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九十三章 孤独的宋涵佩
    宋涵佩是铁了心的要和钱三郎拼个你死我活了。

    但是他没有任何背景,光靠一颗不畏强权的心好像显得特别薄弱,他就像是鸡蛋,钱三郎是大石头,所以有了以卵击石这个成语。

    但是这就够了,成人的社会不断的在教育人们要明哲保身,所以才给坏人养成了做坏事反而特别堂而皇之的习惯。

    偶尔遇见这样偏执甚至有些犯傻的热血少年,总是让人很感动的。

    李昭已经跟杨厚照商量好了,不怕钱三郎和何大来,他们调集了五城兵马司的寻城兵随时待命。

    钱三郎和何大把事情闹事,然后寻城兵抓人。

    这样给百姓有个好印象,皇上是正义的,邪不胜正。

    然后舆论闹大了之后,杨厚照就可以实行改革,清算内侍和达官贵人的帐了。

    所以宋涵佩的热血不会白费,邪不胜正,他会打败钱三郎的。

    他又问的这样仗义,李昭点头道:“当然,如果没有和恶势力做斗争的决心,我当时怎么会买下这个铺子?

    我说过,人间正道是沧桑,人间也有正义。

    天子脚下,我不信他们能猖狂到哪里去。”

    宋涵佩露出欣慰且喜出望外的笑容,不怕钱三郎这样的对手,他只怕斗争的路上只有他一个人。

    他嘴上说着什么都不怕,可是总是太孤单。

    沈天齐都走了,他太需要一个人陪伴。

    眼前的女子简直像是天上派下来陪他一起战斗的。

    他道:“但是你到底是女子,磕到碰到都不好,这几天你躲起来,应付人有我出面。”只要让他知道有个人是和他站在一起的就行,哪怕这个人一点力量都没有。

    还是那句话,有正义的热血是好的,但是光凭着一腔热血和正义,不见得能成事。

    李昭和宋涵佩的心里完全不同,她志在必得。

    所以她想试探宋涵佩,问问宋涵佩有没有想过什么办法,别老是凭着不怕死去战斗啊,那是莽夫。

    可是她话还没说出来,隔壁的插门开了,杨厚照背着手慢悠悠的走出来。

    “呦,这不是宋兄吗?这么早?

    又来英雄救美啊?可是对方是钱三郎,侄子是宫里的人,你能有什么办法?”

    宋涵佩微微拱手道:“早。”

    后看了李昭一眼,直起身子道:“我一个人的力量是很小,我也不如杨兄你那么家底儿厚实,昨天的事还要多亏你,但是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不积小流,无以成江海,人间正义和做学问的道理是一样的,我虽然只有微薄之力,可是也怕聚少成多。

    钱三郎的野心很大,不会只对付和我李娘子两个人,所以我要去说服街上的其他人和我们站在一起。

    所以力量再小,再不自量力都不可笑,我还没有行动呢,你怎么知道我就是不自量力?

    反而明知道有不公平,站在一旁看好戏才好笑。”

    呀,开始还说的大义凛然,结尾就是为了讥讽他。

    杨厚照又被噎的满口,真想打死宋涵佩。

    后他消消气道:“好,你去你去,谁不让你去了,现在就去。”

    宋涵佩对李昭拱手道别:“你凡事小心。”

    李昭还要说什么,那家伙已经撩袍子走了,那不服输的劲头从走路的姿势中都能看出来,是那样的倔强。

    李昭:“”

    后她叹口气,真的欣赏这个人,可是活在权贵之下真艰难啊。

    杨厚照见李昭的目光迟迟不从宋涵佩身上挪走,用手指点着她的肩膀:“呀,看够了没有?差不多得了,你真当爷放你出来就不管你了?那是男人。”

    李昭看左右没人注意她们,一脚踩在杨厚照的脚上:“你自己也好好看看,什么叫铮铮傲骨,那是你的子民,有这样的子民,你不应该感到骄傲吗?

    反而他们却有你这样的”

    后来的话她没说,却转身就回了屋子。

    杨厚照眼睛一瞪,回味李昭的话:“他们有什么?有我这样的怎么了?”

    想起宋涵佩说过他是昏君的话,脸一下子就气红了。

    他干的好事她从来不记得,别的小白脸说他不好她倒是认同。

    这个女人真的要好好修理修理。

    杨厚照去追李昭:“我很给你丢脸是吧?我很差劲是吗?你给我站住,给爷说清楚了呀,李昭”

    ****

    宋涵佩到了米面行,想让这家人一起帮李昭度过难关,米面行的老板道:“涵佩,你是我们看着长大的,你的为人是没的说。

    可是那李娘子她自己要非要盘下店,你说咱们怎么帮她?”

    其实这已经是宋涵佩走的第四家。

    他和李昭的力量都很小,所以他希望街上的人能够联合起来,一起抵制钱三郎,但是前三家都委婉的拒绝他了。

    第四家还是如此,他就有些心灰意冷。

    他道:“张老板,钱三郎肯定不止针对我们,等他强占了李娘子的铺子,下一个就是我,等我的下一个,不知道是你们谁。

    是,现在就因为不知道是谁,所以大家都袖手旁观。

    可是你们想过没有,如果李娘子有困难我们找借口不帮忙,明天我有困难,你们也可以说我是固执所以才召来了钱三郎。

    但是到了后天,大后天?

    轮到大家的头上,你会发现你什么都没做,正当经营,好好纳税出贡,达官贵人说什么就是什么,你也从来没有得罪过钱三郎,可是他还是找到了你头上,还是要排挤你,和官府联合陷害你,要你经营了几代人的家产。

    到那个时候李娘子栽了,我折了,这时候你再想发声说大家一起来,人已经没有了。

    所以现在不反抗还要等到什么时候?”

    张老板讪讪然道:“涵佩啊,我上有老下有小,我就想安安稳稳的过日子,你看着,再说我也没有好亲戚,真的帮不上忙”

    宋涵佩已经走了。

    因为他的话,他们根本就听不懂。

    人家都说商人以利相交,无利不起早,果然,而且就被人说成果然也不会起来反抗的,都听不懂,听不懂

    宋涵佩已经有点心灰意冷的心,无疑是雪上加霜。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