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零二章 交易法
    商户地位很低,宫廷的税收从商户这里来,而不是国库,收税都是宫里的太监在把持,所以文官系统懒得管也不好管。

    商人不像是农民和军户之类,商人重利的属性决定了,怕事听话,这也意味着特别好牺牲。

    所以哪怕有的商户已经做到首富,朝廷说砍了也就砍了,但是朝廷对一个族长之类,却可得掂量掂量。

    再一个就是没办法干涉,因为京城的条件决定了,达官贵人以权代法,都有这种那种通天的关系,欺压商户,要改革,这些人的利益就都给动了。

    谁愿意没事得罪这么多人,还都是不可撼动的人。

    这些道理李昭知道,两位辅臣都是精明无比的人,难道不知道?

    所以是想要从她口中说出来改革的办法。

    李昭笑过之后没什么埋怨,有些东西,她比别人更执着于做某些事,所以就应该承担过多。

    毕竟有没有这些改革,别人的日子都照样过,只有她不行。

    再看李阳二人,不见得会信她多少,但是不因为她是女子就轻视她,反过来亲自上门请教,这样敢打破常规的辅臣,已经是十分难得的人才了。

    她点着头,知无不言道:“也不是没有办法,是要看大家有没有这个决心而已,修改律法,将最终的交易仲裁权利交给司法部门,而不是锦衣卫东厂各部,大理寺和刑部还是要担当起来。”

    也就是内侍可以是监管市场运作的人,收取税收等,但是如果交易出现问题,大理寺要管理,还要立法让大理寺管。

    李阳东和杨廷和也有这方面的意图,但是他们没想过立法。

    一旦立法,那就是大理寺有权管理内侍了。

    而内侍是皇上的人。

    李阳东道:“这样怕动静太大,两边本来就是个管个的。”

    李昭道:“跟二位老爷说话就是累。

    你们不明说,那我就明说吧。

    不让大理寺监管内侍,所以就可以‘监守自盗’了。

    我们应该明确一点,司法部门就是为了平衡人和人之间不公平的事,它是社会道德的最后一条底线,不应该把人情规矩习惯带到律法上面来。

    我们还应该明确一点,大家各司其职都是为了食君俸禄忠君之事,怎么本职的任务做不好,反而还要找许多借口来为他们开脱呢?

    宫廷将市监的权利交给内侍,不是为了让内侍作威作福的。

    至于那些被这些贪官污吏保护着的王权贵族,朝廷也不是不准他们开店,好好经营一样可以赚钱,怎么还要顾及他们赚多赚少呢?

    如果什么事情都要想别人的脸色行事,那就什么都别干了。

    我的意见,就是修改律法,单独拿出一部律法,叫做交易法。”

    她说的干脆甚至言语和语气都有点刻薄。

    着让习惯于打太极拳的官场老油条都有些不习惯。

    李杨二人顾及的也多。

    杨廷和道:“夫人如此直接,那老夫也直说了,这其中我于李大人也没有利益关系,我们没必要庇佑谁,只是前面刚刚税改,今天才实行一年,眼看着有成效,但是抱怨声也很大。

    又要开放海事。

    现在又要整顿市场,甚至是修改律法,步子迈的太大了吧?

    我们是怕反对的人太多,那就实行不下去。”

    所以提出一项改革,是多么难的事。

    但是税改才是动摇国本的事,这件事能成,其他的事就都不足以为惧。

    太祖做了一件坏事也是好事,就是武将权利给降低了,都归在文官手下。

    这个问题一旦战争爆发,军队战斗力减弱,但是平时真的十分太平。

    那些贵族虽然有封号,地位崇高,可是没有军事实力。

    所以他们反对,顶多是心里向着宁王之流,希望杨厚照下台。

    但是上辈子杨厚照没儿子,他们这些人心里也没少替宁王使劲。

    所以侵犯他们的利益不怕。

    倒是内侍比他们力量还大些。

    王朝有十二监,四司,八局,这些都是内侍统领下的。

    而且不是所有人都在宫里,他们的职责也涉及到很多制造部门。

    像历史书中说资本主义萌芽,这里面也有。

    举例宝钞司,不是印钱的,是给皇宫印厕纸的,厕纸柔软细腻,非常好用。

    剩下八局就更不用说了,基本都是手工业的从事者。

    但是也只是几个零头的太监得利多,下面小太监都非常辛苦。

    而再领头的太监,这已经不是唐汉了,皇权十分集中,也都是皇帝养的奴才,这给改革提供了土壤。

    所以李昭在之前就想过,这次改革涉及的人多,地位比税改涉及的那些人地位高,但是其实都不是可以颠覆王朝的根基人员。

    改他们更容易。

    一定要改,不用害怕的改。

    李昭让秦姑姑把她起草的交易法案拿过来。

    之前在宫里她看了刑部的那些法规,涉及到经济法的非常少。

    所以她就凭着自己的经验写了,她不是法学厉害人物,她只是研究社会现象的人,所以肯定很多漏洞。

    秦姑姑拿来后她让李杨二人看,然后道:“拍板敲定的决策权还在几位老爷手里,我这个,刑部可以当作参考。”

    李杨二人随手翻了翻,见有的条规把户部也都参与进来,加上御史给事中属于监管实行的部门,做到了有冤有地伸,朝廷必须管,如果处理不公,还有御史监督督察院审核,相当于杀人放火的罪行来办案了。

    这也太重视了。

    二人惊讶的还不止于此,以前他们只知道皇后奸诈主意多。

    但是一个女人,能懂得司法的事,这一件超出了聪明女人的范畴之外,这比有些男人都精明务实啊。

    二人看完竟一时间说不出来话。

    李昭是个喜欢掌控局面的人,制度实行的好坏在于人。

    她道:“这方面缺少专业的人才,可是也不怕,税改的时候咱们都预料过,有些大户会因为支付不起工钱,裁掉很多下人。

    现在正好,朝廷可以将这些读过书有学问最好是会算账的人返聘。

    他们都是最底层摸爬滚打过来的人,又会经营,肯定一学就会。

    然后二位也就不用担心他们成为流民了,这不是一举两得。

    所以二位老爷没有异议,可以找人讨论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