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九十二章 防火防盗防秀才
    钱宁是父母的老来子,生下他不久,他父母就去世了。

    他有三个兄弟都大他二十多岁,人家都已经成家,谁也不愿意养这个拖油瓶。

    倒是钱三郎夫妻看钱宁可怜,所以就领回来养了。

    但是钱三郎的妻子身体不好,生的大儿子也天天带病,为了给两个人治病,花光了家里的积蓄。

    都到了卖地的程度,所以家里实在太穷。

    当时钱三郎要卖掉已经五岁的女儿去给人家当童养媳。

    钱宁和小侄女年岁差不多,就自己卖身给了太监,进宫当了小内侍。

    不过他很幸运,直接就被分配到了乾清宫,后来他的发家史大家就都知道了。

    钱宁回到轿子里,因为管家提起了钱三郎,不由得就想起家中的辛酸往事。

    如果没有三叔,他早早就饿死了,所以现在虽然成为了太监,但是他一点不恨三叔,他要把自己能给的东西都给三叔。

    这样一想,三叔好不容易被他弄到京城来,可是还是一年见不了几面,三叔想他,确实应该过去看看。

    他透过轿帘子向外看,天上星辰闪烁,显得夜晚格外明亮,所以天已经黑了,明日抽个空去看看。

    ****

    太仆寺街最西边,就是钱三郎的家,本来后院的建筑街上都差不多的,但是他收了附近几家人的宅子,所以他的院子已经到了四进,因为夫人总说要散步,所以他还决定要把后面张三的两片地给收了,给夫人建个花园,不过那家人也是钉子,不肯搬,等他收拾完两家绸缎庄就该到后花园了。

    天上星辰闪耀,他的书房灯光也十分明亮。

    白日里何大铩羽而归,他们得摸清对方的底线啊。

    这时候打听消息的下人还没回来。

    何大等的有些不耐烦,道:“三哥,我怎么怀疑是杨阁老家的二公子?”

    钱三郎蹙眉:“你说杨慎?”

    杨慎,杨廷和之子,非常有才华的一个人。

    在十二岁的时候,就拟作吊古战场文,著有“青楼断红粉之魂,白日照翠苔之骨”的警句。

    他两年前参加会试,主考官已经将他的文章列为卷首,但是天意如此,烛花不慎落到考卷上,卷子毁了,他也名落孙山。

    不过文坛中他的呼声非常高。

    任何一个阁老家的子弟中进士都有可能说是考试舞弊,唯有杨慎,考不中大家才会觉得考场有猫腻。

    据说市面上流传的三国演义的开头词,就是他写的,出版商后来加上的。

    “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

    他不光文采斐然,个性也是十分耿直正义,认识的人有口皆碑。

    可是这样的人怎么可能流落到市井之中。

    钱三郎这个俗人对杨慎都有听说,他道:“不可能吧?读书人最看不起商户,怎么可能是杨慎呢。”

    可是除了杨廷和这个姓杨的,何大再也不认识姓杨的了。

    何大道:“他昨日让我往大了猜,往天上猜,那一步登天,不就是杨阁老家?不然还能有谁?”

    钱三郎笑道:“皇家还姓杨呢,你怎么不猜是那位,那位才不学无术呢。

    还往天上猜,他就吹牛的你也信,哈哈哈”

    何大脸上讪讪然道:“累死他八辈祖宗,也不可能是那位啊。”

    那当然,皇上更不可能没事住在市井之中,百官也不答应啊。

    钱三郎道:“先别吓唬自己,肯定是个小人物,等着人回吧。”

    不过一盏茶的功夫,钱三郎派出去的人真的回来了。

    大家将朝廷中有钱有优势的姓杨的主都排除了,要不是年纪对不上,要不就是性别对不上。

    唯有杨廷和的儿子杨慎和这位年纪相仿,但是肯定不可能,因为昨天还有人在国子监见过杨慎。

    那就只有一个五城兵马司的指挥使杨文远家的公子有可能了。

    这位杨公子据说是个奇葩,不学无术只喜欢唱戏,唱戏捧戏子,追女人,气的媳妇天天回娘家,可是有老娘惯着,谁也动不了他。

    钱三郎道:“是这个人倒是差不多。”

    何大眼睛一亮道:“应该就是为了那个姓李的小寡妇了,小寡妇长得可是没的说。”

    先前还只是有人说李昭是被休了,活人妻,现在传来传去都以小寡妇当代号了。

    如果是杨文远的公子,钱三郎可不怕。

    这些武将一般都是世袭的官职,别看祖宗唬人,但是在朝中没什么地位,尤其是武将,五城兵马司也要听兵部的。

    掌管兵部的都是文官。

    而皇上亲内侍不亲文官,所以就算是兵部尚书的儿子,也没什么好怕的。

    他的侄子可是皇上最宠爱的乾清宫大铛。

    钱三郎对何大道:“不管他是为了什么,挡了咱们的道,就得收拾他,老弟你明日给他们下最后通牒,要么赶紧扔下进货的银子搬走,不然就等着坐牢吧。”

    何大想到今天灰溜溜就回来了,街上的人肯定都看见了,他面子里了都没了,所以明天不能就这么算了。

    他道:“我叫舅舅派人来,找个把人抓到沼狱去得了,难道他五城兵马司的人还敢去锦衣卫要人?

    要是不除掉这几个,咱们以后都没法在这条街上混了。”

    如果何大愿意这么干,钱三郎当然求之不得,他要的不仅仅是两家绸缎庄,迟早有一天,太仆寺街的所有店铺,都将会到他的名下。

    *****

    李昭虽然答应让杨厚照帮她,但是他们婚姻中的矛盾还没解决,她不让杨厚照跟她住在一起。

    小皇帝一晚上又是自己睡的。

    早上醒来坐在床上骂人:“见了鬼,爷为什么要喜欢这个女人,天天跟你讲事实摆道理,她就从来不看爷为她付出多少真心。

    哎,真是贱到家了,可是就是他妈的喜欢。”

    正说着,张永跑过来:“大爷,大爷,酸秀才又去找大奶奶了。”

    草。

    还招蜂引蝶。

    杨厚照吼道:“赶紧给爷更衣,还愣着干什么?”

    张永:“”

    ****

    李昭和宋涵佩在门口说话。

    宋涵佩用肃然是神色问道:“李娘子,我只关心一件事,你要不要和这些人抗衡到底?如果你不退缩,我就永远会支持你。”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