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零五章 思念有增无减
    宋涵佩到了书铺的门口,门关闭着,左右都是来往的人群,这样的店铺显得突兀别扭。

    商人不做买卖,人干什么去了?

    哦,人家不是商人。

    他又看向隔壁的商铺,田美娘说在后院见到了杨寿兄弟,所以是真的吗?

    李娘子就是田美娘说的那种人,不清不楚的就已经跟杨寿兄弟好上了?

    “哎呀,宋公子,您是要找杨大爷啊?”

    后面突然传来热络的声音,宋涵佩回头看,是李昭的那个家人,好像叫什么鹦鹉。

    他行了礼道:“就是路过,发现杨兄弟没开门。”

    小鹦鹉道:“杨大爷有事吧,昨晚就走了,估计和钱三郎他们的案子有关,您有事找他吗?等他回来,我帮您转告。”

    宋涵佩眼睛一亮:“昨晚就走了?”

    小鹦鹉摸着脖子面带不解,公子为何突然高兴,吓他一跳。

    后点头道:“是啊,还没回来了,我们铺子装修呢,不然请您进来坐坐。”

    杨兄弟昨晚就走了,那怎么会出现在李娘子的后院,果真是田美娘瞎说的,这个女人的话就不能听。

    宋涵佩心里的阴霾如见到了日月,顷刻间一扫而光。

    笑道:“不了,我就是路过,没什么事,随便问问,我回去了。”

    宋涵佩高兴的跟小鹦鹉道别,小鹦鹉对着天空发了下呆,后摇头进屋了。

    *****

    确定了田美娘的话是假的,李昭的好形象又回想在脑海,宋涵佩对李昭的思念有增无减。

    第二日他早早就起来了,背完了书,就去街上看李昭的铺子开了门没有,站在大门口,却正好看见杨厚照从李昭的铺子门口出来。

    这么一大早?

    他抬头看看天,早饭刚过的时刻,难道杨兄是在李娘子家里吃的饭?

    田美娘的话语又在他脑海中出现,他们两个人在后院衣衫不整。

    他摇摇头,已经证实了,这句话根本就是假的,所以不能这样怀疑李娘子。

    可是一个大男人,为什么一大早会从女人的家里出来。

    这位杨兄昨天一天没在,但是谁知道晚上回没回来啊?

    嫉妒和疑问像是疯狂的水草,慢慢将宋涵佩爱慕的心缠绕起来,他必须要找个突破口,不然这种窒息的感觉会把自己勒死。

    他撩开袍子,什么也不顾的走向李昭家的铺子。

    ****

    田美娘也盯着李昭家呢,见杨厚照从屋子里出来,转身宋涵佩就进了,她在门后眼珠一转,交代一下店里的小二:“照看一下,我出去有点事。”

    她刚要走,门口的刘大海就站起来看着她腼腆的笑:“美娘。”

    田美娘及其讨厌这个穷鬼,但是毕竟是爱慕她的人啊,其实她都知道,眼睛一勾,故意用娇俏的目光看着刘大海,问道:“你说我好看还是那个姓李的寡妇好看?”

    刘大海红着脸,吭吭哧哧半晌,才道:“你好看。”

    田美娘点头:“今后谁问你李寡妇的事,你就跟别人说她不正经,听到没有?”

    刘大海知道这样不对,但是田美娘的话就是他的圣职,他点着头:“我记得了。”

    交代完刘大海,田美娘就去对面找杨厚照了。

    杨厚照一大早过了早朝才从宫里出来。

    近来事情多,他本来不想回去,可是因为事情多,文武百官的眼睛都盯着呢,如果他再常住街上,那李昭可能会暴露。

    其实李阳东和杨廷和都知道皇后在这了,但是旁人没那么了解帝后,找不到。

    杨厚照也没想道两位会来找李昭。

    他还当自己的行动很隐蔽,所以尽量瞒着。

    但是一天不见李昭心烦,于是赶回来见一面,一会说不定还要走呢,他脸上的痕迹被母后给看见了,母后非说有人欺负他,心疼坏了,他还得回去安慰老人家。

    还有一大摊子事,总之很忙。

    回来只是为了看一眼,在屋里打了个转,一回头,却看到一双刻意笑的柔媚的眼睛在盯着他。

    杨厚照下了一跳,道:“你不是那个姓田的吗?怎么进门不通报?”

    田美娘蹙眉,她遇到的都是什么人啊?怎么一个两个都要她通报。

    她叫了声杨大爷。

    杨厚照喊道:“老张,老谷,有人来了你们都不知道吗?”

    他们刚开门啊,谁知道就有人买书?

    张永和谷大用也是从宫里才回来,去上茅房了,出来一看,是田美娘。

    也不是客人,也没什么大事,却让他们吃落挂,真是烦人。

    张永和谷大用对这个女孩子反感上了。

    谷大用粗声粗气的问道:“你有什么事啊?”

    对于主仆三人的厌恶情绪,田美娘一点都没往心里去。

    她走到杨厚照面前,用温柔的目光看着他,轻声问道:“杨大爷,您昨天怎么不在啊?”

    杨厚照后退一步道:“爷已经名花有主了,你靠的这么近我家太太会不高兴,你到底有什么事?”

    他如果顾忌他们就太太,那为什么还当众宣布那姓李的小寡妇是他的女人呢?

    一个地位不俗的人,却甘愿追到这里开书店,估计就是为了追求那个小寡妇。

    这时候他不想他的夫人了。

    田美娘心想姓李的有机会,我就有。

    她笑道:“没什么事啊,邻里邻居的就来串门呗。”

    杨厚照挑着眉头,那俊逸的脸上满是桀骜之气,他又衣着富贵,宛若会动的金山银山,又那么有生气,年轻的女子谁不向往既多金又霸道的男人,这样的男人对别人霸道,总是能成为女人的依靠。

    田美娘感觉自己对杨大哥的喜欢超过了宋涵佩。

    怕杨大哥说出什么不好听的话,她立即又道:“杨大爷,您昨天不在,那李娘子一直跟宋大哥在一起呢,有说有笑,十分甜蜜,您不是说她是您的女人吗?

    那她怎么还跟宋大哥好?”

    杨厚照眼睛眯起:“你说什么?”

    田美娘以为他生气是不相信自己的话,不服气道:“这还有假,附近的人都能看见啊,宋大哥现在就在李娘子家里呢。”

    杨厚照一挥手:“出去。”

    田美娘话正说的热络,微微吃惊。

    杨厚照回身对张永和谷大用道:“以后这个女人再上门就打出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