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九十五 帝后挨打
    李昭从屋里出来,何大带的人浩浩荡荡也到了,后面还跟着看热闹的街坊。

    这一次李昭没有退缩,当何大把那些破布料让人卸下车的时候,她道:“你这些傻子都不会卖的垃圾不要放在我的门口,我还要开门做生意呢。”

    何大道:“垃圾?原本好好的料子,你说要进货马上反悔给泡了,现在又不想要,我告诉你,别以为你是女的旁人就不能那你怎么样?

    看见没?”

    他指着自己身后穿着税字小吏服饰的差官道:“官府有治你这种奸商的地方。”

    李昭就明白为什么这人今天换成官府的人了,原来是要恶人先告状。

    她道:“你以次充好要强买强卖,昨天这些货都没有进屋子,我可是要都没要,你诬赖人也找好一点的借口。”

    “我诬陷你?”

    何大又指着四方看热闹的人:“你们昨天看见这批货我是从这里拉走的吧?就是这个姓李的女人出尔反尔。”

    继而看下李昭:“大家都可以为证。”

    昨天他确实是从这里把东西拉走的,但是本来就是他的东西啊。

    这怎么能算证据?

    秦姑姑和张永不知道为什么,不由自主的看向对方,眼里都有一种情绪,娘娘终于尝到被无赖的滋味。

    确实,要说无赖,李昭在朝堂上敢称第二,就没人敢说他是第一。

    所以她知道何大是要倒打一耙。

    既是无赖,还要现在道德的高点,好手段。

    她道:“你有证人?街坊们也可以为我作证,这些料子不仅没要进过我的屋子,你自己看,水印陈旧,说是一年两年都不为过,还有老鼠嗑的印子,怎么可能是我弄坏的呢?”

    何大道;“你有证人?”

    然后扬着头道:“谁能作证啊?谁能给这位李娘子作证,说这布匹不是她毁了的?”

    何大他们的手段街坊都知道,明知道是栽赃陷害,但是谁也不敢出声。

    何大笑了一圈,然后看向李昭:“看,你的证人呢?”

    说话间,宋涵佩匆匆忙忙跑过来,然后将李昭挡在一边道:“我就是证人,我看见了,根本就没有进屋,你是栽赃陷害。”

    “哪里都他娘的有你。”何大已经彻底对宋涵佩记恨上了,道:“你和这个小寡妇有奸情,你当然向着她?”

    说完对身后的官差道:“不要信他的话,抓人。”

    可是自己的妻子被人污蔑,杨厚照能忍吗?

    抓过何大的领子:“你真是活得不耐烦了。”

    他说完就要挥拳,何大身后的官差拉住他道:“干什么干什么?毁约还想打人啊?”

    杨厚照用警告的目光看着他。

    李昭是要把事情闹大的,站到杨厚照身边对那官差道;“你说我毁约,我就跟你讲道理,什么买卖没有字据?

    可是我从来没有跟何大谈过买卖,是他强买强卖,不信他能拿出我写的字据?

    既然没有字据,你身为官差,问都不问就说我毁约,你平时就是这么办案的?”

    她本来就喜欢质疑人,所以与人争执的时候总是咄咄逼人。

    一身红衣,像是一把锐利的刀子。

    说来倒霉,这差官本来就是小吏,叫做甄亮,干活要受上级管制,总挨骂,有点油水上级要克扣大半,剩下的勉强够糊口,他的妻子又特别跋扈,每天回家他都要受到辱骂。

    就跟李昭现在的姿态一眼,瞪大了眼睛,像是毒蛇捕食猎物一样,恶狠狠的看着他。

    最关键一点,他偶然间早回去一天,发现妻子和邻居杀猪的躺在了一起,被他抓个正着。

    他要休妻,但是妻子骂他窝囊废,自己没本事养不起家,还拿媳妇出气,从早上骂到晚上,又从晚上骂到早上,骂得他怀疑这不是人间,是地狱。

    此刻那种被逼的走投无路的感觉又来了。

    甄亮把李昭当成了自己的悍妇妻子,控制不住的,抬起胳膊就打了李昭一巴掌。

    谁能想到差官办事,罪名都没定就开始打人?

    一声响声过后,众人都愣了。

    维有杨厚照红了眼:“草你娘。”

    抡起拳头直接把这差官摁倒在地上。

    万岁爷亲自动了手,张永必须得帮忙,谷大用去街上吹口哨:武城兵马司的,来,赶紧来。

    而在人还没到的时候,因为有人动手打差官,何大那边的人也不管什么理不理,好看不好看,他们本来就是闹事的,巴不得对方逞强,于是二十几二都上。

    宋涵佩当然也在被打之列。

    李昭已经被挤出人群,脸上知道疼了,她才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回身抄起事先准备好的大棒子。

    秦姑姑喊道:“太太,太太”

    她一个女人,还被打了,要干什么。

    李昭是看见杨厚照被三个人给按住了,一个人还要踢他。

    打她就算了,还人多欺负人少的打她小狼狗,跟他们拼了。

    一边撕破喉咙的大喊,一边棍子如雨点一样打在敌人的脑袋上,脑袋上,脑袋上

    杨厚照很快就被她拉起来,然后就去救宋涵佩。

    打架谁都见过,但是女人上场的少之又少,李昭将棍子武的虎虎生威,红色的裙子简直就如胜利的旗帜,翩然在人群之间,威风耀眼。

    杨厚照心里一跳,哎呦,当时去她们家没挨揍真是万幸。

    但是到底是女人,刚开始人们因为李昭的加入都给吓呆了,过一会,何大就反应过来,一个女人有什么好怕的?

    喊着弟兄们:“给老子往死里打。”

    杨厚照早都反应过来,也从门旁拿起武器保护他的女人,再加上附近有张永安排的暗卫,两伙人加一起四五十个,打作一团。

    毕竟是皇上的暗卫,不是小罗罗能打过的,钱三郎躲在人群中看,见何大那边吃了亏,对他的人打了个手势,这围观的人有不少是他安排以防万一的,于是又有一波人上来,杨厚照这边的人又开始吃亏了。

    杨厚照被一个莽汉给盯上,那人趁他不注意,从背后打了他一拳,直接给他打倒了。

    他啊的一声大叫,李昭就赶紧来救他,可是那五大三粗的男人李昭哪里打得过,棍子刚论起来,就被人一脚给踢到肩膀上踢倒了。

    杨厚照爬起来跟那人又打在一起,形势颇为被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