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八十八章 骂皇帝
    第二日一早,李昭照常开门,但是不是为了迎客。

    拿着扫把扫扫门前土,打扫卫生。

    张永谷大用也学着她的样子经营店铺。

    等杨厚照一出来,见各自扫着门前雪,不高兴的瞪向张永谷大用,厉害了狗腿子,让他的皇后扫大街。

    张永:“……”

    谷大用:“……”

    明明是他自己说的不许他们两家说认识。

    张永和谷大用来扫李昭那边了,杨厚照抢过来李昭的扫把,却不看李昭,望着天空神色傲慢道:“哎呦,还能干得进去活啊?有人今天要找你麻烦呢,叫我一声好哥哥,我兴许就帮你了,不然你可……”

    李昭直接把扫把抢过来:“我又不是聋子,话说一遍就行了,杨大爷,以后你想帮我我都不用,除非你跪着学狗叫求我。”

    杨厚照怒道:“你脸咋那么大?我帮你还得求你?做美梦呢。”

    李昭一哼:“叫得不响我都不用你。”

    “你学驴叫求爷爷都不帮你……”

    越吵两个人说的话越狠,张永心想万岁爷能不能给自己留点余地,不然一会被打脸多没面子。

    正说着,一个声音打断他二人:“杨兄,您也在这呢?”

    杨厚照和李昭抬头一看是宋涵佩。

    这小子怎么又来了,呀,杨厚照刚要和宋涵佩说话,宋涵佩已经越过他走到李昭面前。

    “李家娘子,是不是今日何大他们要来找麻烦?我昨天帮你去找了人,但是他们都畏惧何大的后台不敢来撑腰,不过你不用怕,这方面我有经验,若是他们要强买强卖,你就不同意。

    他们要是敢下黑手,我帮你写状纸告到衙门里去,虽然衙门不会管,但是会怕我闹事,何大他们会有所收敛的。”

    李昭道:“多谢您,您昨天跟小鹦鹉说的话他都转达给我了。

    我不怕,我就不信,天子脚下朗朗乾坤会有人这么猖狂。”

    说完扫了杨厚照一眼,杨厚照刚要插话,那边宋涵佩气冲冲道:“娘子不畏强权我很欣赏,但是天子什么的,不要对这些东西抱有希望了。

    咱们那个皇上,吃喝嫖赌他在行,养硕鼠蛀虫他在行,其余的还是算了吧,他要是明君,之前沈大哥至于卖铺子吗?”

    李昭:“……”

    这回他真要看向杨厚照了。

    就是说他根本就不相信什么朗朗乾坤有正义。

    他们万岁爷可是在的呢。

    张永和谷大用都打起了精神,这小子胆肥啊。

    杨厚照心想,你天天勾引我媳妇还不算,还骂我,哎,可气啊,天下竟然还有这种事。

    他叉着腰问道:“宋兄,你胆子不小,皇帝你也敢吗?”

    宋涵佩突然嘘了一声。

    众人都不解。

    宋涵佩随后道:“我是秀才,读书人,我可以骂,但是你们不能说。”

    朝廷有规定,读书人可以骂人,还可以说脏话,不然就是犯法。

    读书人不仅可以骂人,骂皇上的多得去,但是皇上不许打读书人,这也是律法不成文的规定。

    哎呀我去,天天朝上御史骂他,这小子才是个秀才还骂他。

    杨厚照气的头晕,左右找着东西,打死他算了。

    张永和谷大用看见了,忙把人拉着。

    宋涵佩见这位仁兄怒红着脸看着他,蹙眉道:“杨兄,您怎么这般激动?是我哪里说的不对吗?”

    人家哪里说错了?

    本来这些败类就是朝廷养的。

    李昭用警告的眼神看着杨厚照。

    杨厚照没收到她的警告,但是他问过田美娘,知道这钱三郎有多恶劣。

    确实,如果天子脚下若都是公平事,宋天奇怎么会走投无路的走了?

    可是也不能这么骂皇帝吧?他还在呢。

    杨厚照心里怒火在烧,但为自己开脱的话却一句都说不出来。

    噎了好久,笑道:“没有,我觉得你说的非常正确,朝廷真不是个东西,但是据说皇帝人不错的。

    你可能不知道,皇上要建海军,要开放海市,这些都是为了老百姓啊。”

    时时不忘美化自己。

    李昭:“……”

    张永:“……”

    谷大用:“……”

    宋涵佩冷冷一哼:“朝廷还不是皇上的朝廷,他能不错到哪里去?

    我都听说了,那是皇后的意见,皇后因此得罪了满朝文武,现在皇上这不是下旨意了,说皇后病了。

    这里面什么事我就不好猜测,可是皇上肯定让皇后吃了不少苦头就对了,借着病去打压。

    所以皇上有什么本事?听闻不学无术最在行,大臣们要办正事都找不到人,我可不会相信他。”

    那李昭自己要出宫,他恨不得一颗心都掏给李昭,还说他没照顾好人?

    杨厚照:“……”

    真的谁都不要拦着他,让他打死这个酸秀才。

    张永和谷大用又要拦着。

    宋涵佩蹙眉的看着杨厚照:“您怎么一直帮着他说话?您看看,现在这是什么时候?他真的那么好,为什么李娘子还会被欺负。”

    杨厚照所有怒意被噎的一点不剩,点头道:“是啊,皇上这么好,为什么李娘子还会受委屈呢?”

    宋涵佩点头:“是啊,为什么呢?”

    杨厚照:“……”

    他看向李昭:“李娘子,所以是你自己不好吧?不然人家怎么会欺负你?”

    真是,自己要没面子就把责任推给她。

    李蘅远白了他一眼:“您就看笑话就行了。”

    说完叫着宋涵佩:“外面冷,有话屋里说吧。”

    宋涵佩道:“这位杨兄看来不是同道中人,咱们不跟他说。”

    李昭点头,然后二人就进屋了。

    杨厚照:“……”

    真的谁都不要拉住他,让他打死这个酸秀才。

    真的这次没有人拉他。

    杨厚照:“……”

    他还是要跟进去的,不过到底不甘心,想了想回头问张永和谷大用:“皇上真的这么差劲吗?”

    张永:“……”

    谷大用:“……”

    然后谷大用看下张永道:“你会说,你嘴甜,你说。”

    张永:“……”

    他忙道:“您别信这些酸秀才的话,不然怎么能叫酸秀才呢?”

    回头看着街道道:“您看看这太平盛世?您看看人民脸上的笑意,这都是因为皇上是明君的原因,就这么说,如果皇上不好,那个宋涵佩嘴上无德,岂不是都死了八百遍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