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章 套路昭
    宋涵佩走后,杨厚照将屋里的东西都摔了。

    张永急忙相权道:“爷,什么叫穷酸书生,就是穷酸的嘴啊,骂人他们最在行,办实事就一个不抵两个,您别忘心里去。”

    可是这宋涵佩不是眼高手低什么都不做的酸秀才。

    他什么都懂。

    可能他什么方法都试过了,但是求借无门走投无路,最后只能凭着一条命来跟强强权拼。

    所以他挤兑他的那些话,明明都非常有道理。

    杨厚照慢慢垂下肩膀,宋涵佩说的对,他一向是众星捧月,自己说什么旁人就做什么。

    没人敢欺负他,没人敢打压他,他的世界没有不公平。

    他也从来不知道人间有这样的不公平。

    这时候才有些害怕。

    如果他和李昭是贫贱夫妻,他的妻子挨打,他就算愤怒生气又能怎么样?

    他用血肉之躯拼上去了,可是人家人多,还是打不过。

    而求到官府头上的时候官府还打太极。

    所以宋涵佩说的真对啊,真对。

    救他们的不是他,是他背后的权,是那个皇帝的位置。

    他以前一直讨厌宫廷,讨厌那个环境,总是诸多约束和束缚,束缚他没办法开心自由的玩。

    现在才明白,这一切的矫情和不满意都是建立在他是皇帝的基础之上的。

    没人敢欺负他,没人敢让他觉得不平等。

    普通人,再优秀,可能连自己的妻子都保护不好。

    为什么这个世道是这样的。

    满朝文武总是对他说康庄大道朗朗乾坤。

    他们说丰收年就储蓄点,灾荒年紧吧一点,老百姓和朝廷的日子都是这么过的。

    可是没人告诉他,老百姓面对权贵走投无路,他们没有丰收年。

    而这就是他治下的国家,过着这样委曲求全日子都不是别人,都是他的子民。

    他还自称什么好皇帝?

    看惺帝委屈的扁着嘴,那种从凌厉眼神中透出来的痛苦,不亚于和皇后分居。

    张永见事不好赶紧去找李昭劝杨厚照。

    也正好李昭听见动静过来了。

    问张永杨厚照怎么了,张永把宋涵佩的话学了一遍。

    然后沉着脸抱怨道:“这个酸秀才,什么大逆不道的话都敢说,还说皇上和那伙人是一伙的,哪天皇上不是了,那伙人就要反了,你说这个人……”

    李昭听的心头一震。

    为什么说改革十分危险?

    因为改革的人都背叛了原有的阶级啊。

    宋涵佩说的对,杨厚照就是大地主阶级的领头人,他手下的人都是地主阶级,封建官僚。

    他要做的事是什么?却是希望老百姓过上好日子。

    如今资源有限,官员还不会开创新资源,只能抢夺资源,所以老百姓过好日子,他们就没有资源可抢。

    杨厚照就是背叛阶级了。

    背叛阶级的人孤独,痛苦,危险。

    但是她必须要让杨厚照这么做,反正他们也生不出来孩子,与其留着江山让他的堂兄弟及其后人败了,不如现在就开始改革。

    失败的最坏后果就是他们两个背叛阶级的人被人推翻呗。

    那又怎么样?比起杨厚照上辈子只活三十一岁,也够本了。

    她要哄着这个人做个明君。

    下定了决心,李昭走到杨厚照身后,轻轻的抱住他的腰。

    杨厚照正生气呢,身后却传来柔软的温暖,他像是三九天被放逐在外面的人,一下子被春天包围,心里幸福满满的。

    他回头道:“阿昭,我是不是很无能?跟了我,你受委屈了。”

    李昭知道他被宋涵佩打击的不轻,嗔怪道:“杨大爷现在都学会玩反讽了?我又没娘教,脾气又不好,商户出身地位低,不孝敬婆婆还不能生孩子。

    杨大爷这样都不嫌弃我,可能除了您,我找不到第二家了。”

    那个宋涵佩不是还在排队呢吗?

    还有韩澈。

    杨厚照低着头道:“你不用安慰我了,还不是因为那个位置,并不是我这个人好。”

    “哎呀,怎么不是我们杨大爷好?”

    除了太宗,哪个人做到了文武双全?

    我们杨大爷就做到了呀,一边秉持天子守国门,君王死社稷,一遍体恤民情,更改朝廷不合理的制度。

    比唐太宗胸襟广阔,比宋仁宗心地善良,有秦穆公之远见,有汉武帝的魄力。

    文治武功,虽然还没有成效,但是您才弱冠之年啊,要是动起来,那还不是前无古人名垂青史?

    简直无人能及。”

    李昭说这些话的时候,水盈盈的眼睛放光,像是孝子看到什么大人物,一脸崇拜。

    杨厚照笑着挺了挺胸:“真的那么好吗?”

    李昭道:“当然?人家就知道,您过了今天,马上就会召集杨大人等人,来寻求谋略,清除弊端,试问投了好胎还有错了?

    您地位高没有错,地位高还能苦民之苦,那是国民之幸,您是最好的人。”

    杨厚照点头:“是啊,爷为什么要觉得愧疚呢?爷没有错,是制度错了,之前的人错了,爷改正不就行了。”

    看着他灿亮的眼睛又恢复了活力,李昭蓦然笑了:“万岁爷,您真的是最好的人。”

    ****

    杨厚照准备要回宫了,因为第二天要跟内阁的大臣们商量事。

    要李昭跟他回去,可是李昭不管嘴上怎么说爱他,都不行动。

    可能过不了母后那一关,他们夫妻要在宫里团聚的路还很长。

    因此杨厚照有些失落。

    更衣的时候,张永看出来了,安慰道:“万岁爷还担心娘娘啊?看打仗那架势,您就是她的命,还有方才说的那些体己话,您还担心什么啊?

    娘娘跑不了,跟您死心塌地呢。”

    杨厚照对着铜镜正在看自己,听了回头道:“你没学过一篇文章吗?”

    张永看着杨厚照。

    杨厚照道:“邹忌讽齐王纳谏,阿昭为什么夸奖朕您还不明白吗?”

    张永想了一会:“妻之美我者,爱我也。那不正好是对您死心塌地吗?”

    杨厚照摇头道:“阿昭虽是妻,做的都是门客的行为,那不是爱,她是想哄着朕做什么事?”

    说完一转眼睛:“什么事呢?好像就是想让朕当个好皇帝。”

    所以门客之美我者,欲有求于我也。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