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九十八章 变成猪头也爱你
    终于这些人都发落完了。

    杨厚照捧着李昭的脸道:“给爷看看。”

    那鲜红的手指印在她白皙的肌肤上清晰醒目

    杨厚照气的牙疼,回头叫着张永。

    张永急忙赶过来:“爷。”

    杨厚照道:“把那狗东西的爪子剁下来。”

    张永:“……”

    万岁爷是不是打仗给打傻了?

    “爷,已经砍过,两只手,还有脚您都说要砍下来。”

    杨厚照道:“那也不解气,再当着他的面把砍下来的手剁碎。”

    张永:“奴婢明白了。”

    然后赶紧转身走了。

    等他走后,李昭要说什么,杨厚照用手轻轻的摸着她的脸,然后小心翼翼吹了吹:“疼不疼?”

    那种被细心的呵护,温柔的对待,让李昭冷酷的心温暖如春。

    她撒娇道:“疼,怎么不疼,打你看看疼不疼?”

    杨厚照突然咬牙切齿道:“该,活该,让你演戏,我就说直接把人抓了得了,这挨顿揍可好了?”

    李昭:“……”

    谁知道对方一言不合就打人,他们又不是没准备,这是意外。

    她嘟了嘟嘴,后看向杨厚照脸上挂了彩,可能从小到大都没吃过这种亏,都是为了她。

    不由得心疼起来,想摸又不敢摸,道:“别生气了,我以后小心就是,咱们这不是开了个好头了?我给你上药去。”

    从打她出宫啊,不管他怎么追问她,就一直没认过错。

    这下子倒是认错了。

    杨厚照脑海中不由得回想起李昭抡着棍子救他的时候。

    这个女人,在危难之间绝对不会逃走,什么事都要与他一起的。

    虽然这样对于女人来说十分危险,但是能被一个人这样珍重和呵护,即便是大男人,也觉得无比的幸福和踏实。

    现在认错肯定也是为了他。

    他的阿昭肯定是爱他的。

    杨厚照抱紧了李昭,轻声道:“外面太危险,咱们回家去吧。”

    没事提这种事干嘛?

    可不能因为他们感情好,就忘了家里还有个王太后。

    李昭离开杨厚照的怀里,转移话题道:“我给您拿膏药去,我小时候也总跟人打架,可管用了。”

    杨厚照拉着她的胳膊:“你就是不想回去?”

    李昭斜着眼睛看着他。

    那娇俏调皮的模样,又因为脸上有手指印,看着顽皮却坚强,让人心疼不已。

    杨厚照心中怒气全消,但是知道这样纵容李昭不行。

    不然岂不是她眨眨眼他就要乖乖投降。

    道:“你不回去,下次挨揍没人管你。”

    李昭歪头道:“真的不管?”

    杨厚照道:“打扁你都没人管。”

    李昭道:“那打扁我你还喜不喜欢我?”

    “呀,你这个女人怎么脸这么大,爷生来好色,看你长得好看才喜欢你,等你破了相的,没人要你。”

    李昭眉头蹙起,大眼睛了蓄满泪水:“真的不要了?”

    她向来强势,要么阴险狡诈,这么楚楚可怜如傲风沐雪的小白花,真是我见犹怜。

    杨厚照明知道李昭可能是骗他心疼她,可还是不由自主的上当,把人抱在怀里安慰:“要,要你,你变成猪头都要你。”

    李昭哈哈笑:“真的?变成猪头都要?”

    她歪着头盯着他的眼睛看,然后道:“你好好看看,如果是个猪头,你真的还要吗?”

    杨厚照脑海中把李昭的脑袋挪走,放一个猪头在上面。

    “……”

    后他道:“阿昭,不要讲鬼故事了。”

    李昭:“……”

    这意思就是反悔了呗。

    李昭拉着他的袖子不放:“快说啊,要是猪头你真的也不嫌弃吗?真的要吗?”

    杨厚照:“……”

    后他无可奈何道:“你自己照照镜子,我为什么要喜欢一个猪头。”

    李昭:“……”

    所以这男人还是“见色起意。”

    她呢,就是以色侍人,色衰爱弛。

    既然早晚爱驰,谁跟他在一起。

    李昭失望的白了白眼睛,然后往屋里走。

    看着那安静的背影,杨厚照又把猪头换上去,可是猪头看不见了,安静的背影总是刺在心头。

    他追上李昭拉住她的胳膊:“行了,怕了你的,猪头也喜欢行不行?”

    李昭其实就是在跟他开玩笑,没有发生的事,不管说什么都不作数的。

    她抿嘴一笑,然后道:“不过您要是变成猪头,我可不喜欢。”

    杨厚照:“……”

    他举起拳头:“你这个女人真是……”

    李昭抱着头跑了,杨厚照去追,二人又打闹起来。

    在一旁冷漠的看着的亲姑姑和小鹦鹉:“……”

    等人走了,秦姑姑道:“主子是不是很无聊?”

    见小鹦鹉低着头,神色失落都不说话。

    秦姑姑不解道:“你怎么了?”

    小鹦鹉道:“多好的机会,当时我就应该不顾一切向前冲,然后挡在大爷的面前,任凭别人打死我,我都不退缩。

    最好是受伤挂彩,这样爷能记得我呢。

    可是我当时害怕,就犹豫了一个呼吸,英雄没当上,揍也没少挨。”

    当时双方混战,谁都不能置身事外。

    秦姑姑听出来了,小鹦鹉这是在懊恼,当时没有替娘娘救万岁爷。

    她笑道:“你是不是傻?你要是去了,能体现咱们太太的英勇?这不,人家俩人今天就能好。”

    而因为孩子的事,因为太后的事,两个人都吵的有一段时间了。

    小鹦鹉道:“姑姑,我可是准备当奸臣的,我还是觉得我自己可以表现的更好。”所以娘娘表不表现他不关心,帝后早晚要好的。

    秦姑姑一巴掌拍在小鹦鹉的脑袋上:“他们两个关系好了,奸臣忠臣都能有好日子,不然,你什么臣都是白费,别嘟囔了,干活去。”

    *****

    虽然帝后的身份都没曝光,但是毕竟是把钱三郎等人都绳之于法了,这位杨大爷的背景和能量不得不让人怀疑。

    打仗中宋涵佩挂了彩,和暗卫门一起在大堂里,让附近的大夫上药呢。

    秦姑姑和小鹦鹉出来开始照顾这些人。

    但是人太多,还没轮到宋涵佩,不过不要紧,眼看着钱三郎倒了,杨大爷背景更强,而宋涵佩帮了杨大爷,说不定会有好的机遇。

    雪中送炭的向来都是少数,锦上添花的人很多。

    街坊都来看望宋涵佩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