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八十九章 强买强卖
    杨厚照长舒一口气,舒服多了,他是个胸襟开阔的人。

    可是就在这时,几辆推车从街头朝着这边来,推车上花花绿绿的一看就是绸缎货物,而领头的正是昨天那个何大,他一边走还骂骂骂咧咧的骂挡路的人,身后还有拿着棍棒的打手跟着。

    杨厚照:“……”

    他又看下张永:“真的是天平盛世吗?皇帝真的是明君吗?”

    张永:“……”

    他硬着头皮道:“当然是了。”

    看着越来越近的何大,杨厚照差点哭出来:“我不信。”

    张永:“……”

    *****

    何大带着人到了绸缎庄大门口,见隔壁站了三个,三个人都盯着他,而且脸色还不好看。

    站在中间为首的那个男子头戴红缎忠靖冠,貂鼠暖耳,又一件鹤氅,但是今日换成红色的了,脚下粉底皂靴,无一处不精致,无一处不尊贵。

    还是昨天那个人,怎么看都不像是生意人。

    昨日这男子和那姓李的女人站在一起的样子又浮现在他的脑海里。

    他停在门口,蹙眉问道:“这位兄台,你这么看我,真的和那位李娘子没关系?”

    张永和谷大用要说话。

    杨厚照道:“没关系。”

    接下来他要说,没关系也可以问问你是干什么的吧?

    那何大彻底松了一口气,拱拱手打断了他,然后回头对他的人道:“给老子送进去。”

    何大话音刚落,绸缎庄门里李昭和宋涵佩秦姑姑小鹦鹉鱼贯走出来。

    见到李昭,何大冷笑道:“出来了?出来了正好,货大爷给你送到了,银子呢?”

    李昭道:“什么货?我并没有说我要。”

    何大笑道:“爷不是也说了,这可由不得你。”

    说完又叫着他手下的人:“都给李娘子送到屋里去。”

    这些人旁若无人的从推车上把货物卸下来,然后就要登堂入室。

    李昭堵在门口,看见了那些何大所谓的布匹,都成匹的,可是明显一批布都有深有浅,还有黄色印子,只一过她就看见了,十分明显,所以这是泡了水的布吧?

    加一起五两银子都卖不出去,还敢卖给她三百两。

    这些东西是绝对不能进屋的。

    李昭展开胳膊道:“旧料子你卖给我新铺子,这是强盗啊?我不要。”

    那些力工回头看下何大。

    何大就知道李昭会有这样的反应,这些布匹是钱三郎给他的,钱三郎要整这个铺子,用家里泡过水卖不出去的料子来强买强卖。

    只是第一步,先黑李昭一笔钱,让她没有钱进货。

    然后第二部让官府来收税,这时候李昭就会欠钱,也会明白这碗饭她不能吃。

    聪明人到这里,就知道要盘铺子了。

    然后钱三郎准备用三室两把铺子盘下来。

    也不怕李昭钱多,如果钱多,他们就长此以往下去呗,那更好,不用开铺子就能赚流水钱。

    所以这强买强卖就是不买也得买。

    他笑的得意的指着自己身后的人:“不要可以,问过我身后的兄弟,兄弟们说可以,那就可以。”

    随着推车而来的,还有握着棍棒的打手,七八个。

    这就是要动武力了。

    还人多欺负人少。

    小鹦鹉和秦姑姑在宫里见多了人多欺负人少啊,都是几十个围着一个,剩下两人打板子。

    但是他们都是执行者,可不是挨打的人。

    现在反过来,真有些害怕。

    小鹦鹉颤着身子挡在李昭的面前。

    杨厚照见此情景,就算不是李昭的事,他也忍不了啊,这么多男人欺负一个女人,强买强卖都是好听的,这就是抢劫。

    他刚要说话,可是跟李昭站在一起的,一个长身玉立的身影却抢先他一步。

    宋涵佩长袍一撩,挡在李昭面前不说,将小鹦鹉和秦姑姑都护着了。

    然后浓眉竖起瞪着何大等人:“我宋涵佩在,有本事你们先打我?”

    他本来生的就很英俊,如此凛然仗义的态度,像个天地之间第一勇士,在太阳下闪闪发光。

    杨厚照:“……”

    这个欠蹬,他作为阿昭男人的风头都被他给抢了。

    这宋涵佩说起来真的是个滚刀肉。

    钱三郎刚想吞并其他两家绸缎庄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其实是宋家。

    于是跟宋老爷子过过两招,不曾想,那老头子气性大,他不过是说他们家的料子不好,老头子满大街的找人评理,然后回家就死了。

    这下子所有人都知道是他把人气死的。

    宋涵佩敲锣打鼓的去衙门里告状,还好没有他直接动手杀人的证据,这宋涵佩才没有咬着他不放。

    再后来钱三郎开始压制宋家绸缎庄的价格,可是宋涵佩母子还是不关门。

    让市监找名头多收税的话宋涵佩还写状纸,还去告状。

    宋涵佩是个秀才,读书人,家还是本地的,大理寺的人虽然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是可不愿意让钱三郎他们把事情闹大。

    所以后来钱三郎就转移目标,不管宋涵佩了。

    他对沈天奇打压了几次,姓沈的很懂事的就不跟他作对,然后卖铺成。

    显然人只是没有按照他的想法赶走,是因为李昭的突然出现,不然他肯定心想事成。

    但是宋涵佩,钱三郎现在都没想好,到底要怎么最划算的收拾他。

    钱三郎对宋涵佩都有些没辙,何大被舅舅警告过,闷头赚钱少惹事,所以也没想过要收拾这个滚刀肉。

    但是何大跟钱三郎的区别是,钱三郎喜欢用计谋,利用别人。

    他何大可是在街上混的久了的,心想宋涵佩,老子不去找你算账你就烧高香吧,还敢撞到枪口上?

    他对宋涵佩冷笑道:“是不是你们宋家铺子这几天消停了,所以你没记性了,还敢替别人强出头?”

    看一眼李昭,了然道:“原来是想女人了啊,老子不管你替谁出头,要么这钱你拿,今天你们不给我这三百两银子,铺子就别想要。”

    随着他们的争吵,街上围观的人越来越多,但是没有一个人敢帮忙说话的,可是听到何大说宋涵佩想女人的时候,都开始对李昭指指点点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