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零四章 搬弄是非
    两位阁老拿着一摞手稿走了。

    人走后秦姑姑从帘子后面出来,擦擦汗道:“娘娘,可吓死奴婢了,您也真敢说啊。”

    虽然李昭贵为皇后,但是这个皇后错处太多,还敢跟阁老针锋相对?

    李昭明白秦姑姑害怕什么,拍着她的肩膀道:“有理不在声高,有理走遍天下,然而我信奉的都不是这些,我就是脸皮厚,有杨大爷撑腰,天不怕地不怕。”

    秦姑姑:“”

    这个时候不要闹了。

    *****

    眼看着两顶小轿从李昭的门前起走,正好与田美娘擦肩而过,她可看见是两个老头子了。

    田美娘嘴角嫌弃的一撇,地位高又怎么样,还不是老头子,这个姓李的这么大岁数的人都不放过。

    这样想着,她进了屋子,屋子里正在改格局。

    田美娘见李家人都不在,找了个力工问道:“这家娘子对你们苛刻吗?”

    那力工见是年轻的小娘子问话,没什么不耐烦,笑道:“东家人挺好的,我们就干三四天,能知道怎么好不好?”

    哎呦,就连这些卖苦力的也不放过,她怎么不出门去卖呢?

    田美娘如今是及其嫉妒李昭,谁说李昭好,她觉得就都不是好人,男人就肯定是被李昭魅惑了。

    她用警告的语气对那力工道:“你小心着些吧,她是个寡妇不正经,专门勾引男人,你家里有老婆免得惹火烧身。”

    说完她就往里屋去了,那力工抓抓脑袋,李娘子真是这种人吗?

    李昭和秦姑姑从院子里往外走,正好看见田美娘闯进来。

    秦姑姑对这个女子没什么好印象,问道:“你怎么不经通报就进来了?”

    田美娘道:“什么地方啊还通报?邻里邻居的,我来串个门还不行?”

    街上住的人不像是宫里讲究那么多。

    李昭抬抬手,秦姑姑闭了嘴。

    李昭问道:“你来有什么事吗?”

    李昭语气平常,不冷不淡。

    田美娘立即换做一副笑脸道:“李姐,人家就是来串门的。”

    她才没有这样的妹妹。

    李昭道:“你不是问我夫婿姓什么么?姓杨,你可以叫我杨太太。”

    田美娘心想,隔壁的杨大爷也姓杨,莫非两个已经搞在一起了。

    她道:“杨大嫂,您跟隔壁的杨大哥是什么关系啊?杨大哥到底是什么人你知道吗?”

    秦姑姑一听,明白了,朝他们家大爷来的。

    凡是想爬大爷床的女人,统统都应该仗毙。

    李昭没出声呢,她哼道:“杨大嫂杨大哥,你自己听听不就知道什么关系了?

    至于杨大爷是什么人都跟你没关系,咸吃萝卜淡操心,怎么属穆桂英都哪里都拉不下个你。”

    田美娘知道秦姑姑是个下人,看着李昭道:“你怎么管教你的人的啊,我们是街坊邻居我才来串门的,不然请我我都不来,哪有你们这样待客的。”

    她是不是以为她这样一说,她就能去责怪秦姑姑啊?

    李昭好久没碰到这种傻帽了,忍不住笑出来,后道:“我觉得我秦姐姐说的十分正确,你算是哪门子的客人,我也不去你家串门,用不着你来我家,滚出去吧。”

    那个下人还只是数落人,这破鞋都开始骂人了。

    田美娘气的脸色白,后道:“自己有男人还勾引宋大哥?不要脸,不来就不来。”

    说完扭着身子走了。

    秦姑姑要去追着她骂,李昭道:“算了,阁老们都知道我在这了,再打一架不太好,找个法子暗地里收拾她吧。

    不然我想,她那张嘴早晚要挨揍。”

    秦姑姑攥紧了拳头:“奴婢现在就想揍。”

    *****

    田美娘从李昭院子里出来,到了街上,正好看到宋涵佩在帮姜叔往外送客人,搬货。

    因为年关要到了,有条件的人家都要做新衣服,所以绸缎庄生意非常好。

    田美娘走过去,等客人走了,宋涵佩要进屋的时候,田美娘道:“宋大哥,我有话跟你说。”

    宋涵佩因为钱三郎的伏法心情非常好。

    虽然不喜欢田美娘,但是没有一口回绝她,问道:“你从哪里过来的?什么事?”

    田美娘道:“我从李家娘子那边来,要跟你说的正是李家娘子的事。”

    宋涵佩明年秋天要准备下场了,时间并不充裕,所以暂时不想提男女之间的事,但是他真的有点放不下那个说人间正道是沧桑的女子。

    顿了下,让姜叔先进屋,对田美娘道:“就在这里说吧。”

    他们在的是街上,人来人往,这怎么好说?

    田美娘把宋涵佩拉到屋檐下,一般人经过也不会注意到地方,然后道:“宋大哥,你不用再想着李娘子了,她跟那个姓杨的男人好上了。”

    宋涵佩心里有感觉,但是还是不愿意承认,道:“你不要平白无故毁人家清白。”

    田美娘眼皮一垂道:“我毁她清白?我方才亲眼看见,她和那位杨大爷衣衫不整从后院出来,那个姓杨的晚上就住在她家里。”

    随即撇嘴嘴道:“她嫁过人了,那杨大爷地位不俗,一看就不是普通人,她又有什么顾忌呢?也不是黄花大闺女,能攀上杨大爷是福气,反正不吃亏的。”

    宋涵佩陡然间怒道:“你够了。”

    杨厚照都回宫了,田美娘当然是撒谎,就是为了让宋涵佩看不起李昭,所以面对宋涵佩的怒意,她不仅不害怕,据理力争道:“不信你自己等着瞧,你看她能守得住不。”

    宋涵佩道:“我不信李娘子是这样的人,我不想听,你走,今后不要跟我说这些事。”

    说完,他自己先转身回屋去了,那气的颤抖的肩膀,哪怕是走路的颠簸,也能看出来。

    田美娘望着他的背影撇嘴一笑:“跟我抢男人,让她一个也得不到。”

    宋涵佩回到书房里,可是书上的字迹却一个也看不下去。

    田美娘那句“看着他二人衣衫不整的从后院走出来”一直盘旋在他的脑海中。

    不行,李娘子不是这样的人。

    宋涵佩放下书本就出门去,路过穿堂的时候遇到了宋太太,宋太太问道:“你干什么去?”

    可是宋涵佩都没听见,匆匆去街上了。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