怎么那么脏?”

    宋涵佩是脾气不太好,但是还没这样骂过一个女人,反正田美娘没听过,被这一吼,她愣了下,随后哭起来。

    “我哪里说错了?她本来就是嫁过人的,我哪里比她差?我还是黄花大姑娘,你宁可看个活人妻都不看我一眼?”

    宋涵佩可不怜惜女人的眼泪,道:“你知道为什么吗?因为我从来没见过哪个黄花大闺女,天天跑在我后面说自己是黄花大闺女。

    人家虽然被休了,但是人家从来都不会说你的闲话。

    到底谁高贵谁卑贱一目了然。

    你也是女人,现在挤兑一个无依无靠的弱女子,你就不怕以后遭报应也遇到一个恶婆婆?”

    田美娘被骂的忘了哭。

    宋涵佩一甩袖子道:“你回去吧,以后不要再跟我说些有的没的。”

    他转身进了绸缎庄的屋子,田美娘对着他的背影恨恨的攥起了拳头。

    之后田美娘气的要回屋子,顺着书铺一看,一下子想到方才从绸缎庄出来的杨大爷,一身鹤氅,那是普通人能穿得起的吗?

    太祖开国之初,对户籍管理很严格,各个阶级的人的穿着都做了严明的规定,但是如今老百姓有钱的人多了,杨厚照又喜欢明快的颜色,所以已经把穿衣制度废除。

    但是能穿鹤氅的人家,还得有身份地位才行。

    可是为什么一个开铺子的人能穿鹤氅?

    而且杨厚照英俊桀骜的样子始终在田美娘眼前挥之不去,可比宋涵佩好看又有钱,就差一个身份了。

    田美娘一转头,直接进了书铺。

    而这时候宋涵佩已经从绸缎庄出来了,因为里面李昭不在,只有叫做小鹦鹉的伙计接待他,他给李昭留了有麻烦找他的话就出来了。

    看到田美娘进了书铺,宋涵佩眉心轻拢在一起,心想这个田美娘又不爱看书进书铺干什么?多半是去找那位扬寿兄弟去了,这个女子,真是……

    ****

    杨厚照闲来没事要看李昭笑话,怎么看?搬了把椅子坐在二楼窗门,谁进李昭的铺子他都能看见。

    看宋涵佩打个转就出来了,他又坐回去,嘴里喃喃念叨着:“臭不要脸的读书人,天天来看我媳妇,难怪考不上举人,再来让你脚丫子长针眼……”

    “爷,脚丫子只能长鸡眼。”

    杨厚照:“……”

    是谷大用的声音,他回头问道:“你干什么?”

    谷大用道:“有位姓田的姑娘要见您。”

    杨厚照蹙眉:“爷又不认识,见爷干什么?”

    随后好像想到了什么:“让她上来吧,那个李昭不理爷,也总得找个人聊聊天才行。”

    ****

    而绸缎庄的墙头,秦姑姑踩在砖头上扒着墙,黑着脸道:“咱们爷就见了?真是狗……”

    墙头的另一边,张永瞪大了眼睛:“你疯了?”

    秦姑姑:“……”

    她挥挥手道:“去盯着,看咱们爷是不是老毛病又犯了。”

    张永一边点头一边道:“我这可只跟你说了,你可别跟娘娘说。”

    秦姑姑嘴上答应着:“你快回去吧,我能出卖您吗?放心吧。”

    张永一走,她就找李昭告状去了。

    李昭正在给小鹦鹉分派任务,明天好对付何大,听了秦姑姑的话,她蹙眉道:“真的见了?”

    秦姑姑道:“是不是看您真的不理他,这都好几天没那个……耐不住寂寞了。”

    李昭用不可思的目光看着秦姑姑,她的男人在别人心中这么不靠谱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