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九十章 激怒了杨大爷
    宋涵佩习惯了人们的冷漠,他爹死的时候,所有人都劝他人家也没打他,自己死的,还是别惹事了吧。

    兴许是对他好,但是杀父之仇都不让他报,这种非要他缩着头的关心,他可不要。

    所以此时别人怎么说他都不看,只瞪着何大道:“那我也再说一遍,你们强买强卖,想得逞,先从我身上踏过去。”

    何大动了怒,到:“宋涵佩,你真当你一个酸秀才了不起?告诉你,旁人那是不愿意搭理你,不是怕你,你以为我跟他们一样?

    再不让开,我打断你的腿你信不信?”

    宋涵佩突然间发笑,道:“我信,但是我很希望你打断我的腿,我倒要看看,这天子脚下的恶人到底是怎么行凶的,我也要看看,是不是已经没有王法,没有天理,让你敢猖狂到这种地步。

    你敢无视王法就来打我。”

    今天宋涵佩头戴乌纱唐巾,穿着翠蓝色素面缎子直裰,青鞋,绫袜,都不及杨厚照富贵英气。

    可是凛然大义的姿态和掷地有声的话语让他形象无比高大,与众人之间,他像是一尊越不过去的神,所有人的视线里都是他。

    李昭都不由得对这个没什么背景的秀才佩服起来。

    杨厚照则又敬佩又厌恶的瞪大了眼睛。

    在街道的另一边,田家兄妹也被吵闹声给惊出来了。

    当然也看到了这一切,田娃用讥笑的语气问着田美娘:“你的那个小白脸今天很出风头啊,你不怕他挨揍?越是这样情况下,那何大越饶不了他,你倒是去帮忙啊?”

    人家那么多男人,拿着棍棒,她帮什么忙?

    而且宋涵佩是自己找的。

    田美娘带着醋味道:“他让那个骚狐狸给勾住了,要为了人家出头,没有他好果子吃,我才不会管他。”

    田娃看着人群中神色坚毅的李昭,脸上露出眼馋的神色,舔着嘴唇道:“要是真骚可就好了。”

    何大的舅舅就是官府中人,长年对他的庇佑,他怎么可能怕官怕王法。

    而宋涵佩到底是个什么家世他知道,听了哈哈一笑,抬手叫他的人:“那就给老子打,让他知道,这条街,老子就是天,就是枉法。”

    那些人说着就冲过来。

    看热闹的人怕受牵连,纷纷向后退。

    李昭和秦姑姑小鹦鹉都抡起了他们事先准备好的大扫把。

    可何大那句老子就是天,就是王法可彻底激怒了杨厚照。

    他是天他是王法拿他当什么?

    杨厚照高喊一声:“我看谁敢打他?”

    这个他当然指的是宋涵佩。

    喊完,他就挡在了宋涵佩面前,绸缎庄门口不算宽,一个挡着一个,他现在成为了他们的“保护伞”。

    张永怕杨厚照在此情况下暴漏自己的身份,一边推着谷大用一边自己挡在杨厚照面前。

    谷大用这时候也机灵了,飞快的跑去叫四周隐藏着的侍卫。

    而这边,杨厚照并没有亮底牌,他只是看着何大道:“你今天对这里的人动一根手指头,你就吃不了兜着走。”

    这何大不怕官府可是怕贵人,他早就对杨厚照的气质和衣着有所畏惧。

    见这男子讲话上位者语气浑然天成,他叫停自己那边跃跃欲试的人,然后眯眼问道:“老兄,你到底是什么人?”

    杨厚照道:“你猜,往大了猜,天有多大你就猜多大,这样绝对不会吃亏。”

    天有多大猜多大?

    何大就是猜不到才问的。

    他有些犹豫,然后又问道:“可是您不是说跟着女子不认识吗?为兄我可不是针对您,这事跟您没什么关系。”

    最后的语气他有点询问似的商量。

    李昭看着杨厚照,这小子如果再说不认识她,以后就真的不认识他。

    杨厚照对着何大一笑:“以前是不认识啊,这不是邻居吗?就认识了。

    现在不仅认识,爷还看上她了,就要罩着她,他今后就是爷的女人,你们动一下掂量掂量。”

    他最后一句话说完,仰着下巴自鸣得意。

    周围人发出不可思议的窃窃私语声:“不是说下堂妇吗……”

    “这位爷家里没妻妾吗……”

    李昭:“……”

    这个死小子,就知道给她制造舆论。

    宋涵佩听了杨厚照的占有宣言也极其不舒服,但是杨兄弟能镇得椎人,他抿紧了嘴,没说什么。

    而对面田美娘已经旁若无人的骂起来:“真是不要脸,骚狐狸,勾引宋大哥还不算,杨大哥也成了她的了。”

    何大现在满心的都在猜测着杨厚照的身份,对他们这么破烂事没什么感觉,但是他听明白了一点,这个人要为姓李的娘们出头。

    这个人跟宋涵佩的不一样,这人不知道底细。

    何大正犹豫着了,谷大用叫了十多个人过来。

    杨厚照笑道:“那就是爷的人,不然咱们打一场。”

    何大认识谷大用,就是这男子的随从,而随从之后也确实带了人来。

    何大一时间难以作出决断,眯眼道:“老弟,别让哥哥知道你忽悠哥哥。”

    说完对身后的人挥手道:“撤。”

    ****

    何大带人走了,杨厚照不想暴漏身份被文官知道,所以没让谷大用去追。

    但是今天的事可给他气坏了,他一甩袍子,直接进到了李昭的店铺里。

    大爷生气了,李昭要带着人跟回去,宋涵佩见此情景一下子抓住李昭的胳膊,想到男女授受不亲,他又像是抓到炭火一样赶紧放开,红着脸道:“这位杨兄弟今天虽然帮了你,但是他不知根知底,你可不要上当啊。”

    是不是因为杨厚照说她是他的女人,所以宋涵佩提醒她小心?

    人多,李昭不好对宋涵佩解释,道:“今日之事多亏了宋公子,稍后我再登门道谢,暂时有事,我先回了。”

    这也是送客的意思,而她的事,应该就是陪那个杨兄弟。

    明明替她出头,她都不叫他进屋喝杯茶啊。

    宋涵佩不是挟恩图报的人,可是李昭明显的偏向于杨厚照,让他心头发酸。

    可是人家也说了会登门道谢,读书人不能没礼仪,宋涵佩只得黯然伤神的道别了。

    李昭和秦姑姑等人进了屋子,门口看热闹的人也散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